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我们本不该相遇章节目录向晚宋乔贺寒川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1-13

拳拳见血,贺南庭的人被打趴在地。

“来啊。”

贺寒川握了握拳头。

贺南庭咬牙,扬起手中的拐杖砸中贺寒川的脖子。

他闷哼一声。

林叶慌忙的去拦他,心疼贺寒川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别打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

刚才那些人去抓贺寒川,但是碍于贺寒川的身份,不会真的伤了他,但是贺南庭不一样。

贺南庭打他,他不会还手。

“你看看他。”

贺南庭厉声呵道。

林叶握紧贺南庭的手,“你让我去跟他说,好吗?”贺南庭背过身,林叶走到贺寒川身边,她抬起发颤的手抚摸贺寒川的脖颈。

“儿子,跟爸爸妈妈走好吗?我们就是去看看医生,如果你没事今晚就可以回家了。”

贺寒川一向孝顺,尤其是孝顺林叶。

林叶为了生贺寒川差点丢了一条命,贺南庭给贺寒川的印象永远是刻板严肃的,可是林叶不一样。

贺寒川抱住林叶,脸埋在她的肩头,呢喃:“妈,晚晚没死。”

林叶闭上眼哭了,贺寒川是真的病了。

贺寒川坐上了车,林叶陪在旁边,贺南庭坐的是后面的那辆车,他下令下去,今天的事,在场的人不许向任何人透露。

贺寒川身上背的是整个贺氏。

他打听了,贺寒川的病可以治好。

……251精神病院。

院长和专家站在门口张望,今天贺氏的那位会来这里,大半夜的他们都是从家里匆忙赶来的。

翘首以盼得到了回应,五辆车列队开了过来。

院长与专家对视一眼,迎了上去。

率先下车的是贺寒川的父亲。

“贺先生。”

院长走过去,“您来了。”

贺南庭颔首,“犬子在最前面的那辆车。”

“知道了。”

院长招手,便有医护人员上前。

贺寒川主动推开车门下来了,“我自己走。”

看这些人的样子,是要来强的,贺寒川久经商场,年纪轻轻没什么少年气,那双眼睛让人看了就想避开。

251精神病院的招牌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做的,泛着铜色。

上面的字迹布满了绣,医院内部倒是干净。

大多数的住院楼都关了灯,只有正面向门的那一栋灯还亮着。

院长在前面给贺南庭带路,贺寒川双手抄兜在后面走,门诊大堂正中央挂了一个时钟,贺寒川看了眼。

十一点半了。

还有半个小时今天就过去了。

他还没跟向晚说生日快乐,锅里的排骨怕是凉了。

贺寒川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找到向晚。

“我来医院了,你回家没有?”“我会尽快赶回去,锅里的排骨凉了就不要吃了。”

他手指顿了顿,“你是不是生气了?所以才不回我信息?”贺南庭回头见贺寒川在向外发消息,他拧了下眉对院长道:“希望能连夜给他检查一下,看看哪里出了问题。”

院长连连点头。

贺寒川被专家带进了办公室,贺南庭林叶则跟院长进了会议室。

专家办公室的情况可以连接到院长办公室。

在贺寒川里之前,贺家那边说明了情况,贺寒川的妻子病亡,但是贺寒川好像不接受这个现实,总觉得妻子还活着。

专家轻松挑起话题。

但是贺寒川话不多,他一直低着头看着手机。

专家注意到了:“方便问一下,您在等谁的消息么?”“我妻子的。”

专家视线移到他凌厉的眉骨上:“你这道疤怎么留的?”贺寒川抬手摸了把,笑着与专家对视:“上学的时候,晚晚被人跟踪,我跟那几个人打了一架。”

血流的特别多,向晚哭的特别难过。

就在那天,他与向晚第一次接吻。

“方便问一下,您与太太是怎么认识的吗?”“赛马场。”

贺寒川回忆起了初见的场景,清晰的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他与几个朋友走近赛马场,挑马的时候听见外面人群的喝彩声。

马场上,穿着红色骑马服的女孩子戴着黑色的帽子,单手拽着缰绳,纤细的腿夹着马肚子,白皙的小腿上是双泛着冷光的皮靴。

她侧身,从地上捞起了彩头。

她的腰一定很软,那是贺寒川见她时的第一个想法。

然后女孩往这边看了一眼。

专家见贺寒川陷入了回忆里,他盯着他的表情,尽量每个细节都不放过。

不过那时候离得太远,他并没有看清楚女孩长什么样,但是很模糊的一个轮廓就已经很美了。

二十分钟后自由活动,贺寒川骑在马上又见到了向晚。

她下了马,帽子拿在手里,一头瀑布般的黑发柔顺的搭在她的肩上,贺寒川注意到,她有小梨涡。

她头发被吹起来的那一刻,贺寒川的心咚的撞了一下。

“是谁追的谁?”专家发问,将贺寒川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男人英俊的五官被灯光衬得冷清。

“我。”

他以前从来没有那么喜欢一个姑娘,想将她揉在怀里,想护着她,想亲她吻她让她是自己的。

想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给她,哪怕她哪天说要他的命他也给。

专家双手交叉:“那你们一直都过的很幸福吧。”

贺寒川愣了,唇线绷紧。

林叶在监控屏上看的捏了一把汗。

好久,贺寒川换了个坐姿,“她背叛我了。”

专家再问,贺寒川再未开口,于是进行机器测试环节。

各种测试进行了一整夜,竖日一早,专家取了报告交到贺氏夫妇手里。

“主要是心理障碍,其次出现了很严重的幻想以及妄想症状。”

专家的建议是希望留院治疗。

贺南庭表示同意,倒是林叶一脸担忧。

贺南庭看了眼背对着监控坐的贺寒川道:“我儿子不太好制服。”

专家点头:“明白。”

七分钟后,专家先去交谈,贺寒川表现了激烈的抗拒,十几个穿着蓝色制服的护工冲了进来。

医生给贺寒川注射了镇定剂,饶是如此他仍然激烈的挣扎。

“我的妻子在家里等我,我不能在这里!”贺寒川渐渐觉得无力,渐渐喘气平缓了下来,他呆愣愣的看着天花板,紧紧的闭上了眼。

他爸疯了么?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