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新婚甜宠宁鸢江鹤棣小说(完整版)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0-12-04

江鹤棣抿了口茶,放下茶杯后微微一笑道:他平时还好,一看到你脑子就短路。这毛病,也就只有你能治。

秦暮川睨了江鹤棣一眼,你懂什么,这是我们俩的小情小趣,像你这样的老古董是不会懂的。

我握住江鹤棣的手,不服气地说:我们家鹤棣私下跟我相处时,比你有趣得多,你才是老古董呢,你是巴黎圣母院在逃老古董,金字塔在逃僵尸法老。

秦暮川切了一声,一脸埋汰样对我说:我就说了一句,你看看你说了多少句,护夫狂魔。

我笑着看了眼江鹤棣,再看向秦暮川时板起脸,我就护夫狂魔怎么了?自家老公我不护,难道护你吗?

你护我也没错啊,谁让我是你哥意识到自己又说漏了嘴,他马上加一句,谁让我是你暮川哥呢。我跟江鹤棣是表兄弟,你喊我一声哥也没错。

江鹤棣清了下嗓子,不紧不慢地说道:貌似我比你大几天吧,你该叫我哥。

按着我的辈分算,江鹤棣应该跟着我喊秦暮川哥哥的,可如果按秦暮川和何雄城的关系,秦暮川就得喊江鹤棣哥了。

但秦暮川跟我的关系,没法公诸于世,只能吃个哑巴亏,他慢几秒说道:叫哥就叫哥,反正我也吃不了什么亏。

闻皎皎拿起个车厘子塞进秦暮川嘴里,笑道:我喊鹤棣哥,你肯定也得跟着喊了,谁让我年纪小呢。

秦暮川听闻皎皎这样说,马上陪着笑道:好好好,你让我喊他什么,我就喊他什么,都听你的。

闻皎皎眉头一挑,这么乖?那我喊鸢鸢姐,你也跟着喊吗?

秦暮川噎了一下,慢两秒吞了口口水,什么叫哑巴吃黄连?说的就是他啊。

见他没反应,闻皎皎扬起的唇线平下去,不悦地说:怎么,不愿意?这可是你刚才说的,我让你喊什么,你就喊什么的。

她调侃的笑容看向我,对秦暮川说:来,跟着我一起喊鸢鸢姐。

秦暮川别过头去,不喊,她比我小好几岁呢,我喊不出口。

嗯?闻皎皎眉头一沉,语气不高兴地说:男子汉大丈夫,出尔反尔?既然你是个说话不算话的人,那我得好好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了,生得以后生米煮成熟饭,后悔也来不及了。

秦暮川急忙抬手制止道:别,我喊就是,不就是喊一声姐吗?又不会掉坏肉。

可怜秦暮川堂堂一个八尺男儿,在闻皎皎的威逼下,硬是喊了我一声鸢鸢姐。

他跟着闻皎皎喊江鹤棣哥也就罢了,江鹤棣大他几天喊哥无可厚非,可是喊我就太差强人意了,毕竟我是他的亲妹妹。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