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满级黑莲成了我夫君第6章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1-02-18

满级黑莲成了我夫君第6章章节在线阅读

满级黑莲成了我夫君

《满级黑莲成了我夫君》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顾月儿陈明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枇杷熟了所编写的,讲述了顾月儿陈明州的精彩故事。

“陈公子,您不妨先瞧上一番再细说?”徐掌柜淡笑着,他对着陈明州伸出手来,虚虚一请。

  

  陈明州目光瞥了一眼红漆托盘上装裱精致的画轴,随后,他抬起眼来看向身旁的徐远山,在那人手势的示意下,陈明州隐隐知晓那画轴之中,约莫就是徐远山口中所说的那位美人。

  

  想到这儿,陈明州不由轻轻勾起了唇,眼里带着几分不屑的意味,他懒懒抬起一手,从托盘上将画轴拿了下来,继而双手一上一下,轻轻展开,画卷中的美人丹青渐渐呈现在他眼前。

  

  浮光霭霭的暮色之下,美人一身月白薄衫,肩上披着湖蓝色的披风,她静静站在一株海棠树下,微微仰头,似潋滟秋水的双眸里,倒映着的是那一树盛开的雪色海棠。

  

  她嘴角微微弯起,脸颊一侧拢起了个小小的梨涡,说不出来的好看。

  

  陈明州目光直直地盯着画卷上的美人瞧看,神色微微有些诧异,没想到,徐远山这商贾市井之流,在审美上还真是颇有造诣。

  

  从陈明州拿起那轴画卷开始,站在一侧的徐远山,就开始了他不动声色的打量,先是看青年眼里的轻蔑戏谑,再是举止上的随意之态,最后再是他眼里流露出的惊叹之色。

  

  陈明州神色间一点点儿的转变,全部都落进了掌柜徐远山的眼里。

  

  看着眼前青年对画卷上美人的在意程度,徐远山知道,陈明州他心里定是对顾月儿起了心思。

  

  他只要稍稍推波助澜些,陈明州定更有可能会在赌技大赛之上夺得魁首,即便他不在意那些赏银,画卷之上的美人他定是十分欢喜的。

  

  毕竟对于富家公子哥儿来说,银钱往往没有美人更来得吸引人,更何况,还是这般艳若桃李,如琬似花的美人儿。

  

  “陈公子,您觉着这份礼物如何?”徐远山面上带笑的问道。

  

  听了这话,陈明州拿着画卷的手微微一顿,目光也从画上的美人丹青移开,抬眼看向身旁的徐远山,他心情颇为愉悦的笑道:“徐掌柜亲自挑选的自然好极......只是,不知画上的这位美人,她此刻身在何处?”

  

  瞧着青年神色迫不及待的样子,徐远山心内不屑。

  

  这陈公子再是富家公子又如何,还不也是个见了美人,就挪不动步子的世间俗人。

  

  看到这儿,徐远山声音低沉的笑了起来,顿了顿,他出声道:“这就与陈公子无关了,只要您到时候能取得好名次,给我如意赌坊扬名,那画上的美人自然就会是你的了......陈公子,您看如何?”

  

  “成交。”只见陈明州淡淡笑着,抿了抿唇道。

  

  陈明州腰间挂着鼓囊囊钱袋出门的时候,屋外落雪纷扬,路面潮湿,堆砌在官道两侧的积雪,仿佛不知觉间又厚了些。

  

  顾月儿透着隔窗,看着如意赌坊似颇有地位的一中年男子,亲自送着一身着宝蓝色暗纹直缀青年,出了如意赌坊的大门。

  

  青年出门时,似乎没有带伞,那中年男子瞧着了,随后从下人手中接过了把雨伞,须臾间他上前几步,伸手送到了青年的手中。

  

  顾月儿不知他们在如意赌坊中谈了什么,远远瞧着,俩人的关系瞧着似是亲近,但莫名地,又让人觉着他们两人很是疏离客套。

  

  青年手执雨伞,长腿一伸,便从如意赌坊檐下走出,随带着那一身宝蓝色的暗纹直缀,也在猎猎袭来的北风中,衣袂飘飞。

  

  隔着纷纷飘落的雪花,那青年渐渐走近,须臾间,顾月儿就慢慢看清了那青年的长相。

  

  他生了一双很是好看勾人的桃花眼,眼眸狭长,样貌也是别样的俊美,甚至比沈昀卿还要美上几分,但却一点儿不女气。

  

  他轻轻一笑的时候,唇角一勾,眼眸也跟着微微眯起,有种说不出道不尽的风流跌丽。

  

  顾月儿瞧着他,总觉着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一般,但脑海中却没有一分他存在的痕迹,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上次摔伤脑袋的缘故。

  

  她垂下眼眸,纤嫩的手指轻轻揉按上自己的太阳穴,顾月儿细细的回想。

  

  到底是在哪儿见过呢?是在哪儿呢?

  

  雅间的门被轻轻敲响,顾月儿侧过身来,看着店小二双手端着托盘,将之前在楼下点的菜膳,一一轻轻的放置而下。

  

  就在姝色少女侧过身的时候,经过楼下手执雨伞的青年,他薄唇轻抿,仿佛不经意间仰起头来,目光扫过刚才顾月儿向楼下凝望的隔窗,但却不见一丝人影。

  

  青年不知想到了什么,只见他握着伞柄的手不由***了些,面上神色很快也冷了下来。

  

  雅间内,店小二将菜膳摆置完好后,随后便退了出去。

  

  “***,您在想什么呢?”轻瞥顾月儿柳眉微微蹙起的模样,采兰担忧的问道。

  

  听了话后,姝色少女轻轻摇了摇头,她淡淡道:“没什么,或许是我想多了吧。”

  

  待她再侧身看向窗外的时候,那样貌俊美的青年人已经不见了,那覆着薄雪的路面上,隐隐可见不久前,有人踏过雪上留下的浅浅鞋印。

  

  ......

  

  顾月儿从醒来之后,就一直往返于鹤颐楼与顾府之间,不知觉间,竟已经过了七八时日。

  

  她后颈位置的伤口,这些天在采兰的照料之下,渐渐愈合。

  

  期间,顾怜又来找她几回,均被她以身子乏了为借口,不咸不淡的打发。

  

  前世的经历,叫她知道了庶妹顾怜的***模样,这会儿,她光是思绪自己的事情,就已让她觉着精疲力尽,她实在不想再与顾怜她上演姐妹情深,虚情假意的戏码。

  

  今日是个晴朗的天气,但推开窗来,庭院还是白茫的一片,冬日的北方,积雪延绵不化,偶见几只麻雀从枝头飞下,听了窸窣声响后,又扑哧着翅膀飞走。

  

  庭院的雪地上,留下了一对对可爱的小脚丫。

  

  顾月儿今日穿了一身丁香色的细袄,肩上披着件姜黄羽缎斗篷,也许昨夜的睡姿不对,清晨起身后,她那一头柔软顺直的青丝微微卷曲了起来。

  

  坐在窗前的姝色少女似是有些乏了,她侧过身来轻轻趴在窗台上,柔嫩小脸懒懒的伏在手臂上。

  

  朝阳的光辉丝丝缕缕的落在少女一侧的脸上,映的她白皙的小脸似如毫无瑕疵的美玉一般。那头带着淡淡兰香的微卷的青丝,随着她的***,轻轻垂落一侧,少女身姿娉婷,如琬似花。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