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宋芹商祁隽爷,你家夫人超凶哒全文全章节包子甜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1-13

第13章

宋芹一哂。

从另一个角度说,这几个狡猾做作的老古董,倒是十分接近真相。

只是,她宋芹的脸,是谁想打就能打的?

“人没来。”

她淡淡举起杯,“是我不好,愿自罚三杯。”

华夏的酒桌文化,一醉解千仇。

可惜,人不卖她面子。

“小芹啊,你这不厚道,说好的开眼,没了就没了,你好歹是要继承宋老的衣钵,如此没诚信可不行。”

“没错没错,就是宋老在,也得给我们几分面子。”

话越说越过,爷爷都拿来出压人。

是她涨了他们的老脸?

宋芹面色一沉,酒也不喝了,直接往桌面一掼。

“咚。”

会客室里寂了一瞬。

有人冷笑:“侄女儿只是在发脾气?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以为被唤了几句小董事长,就目中无人了?宋老都不敢给我脸子!”

“这不明摆着?”宋芹眉角挑起,嗤了声,“还是您老人家上了年纪,耳目都不好使了?”

“宋芹,你再说一遍!”那人大怒,一拍桌子站起。

“老子活了大半辈子,都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那是因为你见得少,外面世界很大,坐井观天久了,身体机能带着脑子都会钝的。”

宋芹不卑不亢,淡淡开口。

那人气得手指都在颤抖。

“好你个宋芹,真当我林山没脾气,不敢退出宋氏股份?老子告诉你,我若退出,陈董,王董,孟董,孙董一并,一天之内,就叫你宋氏倒闭!”

“呵。”宋芹轻笑,“那你退啊。”

众人:“......”

面面相觑。

摔,这丫头片不按套路走!

会客室里,寂悄的只剩余几个宋氏重量级人物的喘息声。

宋芹目光环过一周,嘴角跃上一缕讥哨。

在场的人,谁不是大风大浪里淘过的老狐狸,哪是会被情绪支配的毛头愣青?

抱团施压肯定的,但真当那要被杀去敬猴的鸡,谁都不乐意。

毕竟,眼下形势,宋氏处境大好着呢。

“人生难觅一知己,我这把年纪才找到个合适的对象,多不容易呐。”

宋芹扬起下巴,声音难掩惆怅,眼中却是粼粼泛着波光。

“几位叔伯,你们怎就不懂我这护夫的心。”

她勾着嘴角,“莫说我从没答应过把他带到你们面前溜,就算应了,他不来,也情理之中。”

林山不忿:“哪里情理之中,你这分明是......”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慕强人之常情。”

宋芹笑盈盈的,眉眼都仿佛透着光,语气温和,“社会在进步,可从古至今,骨子里的强者统治弱者,天经地义。”

她笑容依旧,声音却带了些凉。

“商家势力碾压宋氏,你们凭什么认为他们的太子爷,要屈尊纡贵像只猴子过来任你们评头论足?”

“凭你们年纪大,还是凭你们脸皮厚?”

“单论个儿,想要约见商家的小管事,都得排上几年队,商祁隽也是你们能轻视得起的!”

众人:“......”

看破不说破,这女娃将场面事都揭开了遮羞布,他们一把老脸还要不要了?

有人撑着脸:“那也不能......”

“我跟我爷爷不同,他老人家善良义气,舍不得对一同打江山的兄弟说重话,可我年纪还轻,童言无忌,几位叔伯是听说过的吧?。”

宋芹手指摩挲了一下杯沿,看着杯中晃荡的红酒,眼中有什么一闪而逝。

“不瞒几位,我们宋家还就是继承人制度,爷爷他就相中我这个继承人了,宋氏的董事长,没得跑。我这性子,也改不掉。”

她环顾一周,“我今天就把话搁在这里了,看不惯我的可以退出,我宋芹最大的优点是尊老爱幼,若一心离开,我绝不强留。”

众人:“!!!”

这狡猾的小崽子!

年纪不大,脑中的坑坑绕绕却是一堆!

这是能跑的时候吗?

宋氏本就是B市数一数二的集团,如今更是勾搭上龙城那一家,瞎子都看得出来要一飞冲天,他们是心眼被屎糊了才这时候退出?

都一把老骨头了,谁跟红彤彤的票子过意不去?

宋芹倒是不在意他们退股,但他们退了,日后回来,这香饽饽早就没戏了吧?

面子,面子几斤几两几个钱?

有钱有势才是王道!

陈董是最墙头草的,见得宋芹不快,眼珠子一转,率先开口,笑嘻嘻道:“大侄女言重了,我们怎会不服你呢,宋老从来眼力一流,他看中的继承人,就是我心目中的宋氏董事长,但凡你做的决定,我陈明航没二话!”

众人俱是嘴角一抽。

这老王八,倒台的倒是快。

可前头草都歪了,他们后边的再不表态,依照宋芹那小婊砸的心狠手辣,说不定就是将他们扫地出门,最后一点体面都不留了。

“没错,谁敢看不起大侄女你,我定不饶他!我们都是跟着你爷爷打江山的,说好共甘共苦,怎可能会随意放弃宋氏?”

“就是林山那家伙嘴巴臭,把我们都带歪了,也不想想商家什么底子,能随意被轻贱吗?商少不乐意见我们是对的,回头我们备上厚礼,亲自上门拜见,到时候侄女儿可得开条道啊。”

林山心头暗恨,这帮狗东西,果然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表态就表态,踩他讨好宋芹几个意思?

宋芹视线环顾,嘴角弧度微不可察翘起。

没压错宝,这帮老东西就是捧高踩低,只要拿出绝对利益,立场什么的都是浮云。

不过......

她视线落在林山身上。

林山眉眼一抽。

虽说一大把年纪了,脸皮没那么紧要,但跟个小女娃低头服软,以后可怎么混?

“林董。”宋芹低叹一声。

林山额角蹦了蹦。

宋芹语调悠悠,继续说下去:“其实集团里,我最敬佩的人就是您老了,听爷爷说,当年宋氏遭遇来自米国的金融危机,还是您老不离不弃才熬过来的,知道您要走,爷爷那边肯定遗憾......”

“当然遗憾!我和宋老都这么多年交情了,我怎能见他难过!”

林山再拍桌子,“今天还是他寿辰,不开心的事情做不得,我决定了,就当是为了宋老,我也要跟宋氏共进共退!”

众人嘁了声。

林山不以为然,一脸真诚。

“大侄女,你觉得如何?”

会下台阶的人,都是值得珍惜的人才,宋氏现在也赌不得。

宋芹眼波流转:“只是,一山难容二虎,我这人性格强势惯了,不太能在做决定时候服软。”

都是生锈的老链子了,谁还不是个人精。

林山咬牙:“大侄女顾虑的是,宋氏集团确实需要一个能将散沙聚拢成堆的人,经过多日观察,我觉得将宋氏交到大侄女手里,完全明智之举。”

众人:......

都以为是一场鸿门宴,有去难出,谁想到宋芹那么轻易就化解了。

等出了会客室的门,乔希看宋芹的眼神崇拜得无以复加。

“大小姐,你这口才,不当演说家可惜了。”

“还不是被逼的。”宋芹摇头。

华丽亮眼的身后,需要十足的底气和能力,她目前看似将公司那几个蠢蠢欲动的老家伙镇住了,可所谓的商家和商家太子,根本一场虚无。

等那些人发现真相,怕就是她的凌迟之日。

所以,不能等。

“去找商祁隽。”

乔希默了默:“大小姐不是让他滚蛋?”

“熟了再滚。”宋芹捏了捏额角,“他今天露脸了。”

B市这些上流人士,宋家那些人,只认商祁隽。

非他莫属。

“开弓没有回头箭。”

宋芹深深叹气,“好想掐死他!”

乔希提醒:“大小姐慎言,他现在是你男朋友了。”

嗯,一条船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辱俱辱。

还骂不得了。

宋芹抓紧了手信包,声音温柔雅淡。

“回去之后,记得把揍人一事,提上日程。”

她手痒。

乔希缄言,默默给fred点上一根蜡。

上了大小姐的小本本,自求多福吧。

“嗡嗡嗡~”

包里的手机在振动,宋芹压下眉眼浮躁,滑开屏幕,看到来电显示,轮廓都柔和下来。

“颜颜,回来了?”

沈嫣颜嬉笑:“必须回来,这么重要的日子怎能少了我?”

“哪个机场?”

宋芹拿出跑车钥匙,往老宅的停车场走去。

“早就下机了,在蓝城百货,你来楼下找我。刚才打你电话一直不接,惹上麻烦了?”

“集团的几只苍蝇,已经解决了。”

“VeryGood!就知道从没有你宋芹拿不下的东西。”

挂断电话,宋芹微微苦笑。

没上过山顶,哪知道天有多高。

迟征那里不是就翻了个跟头?

才想着,耳边忽然听得乔希的惊叫。

“大小姐,你看,左边巷子那位,是不是fred?”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宋芹眉头一挑,带着戾气朝乔希指的方向看去。

白衬衫黑长裤,诚然是她特意挑的款式,加上那独特的好身材,一眼就能从汲汲万物中认出人来。

果然是商祁隽那小子!

以为脱了外套她就认不出来?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