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神医皇后意外魂穿敌国王妃赵轻丹慕容霁小说(完整版)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2-18

第3章

下一秒,赵轻丹就冷笑着看着她吩咐道:“夏嬷嬷,不如这样吧,你与本宫一起将衣袖撩起来,露出小臂,看看谁的手臂上有猫爪挠出的痕迹,让王爷来判断谁才是伤了灵儿的人,如何?”

“王妃!女人家的手臂岂能随意给人看,王妃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不怕有失体统,被人诟病不检点吗!”

赵轻丹仿佛听了个天大的笑话,厉**问:“这里唯一的男子便是本宫的夫君,既然本宫和王爷是夫妻,给丈夫看一眼手臂有何不可,竟被你说成不检点?那侧妃在塌上侍候王爷就寝时,到了你嘴里岂非成了秽乱王府?”

“至于你,既是被主人家买回来的老仆,连命都该归属王府,本宫要看一眼你的手臂还委屈你了?你算什么东西!”

沈秋月听到她的质问,羞得几乎抬不起头了。

她无力地靠着慕容霁,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赵轻丹,你别太过分了!”慕容霁眉眼如剑,凌厉地看着她,眸中充满警告。

她却毫不在意地勾了勾嘴角:“今天夏嬷嬷的手臂,我是看定了。若是她手臂什么都没有,我便认了这伤猫之罪,也在脚上划一刀口子当是向灵儿赔罪了。可若是夏嬷嬷手臂有挠痕,又该如何?”

不等慕容霁发话,夏嬷嬷扑通一声往地上一跪。

她自知瞒不住,主动撸起袖子。

在左臂的确有一出通红的挠痕,显然是灵儿抓的。

慕容霁眸光一黯,就听夏嬷嬷哭啼道:“王爷,灵儿是挠了老奴没错,可那是因为老奴替它清洗伤口,它觉得痛了才不小心挠的,但老奴以性命担保,灵儿的伤口却非老奴所为。”

“太可笑了,你这贱奴的意思是,清洗伤口的疼痛比用刀划出这么一道血口的疼痛更甚,所以它才挠了你没有挠本宫是吗?”

赵轻丹抬手抖了抖,露出两节雪白通透的小臂。

慕容霁看了一眼,有些不自然地错开了视线。

这个女人,全然没有女儿家的矜持,真不像话!

夏嬷嬷咬死不承认:“王爷,猫抓人全凭心情,或许是当时灵儿被王妃伤到,再见到人就害怕了,所以看到老奴靠近才误会了抓了老奴。仅凭这点就定了老奴的罪,老奴冤啊!”

赵轻丹啧了一声摇了摇头:“明明之前本宫问你时,你还咬定灵儿从不抓人,为何现在又换了说法说它抓人看心情,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要不是心虚,你为何遮遮掩掩不敢示人?”

沈月秋很是心疼地看了一眼赵嬷嬷,低声叹了一口气。

她面有戚色:“王爷,妾身可以作证,这抓痕是嬷嬷给灵儿清洗伤口的时候它害怕才抓出来的,嬷嬷之前不说,也是怕王爷怪罪灵儿,不让它留在妾身身边。”

赵轻丹眼尾一挑:“沈侧妃,你的意思是,本宫在说谎咯?”

沈月秋立马要跪下:“月秋怎敢!千错万错都是妾身的错,是妾身没有管好灵儿,让它误闯了王妃住处扰了王妃清净,请王妃责罚。”

慕容霁原本看到抓痕有一瞬间的动摇。

可是沈月秋一开口,他那些许的怀疑也消散了,连忙扶起她:“你身子不好,别动不动就跪下,你放心,本王一定替灵儿讨个公道。”

“不了王爷,此事可否就此作罢,灵儿不过是一只宠物,怎么能跟王妃千金之躯相比,待它伤口愈合就能无事了,月秋不想再深究了。”

赵轻丹却是比慕容霁更先一步拒绝:“侧妃说得轻巧,你一句不追究是可以置身事外了,可王爷已认定是本宫下的毒手,本宫的冤情又找谁说去?现在想不追究?晚了!”

她摸了摸白猫的脑袋:“万物皆有灵,猫一向通人性,不如你告诉本宫,伤了你的凶器在何处,带我们去找好不好?”

猫又叫了几声。

夏嬷嬷暗暗嘲讽地撇了撇嘴,原道这王妃变聪明了,谁知还是个傻子。

一只猫而已,哪里能听得懂人话。

可下一秒,赵轻丹已经抱起它:“走,去落香阁。”

落香阁就是沈月秋的住处,慕容霁面露不耐:“你到底想干嘛?”

“怎么,王爷也担心有异,不敢让臣妾把刀找出来?”

“去便去,到时候找不出来,本王决不饶你。”

沈月秋略微不安地跟在身后,又不便让人回去收好,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这猫才没有那么神。

路过花园的时候,赵轻丹看了一眼地上的花草,吩咐红螺:“去摘一点蒲公英送过来。”

慕容霁疑惑地看着她,可赵轻丹不解释,他也懒得开口问。

到了落香阁,灵儿忽然朝着沈月秋的闺房指了指,赵轻丹毫不犹豫地推开了门。

这房间光线充足,宽敞整洁,比她那间房不知好了多少。

这要说出去,谁相信她才是正妃?

夏嬷嬷紧张地盯着灵儿,见它伸出没受伤的前爪对着角落一个柜子的抽屉使劲地挠,竟然把抽屉给拉开了。

她大惊失色,一个健步就要冲过去阻止,却被赵轻丹一脚踹开:“滚,别想销毁证据!”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