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神医农女娘子超凶的第6章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1-01-13

神医农女娘子超凶的第6章全文免费阅读

神医农女娘子超凶的

主角是苏瑶仇天宇小说名字是《神医农女娘子超凶的》作者金元宝所著的古言文,神医农女娘子超凶的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见柳娇娘还执意如此,柳娇玉哼了声,直接跳下马车,丝毫没有想过,苏瑶若真是坏人。

柳娇娘无暇他顾,她用祈求的眼神看着苏瑶,“只要能救我的孩子,我的命……没关系的。”

苏瑶心里难免动容,“你按照我说的做,你和宝宝都不会有事。”边说边为柳娇娘正胎位。

手隔着肚皮放在宝宝的脑袋上,另一只手在肚皮游走,感受着宝宝一点点移动。

这个过程说着漫长,事实上不过几息间。

柳娇娘捏紧手心,身边没有一个熟悉的人,让她很紧张,她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到底是不是对的,若……

不!一定不会有事的!

她从不曾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爷一定会善待她。

“入盆了,现在照我说的来。”

忽然响起的声音,打断柳娇娘所有思绪,她懵懵的看向苏瑶。

苏瑶拧眉,“我叫你***你再***。”她又对着车外叫了声,让她们准备热水和宝宝用的衣裳。

许是苏瑶的态度过于从容不迫,柳娇娘被暂时安抚,很快引来第一次阵痛。

柳娇娘按照苏瑶的意思使劲。

一下两下……

柳娇娘的力气逐渐变小,她盲目用了一两个时辰的力气,早就筋疲力尽,此时整个人更是近乎虚脱。

无穷无尽的疼痛,让她的意识模糊。

就在这时,她感觉有人掰开她的嘴,塞了一颗苦涩的东西进来。

那苦味,让她咂舌,但随着苦味流入喉间,她的意识逐渐清醒,眼前恢复清明,刚好这时阵痛来袭,她一个***……

“哇……”

婴儿的啼哭声出现在马车里。

柳娇娘像是卸下了巨石,整个人瘫软在马车里。

苏瑶帮宝宝清理了下,边叫来外面的婆子和丫鬟。

听到宝宝哭声,她们早就迫不及待,这会听到叫唤,立马进来帮忙。

苏瑶把孩子身上的脏污清理干净,交给刚才拦车的丫鬟碧玉,正准备离开,就看到站在地上,正用冤毒眼神看着宝宝的柳娇玉。

想了想,道,“你们夫人没清醒之前,不要把宝宝交给任何人。”

碧玉虽不明白其用意,但对救夫人和少爷一命的苏瑶,她有着盲目的崇拜和信任,听完郑重点头。

苏瑶这才离开。

李叔他们已经走了,她只能走回去。

到家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柳氏正站在门口,翘首以盼。

有人等的感觉貌似还不赖?

苏瑶嘴角上翘,把背篓递给了柳氏。

柳氏接过,随意看了背篓一眼,脸色顿时变了,“这、这怎么这么多东西?”

“当然是买的。”苏瑶看向探头探尾的许氏,“我们先回房再说。”

柳氏呆呆点头,两人回了房间。

几乎刚***,柳氏就迫不及待的道,“瑶瑶,你哪里来的银钱?”

柳氏的脸色瞧着有些苍白。

苏瑶一看就知道,柳氏心里肯定在想着不好的事儿,“娘你忘了我昨日晒的那些?那可都是草药,能换钱的。”

柳氏张大嘴巴,“你莫不是在骗我。”就她看来,那就是些杂草,怎么到瑶瑶嘴里,就成了草药?

“我骗娘亲做什么?不然下次娘亲和我一起去镇上,看我把草药卖了。”

柳氏看苏瑶不高兴,顿时弱了下来,“娘不是这个意思。不过,这草药能卖钱,那娘陪你一起上山摘。”

她手头没有银钱,瑶瑶又和婆婆闹了矛盾,将来也不知怎么找对象。

就是找到对象,嫁妆上也……

苏瑶却有点犹豫,柳氏其实也常上山,对于上山摘东西这点,那完全是没问题的,可昨日那些黑衣人,却让她觉得威胁,“这样吧,我摘了草药,你帮我清洗晒干。”

炼丹炉能炮制草药,但若草药上沾到泥土和污渍,那么这些东西,也会一起被炮制***。

有了甜头,苏瑶第二日一早又上了山,当然,她上的是另一个山头。

好在山上的草药充足,不消片刻,就摘了满满一篮子。

来回跑了几趟,院子就已经晒满了草药。

苏瑶准备多储一些,毕竟去镇上麻烦的很,一连跑了三次。

天蒙蒙黑时,她背着最后一箩筐下了山。

“不好了!顺子被野兽咬了!”

惊呼声从苏瑶身后响起。

下一刻,数个村里人抬着个血肉模糊的人,往村子里跑。

听到动静的人,纷纷停下手上的动作,往这边张望。

正在干活的顺子媳妇何翠花,听到这个消息腿都软了,她丢下手里的镰刀,飞奔向了壮汉的方向。

当她看到大腿血肉模糊的顺子时,何翠花跪坐在地上,咆哮大哭起来,“当家的,到底怎么回事?咱们山头不是没有野兽吗?”

和顺子一起上山的大壮道,“不知道咋地回事,我们和平时一样,就在外围打猎,谁曾想忽然冲出了一头野猪,顺子为了救我,被野猪撞了个结实,整个人滑下了斜坡,被斜坡下的树枝扎穿了大腿……”

单是想象,就能知道当时的疼痛。

在场人唏嘘不已,看来短时间内不能往山上跑,特别是家里的娃子,遇到野猪就只有被啃的份。

何翠花听完越发心疼自个男人,她感受着顺子微弱的呼吸,急道:“李叔呢?快让李叔准备牛车,把我当家的拉到镇上去。”

“就顺子现在的情况,怕是熬不到镇上。”

人群里有人插嘴。

那人倒也不是胡说,毕竟顺子的腿伤的很重,树枝几乎贯穿他的大腿,血流不止。

等到镇上,血怕已经放干。

何翠花也知道这点,泪水不要钱的往下掉,“那你们说怎么办?当家的若是没了,我也不活了。”

何翠花坐在地方撒泼打滚,不过此时,村里人对她还是很包容的,便没有说什么。

一时间,场面说不出的沉闷。

“我先帮他止血吧。”

忽然响起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环境中,显得额外响亮。

众人惊喜的看了过去,在看到苏瑶时,几乎所有人都失望起来。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耍人玩,这世上怎么有你这般黑心肝的人。”林大娘气恼的声音响起。

不少人跟着附和,“果然是有娘生没爹养的玩意,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谁要是娶了她,那就是倒了几辈子血霉。”

骂声还在继续,苏瑶却像是没听到,她来到顺子身边,塞了个药丸到他嘴里,暂时稳住他的伤势,这才拿出磨好的粉末撒在伤口上。

这动作,可把不少人给吓了一跳。

刚听到消息赶过来的顺子老娘,直接尖叫出声,“你个丧门星,往我儿子腿上撒了什么玩意?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