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满级黑莲成了我夫君第5章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1-02-18

满级黑莲成了我夫君第5章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满级黑莲成了我夫君

《满级黑莲成了我夫君》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顾月儿陈明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枇杷熟了所编写的,讲述了顾月儿陈明州的精彩故事。

 再过些时日,沈府一家将要启程华京,今日这场宴席,算是沈昀卿同几个同窗好友的离别宴。

  

  但没想到,他会在这儿遇到最不想见的人。

  

  耳旁同窗在轻轻谈笑,沈昀卿瞥了一眼顾月儿离开的身影,眼神不由暗了暗。

  

  顾月儿带着采兰进了雅间,店小二在旁给沏好了茶之后,就让她们稍作歇息,说菜膳待会儿便能上来。

  

  听后,顾月儿轻点了点头,店小二随后便退了出去。

  

  雅间里设有炭炉,一如往常般,鹤颐楼用的还是松木炭。

  

  她刚一推门进来,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松木香味,一丝一丝的萦绕于室内,闻着让人觉着很***。

  

  婢女采兰知道顾月儿的习惯,她行至紫檀案几旁的隔窗边,抬手轻轻支开半扇。

  

  屋外落着雪,零星几片雪花,随着风吹拂到采兰手背上,冰冰凉的。

  

  瞧着外头被雪覆盖着的屋顶瓦砾,听着街头小贩叫卖的喧闹声响。

  

  采兰不由想到匆忙来至鹤颐楼的顾月儿,还有楼道间遇到的沈昀卿,她心下轻叹了口气,有些不明白主子今日来这儿,到底是为了什么。

  

  但顾月儿刚才在楼道间的反应,也着实让她心内惊诧了一番,主子这是放下了那人吗?

  

  若真的是这样,那该多好!

  

  这三年来主子的变化,采兰身为贴身婢女,她是最清楚不过的。

  

  主子原本是个多快乐的女子,父亲顾煜河间府正五品同知,母亲徐氏是江南一带的富商之女。

  

  且又是顾家唯一的嫡女,大人和夫人都十分宠爱于她,从小到大,主子不管向大人夫人提出的什么要求,最后都会满足于她。

  

  反正就从来没有她得不来的东西。

  

  而从三年前,遇到沈昀卿开始,她家主子就初次品味了求而不得的苦涩滋味,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苦。

  

  就连她身上原本带着的几分骄纵和跋扈脾性,一到了沈昀卿的跟前,就都被她一一放下。

  

  三年来的求不得,眼见着一点一点儿的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但她家主子却依旧讨不到那人一分的欢喜。

  

  婢女采兰有些为她家主子鸣不平,***她长得多好看啊!

  

  却偏偏喜欢上了沈昀卿性子那般冷淡的人,就像冬日里的寒冰,怎么捂都捂不热一般。

  

  雅间里的炭火静静的烧着,屋子里暖气融融,待的久了,端直坐在窗前圈椅上的顾月儿,不由觉着身子有些闷热了起来。

  

  她侧头瞥了一眼身上的银红羽缎斗篷,犹豫了下,还是抬起纤手将斗篷慢慢解下。

  

  采兰见了,她上前几步,伸出双臂接过顾月儿手上的斗篷。

  

  她轻轻抖落了几下,抚平后,转身搁在一旁的紫檀架上。

  

  炭炉就设在一旁,走近了些,那股清淡的松香味,越发沁人心脾。

  

  顾月儿解下斗篷后,里面穿着件藕荷色的细袄,她挺直着腰身,目光透着半支开的隔窗,静静地望着窗外。

  

  那头带着淡淡兰香的柔软青丝,轻轻垂落在她细如杨柳的腰间,少女鬓如乌云,肌若凝雪。

  

  此时外头正下着雪,隔着云层洒落下的淡薄暮光,一抹抹的落在她如烟似黛的眉眼间,清淡如崖上冷月。

  

  采兰搁下斗篷后,转身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她驻足凝视着眼前的少女,一时间有些看的呆了。

  

  但不知怎的,采兰瞧着这样的顾月儿,她不由心底里又添了几分心疼。

  

  顾月儿端直坐在窗前的圈椅上,目光失神的看着窗外飘落的白雪,白茫一片。

  

  想起出府前,她询问碧霜的那些话,顾月儿现下想想,不由觉着自己有些冲动了。

  

  即便她此时察觉了些什么,但要想弄清楚,前世的她为何会遭遇那些事情,照着现在的情形来看,仍旧不是那般简单。

  

  但当时廊庑下,她看着碧霜端着托盘微微泛白的指节,顾月儿隐隐知道,那事或许与苏姨娘有逃脱不了的关系。

  

  而且,也让她确定了,冬至那日,她在人海中瞥到的那抹清秀身影,是婢女碧霜无疑。

  

  但顾月儿有些想不通,碧霜她为何要否认呢?

  

  她慢慢闭上双眸,细细回想着冬至那日,在街上所看到的情景,当时她是为了找寻沈昀卿,来的这条街道,和今日一般也纷纷扬扬的下着雪。

  

  后来,她跟丢了沈昀卿,隔着人海,她瞥到一抹身影从如意赌坊中出来,和府里的婢女碧霜很像。

  

  只是当她再瞧的时候,那人已经转过了身去,而顾月儿当时,也急着寻找沈昀卿,就没再久留,匆匆离去。

  

  再之后没多久,她便被松华山土匪掳走,成了她日后噩梦的开端。

  

  想到此,顾月儿慢慢睁开了双眸,目光冷冷如雪霜,寒风吹着她松挽青丝的藕荷发带轻摇。

  

  她轻蹙起眉头,垂眸静静看向鹤颐楼斜对面的如意赌坊。

  

  ***

  

  而就在顾月儿目光注视着如意赌坊的时候,陈明州正被赌坊的掌柜徐远山热情接待着。

  

  陈明州抿了几口杯里的茶水后,他垂手将青瓷茶杯轻轻搁下小几上,顿了一顿,淡道:“徐掌柜,您之前说的那些,还算数吗?”

  

  “自然算数。”徐掌柜面上依旧带着生意人特有的笑容。

  

  陈明州此前遇到什么,徐远山很清楚,他轻轻摩挲着戴在腕上的佛珠,仿佛一切尽握在手中般,轻轻笑道:“怎么......陈公子这是突然又有兴致了吗?”

  

  听后,陈明州抬手摸了摸鼻子,微微尴尬一笑。

  

  只是,在他微微颔首的时候,青年眼里的眸光一瞬间暗了暗。

  

  但在他再次抬起眼眸的时候,便又像刚才那般,面上微微带着几分不甘和尴尬的神色。

  

  那眼神里的不甘和尴尬,落于徐掌柜的眼中,他嘴角不由轻轻弯起。

  

  “听闻陈公子不仅擅长赌技,对美人......也颇有研究?”徐掌柜粗糙指腹暂歇了摩挲腕间的佛珠,他抬起眼,笑着对眼前的青年道。

  

  “这你也知道?”陈明州语气略为惊讶的道,“看来徐掌柜背后调查了我不少。”

  

  “徐某正是看重陈公子,才会这般关注于你......徐某先透露个好事给你,你若能在赌技大赛中赢得魁首,不仅能得一份赏银,附带着,徐某还送个面容姣好的美人儿给你如何?”陈明州看着徐掌柜神色意味深长的说道。

  

  “哈哈,不是我看轻徐掌柜的,咱俩对美人的欣赏可能略有不同......”不知觉间,陈明州浑身由内而外,又开始散发着一股富家公子哥儿的优越之感。

  

  但是,他话音未落,坐在上首的徐掌柜就轻轻拍了拍手,门外的下人听后,双手端着搁有一轴宣纸画卷的红漆托盘,慢慢走来。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