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重生王妃要和离小说 叶非晚封卿完本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1-12

你死了我没好处

长剑刺入肩头。

叶非晚甚至听见剑尖入肉的声音,明明很小,却似晴天霹雳一般震在她耳畔。

最初,并不痛,只是酸,心中酸涩。

而后,肩膀上,火辣辣的疼痛才开始传来,血迹沾染在大红喜服上,丝毫不明显。

伤口,并非致命伤,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黑衣人的目的是封卿的心口,他身形高大,她的肩头才堪堪到他心口处,那一剑,蹭着她的肩骨刺透过去。

可是,即便这般,她却还是觉得……呼吸都有些艰难了,不是外伤,是被自己身子的本能吓到。

所有人都呆怔住。

“高风。”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封卿,他的声音仍旧冷凝,却添了几丝凌厉。

高风领命,趁着黑衣人还未曾有所动作,上前一剑将其了结性命。

叶非晚的身子狼狈朝后倒去,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反而腰身被人轻轻接住了。

她缓缓抬头,望见男人近乎完美的下颌,紧抿的薄唇,凌厉的双眸,目光,移到自己的肩头,血迹同样沾染了他的喜服。

“抱歉。”叶非晚垂眸道着,“把你衣裳弄脏了。”

封卿不喜欢她碰他。

前世,便是这般。因着他的冷落,她一人在后院饮酒,饮了满身酒气,而后,便看见了自前厅愤怒而来的封卿。

她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接近他,想问他何时归家的?想告诉他她替他备了热水沐浴,可是没等她说出口,他便已经后退一步,避开了她的碰触,冷冰冰道了一句:“脏死了。”

那一瞬,她顷刻清醒。

“既然知道弄脏了我的衣裳,就再还我一件。”封卿垂眸,望着怀里的女人,不知为何,望着她以往满是生机的双眸此刻死气沉沉一片,他心思竟无尽的恼怒。

刚刚……是她护了他。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若是她不现身,他势必会暴露会武的秘密,如今京城局势一触即发,不能再生事端。

可是,望见她身体如凋零秋叶般缓缓倒下时,他还是被心底那滔天的杀意吓到了,那是……对那些黑衣人的嗜血杀意。

“王爷,这些人已经服了毒昙花,顷刻之间要人性命,没有活口。”高风半跪在封卿面前,喜事竟变成这般模样。

“嗯。”封卿低应一声,望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女人,“省了那些繁文缛节,迎王妃入府。”话落,他弯腰,将女人横抱在身前,转身上马,朝着王府飞驰而去。

身后,高风神色复杂望着自家王爷的背影,不知王爷自己是否察觉,方才他……眼底似有……疼惜?

叶非晚始终意识清醒。

在马背上一阵阵的颠簸,伤口的刺痛一阵阵袭来,惹的她额角生出一层层的冷汗。

可她却恍然未觉,咬紧牙关一言未发,只在马匹又一颠时,身子忍不住轻轻颤抖了一下。

封卿似察觉到她的颤抖,拉着缰绳的手一紧,马匹慢了几分,石街两旁,有百姓朝这边望来,不懂这穿着喜服的新郎新娘怎的这般大胆?

封卿心底陡然不悦,一手飞快一紧,广袖轻易将怀中女子上身遮盖。

鼻息之间,熟悉的男子檀香传来时,叶非晚本咬牙坚持的强硬突然破了一道裂缝,她呆了呆,眼角的泪无丝毫征兆便流了下来,越来越凶……

“吁——”不知多久,男子轻呵一声,马匹徐徐停下。

“王爷,大夫已经在前堂候着了。”王府门口,早已有下人候着。

封卿一言未发,抱着女人翻身下马,朝着前堂飞快走去,脚步竟平添了几分慌乱。

几名大夫早已候在前堂,见到封卿匆忙起身。

“她受了剑伤……”封卿弯腰,刚要将人放在软塌上,却在望见女子脸上泪痕时呆住,她哭的寂寞无声,只静静流泪。

目光,徐徐落在她的伤口处,很疼吗?疼到……一贯嚣张跋扈的叶非晚,都哭成了这般模样?可是再重的伤他亦受过,何曾这般?

“王爷,让下官先给叶姑娘瞧瞧吧。”大夫为难说着。

叶姑娘……封卿皱了皱眉,的确没错,他们还未曾拜堂成亲,只是叶姑娘而已,可……莫名刺耳。

终究,他还是让出位子,任由大夫上前查看她的伤势。

叶非晚仍在落泪,整个过程,即便大夫翻开她肩上的伤口,她也没轻哼半声,只有泪,不要钱般纷纷落下。

封卿终是被那些泪砸的心头烦躁难安:“给她用些麻沸散。”他以为她是因着疼。

“不用。”可软塌上,叶非晚飞快回应,声音平静无波,仿佛现在满脸泪痕之人不是她般。

封卿皱眉。

“只是肩头被刺伤而已。”叶非晚仍旧凉声道着,用麻沸散,便要候一炷香等它起作用,再者道……前世比这还难受的病痨,她都一年如一日的熬了下来,如今这些伤又算什么呢?

封卿不知她为何哭,只当她是因为伤口痛,可她自己确是知道的。

她在怕。

救封卿,似乎是身体的本能一般,她曾将一个人的名字刻在心头上,刻的血肉模糊,后来她想忘了,只能将他的名字从心口上一刀一刀生生剜下。

明明说好再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今日之事却突然砸了下来,砸的她措手不及,明明该忘的……

所以她怕了,有了前世的前车之鉴,她不敢再和封卿有任何感情纠葛,她怕落得前世的下场,被冷落、被放弃、被厌恶、直到孤身一人凋零在那个冷院的寒冬里……

太可怕了。

大夫在为她清理着伤口,里面的肉骨不时被碰到,叶非晚眼前终究有些模糊了,脸色越发苍白如纸。

封卿紧皱眉心望着,他一直只当她是追在他身后的肤浅女人罢了,也许因着她的家世,她尚有些价值。

可今日,似乎是他第一次正视她的存在,以正视王妃的目光,正视她的存在。

也许,他需要这样一个有价值、又对他真心实意的王妃。

“王爷,已经包扎好伤口了,养些日子便无大碍。”大夫忙过一阵,扭头恭敬道着。

“嗯,赏。”封卿挥挥手,却始终未曾前行半步,仍旧站在原处,望着病榻上的女人。

良久。

“你放心,”叶非晚望着头顶的帷幔,泪已经停下,她也平静下来。

封卿眯了眯眸,望着女人淡然的模样,心底隐隐不悦。

“救你,是因为我如今嫁与你,你死了对我没好处。”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