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重生王妃要和离 (全本小说) 叶非晚封卿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1-12

我要见她

內寝一片寂静。

叶非晚眯眼望着桌上那蚕豆大小的烛火,影影绰绰,将封卿的身影映在一旁的阑窗上,极为高大。

她问,他是否信她。

他没回应。

其实也无须回应了,她心中已经知晓他是何想法。

不外乎……不信罢了。

“我知道了。”最终,她缓缓起身,将一旁的烛火换了位子,那烛火在封卿身边,她总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封卿注视着她的动作,抿唇未发一言。

“王爷还想说什么?”他一直没离开,叶非晚也再无心思休息,索性抬头,问着他。

封卿眉心皱的极紧。

“还是说,王爷想让我入宫去负荆请罪?”叶非晚自顾自道着。

这一次,封卿终于有所反应,他看她一眼,转身飞快走出內寝,一袭白袍在昏暗中划出一道白影,很是清冷。

房门开了又关上。

叶非晚静静坐在桌旁,拿起桌上的茶杯,茶已经凉了,她却恍然未觉,仰头一饮而尽,意识也跟着清醒了许多。

前世,她也只听说过贵妃娘娘曲烟貌美倾城,真正知道她是封卿的意中人,则是成亲一年多之后的事情了。

所以,对曲烟身上发生的事情,她并不了解,前世曲烟是否毁容,她更是不知。

思绪混乱着,她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方才封卿怀疑的眼神和曲烟毁容的消息,一遍遍在她脑海中回荡着。

他从没信过她,尤其事关曲烟时,他更是连犹豫都未曾便来找她算账。

他连犹豫都未曾……

下瞬,叶非晚猛地从床上坐起身。

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被她抓住了。

前世,二人成亲不过两三个月后,封卿“闲王”的称号还在,他日日闲适着。

她便绞尽脑汁的围在他身侧,恨不得时时刻刻伴在其左右,却有一日,不知发生了何事,封卿突然便变得忙碌起来了。

那段时日,叶非晚在王府都鲜少见到封卿的身影,即便见到,他也是看也不看她,匆忙而过。

彼时正值秋季,她害了风寒,让芍药去请封卿来探望他,他却次次回绝,只有在她快好转的时候,他来见她了,见她面色正常,一丝犹豫都未曾便转身离开。

听芍药说,王府里请来了一个又一个大夫,她还窃喜过,以为封卿是为她寻的大夫,想要告诉他,她风寒已好,却听见了他在命令那些大夫研究一种叫“颜枯”的毒物,调配出养颜的药物。

而他,更是一趟趟往皇宫送去,后来,终是在城郊青山寺,找空见大师寻到了一瓶药膏,解了他的焦急。

叶非晚之所以记得清楚,是因为……那青山寺,还是她赖在他身边陪他去的,甚至还陪他一道儿入宫,只是她在宫门口等着,他只身进入。

等了足足一个多时辰,他才出来,数日的奔波,他疲疲靠着马车闭目养神。

而她,问的小心翼翼:“封卿,你把那药膏给谁了?”那时的她,虽然还不知道他对曲烟的心思,却已经看出他的在乎了。

封卿是怎么回应的呢……

叶非晚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他回应的是:“宫里有人受伤,我奉命寻一味药罢了。”

可那皇宫中,他在乎的人少之又少,如今想来,唯有曲烟了……

原来,前世曲烟便毁容过吗?

是否……曲烟这一次毁容的毒物,依旧是“颜枯”?

终究再无睡意,叶非晚睁着眼到天亮。

……

翌日,天色有些阴沉,一夜未曾睡下的缘故,叶非晚只感觉头痛欲裂。

尤其在芍药伺候着她用完早食后,头更疼了,便是鼻子都有些阻塞,声音也随之闷了几分。

“小姐,这屋里不算凉,你怎会感染风寒了?”芍药为她端来一碗热水,“稍后我便去找大夫拿些药……”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叶非晚听见“感染风寒”四字后,心中登时“咯噔”一声。

和前世一模一样,她感染风寒的时候,封卿在忙碌着找大夫研制养颜的药物。

“芍药,你帮我一个忙。”叶非晚接过热水,顾不上喝便急匆匆道,“你去前院帮我打听一下,看看最近府上有没有陌生人进来。”

如果……封卿真的如前世一般找了一个又一个大夫进府,那么……她基本可以断定,与前世无二了。

芍药虽不解她意,却还是去了前院打探。

不多时,她便回来了。

果然如叶非晚所想的那般,前院多了四五个大夫。

“小姐,王爷会不会知道你感染风寒,这才请了大夫?”芍药眼睛一亮,猜测道。

叶非晚面色未改,只心中冷笑一声,前世她便这般自作多情的,结果人家根本就从来没把她放在心上过。

今生,这种自作多情的事儿,她是绝对不会再做了。

“休要胡说。”她轻描淡写斥了芍药一嘴,眯了眯眼睛思量片刻,虽说心中已经确认和前世不谋而合,可总归还是要看一下曲烟脸上是怎样的伤势,否则……真的拿来了药物,岂不是打不着狐狸还惹得一身骚。

“芍药,”思及此,叶非晚精神勉强提起些许,“你去前院请王爷过来,便说……”昨夜的事,我有法子了。

后面的话,叶非晚并未来得及说出口,芍药便已经双眼冒光了:“奴婢这就去请来王爷!”说完已经转身离去。

叶非晚:“……”

最终,揉了揉眉心,以芍药这番理由,封卿能过来才是见了鬼了。

果真不过半盏茶时间,芍药铩羽而归:“王爷说他在忙,小姐若是不舒服……便请府上的大夫来开副方子……”

叶非晚早知如此,心中也不气不恼,竟然很是平静,不过是又重复了一遍前世发生的事情罢了。

也不让芍药跑来跑去了,叶非晚站起身,头还有些眩晕,她勉强平静了下,亲自朝着前院走去。

“小姐……”芍药匆忙上前搀着她。

秋真的来了,院子里落叶都有好些飘落下来,叶非晚走到前院时,果真察觉到了与以往的寂静不同,今日确是多了不少人影。

封卿正在正厅,两旁,一群青衫大夫围在一块似在商讨着什么。

高风进去禀报了一声,封卿皱了皱眉,却还是起身走了出去。

正厅外的长廊里,叶非晚被芍药搀着徐徐走着,脸色微白,眼下有些青黑。

封卿眼神微眯,她果真如那个丫鬟说的那般,生病了?这般凑巧?

“王爷。”叶非晚的声音淡淡的,打破了他的思绪。

封卿陡然回神,方才有些恍惚的目光顷刻凝结:“王妃有事?”毕竟在外面,他的语气比昨晚缓了些,却终是凉薄的。

她能有何事?

不过是生病了来邀个惨罢了。

却未想,叶非晚颔首道:“我想见贵妃娘娘。”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