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小说农家女的驯夫日常完结版余欢秦梧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2-18

第2章

冰凉的液体,在即将灌进余欢嘴里时,她猛地一发狠,用脚狠狠踢向余大伯的胯部。

余大伯痛的顿时撒开手,捂向自己的胯。

而余欢也趁着这个机会,挣脱开来,并且直接夺过那碗药,泼了余大婶子一脸。

泼完,她没有任何停顿,直接攥住放在桌子上用来做布鞋的剪刀。

剪刀直直的抵着大婶子的脖子,稍一用,就划破皮,渗出血来。

“余,余欢!!”

大婶子吃痛,发出又恐惧又愤怒的吼声:“你反了天了!敢伤我!”

“再多嘴一句,信不信我刺穿你的脖子?”余欢冷声打断她。

大婶子瞬间抖着身子,闭上了嘴。

因为她清楚的感觉,余欢又把剪子往自己脖子上划重了几分。

真的敢杀了她......

大婶子被余欢挟持着,其他人都慌了脸。

尤其是余老太,余老太向来最偏心大房一家。

余欢的亲爹,是余老太的小儿子,半年前做工时出意外死了。

打那以后,对余欢这孤儿寡母的娘俩,满余家人,都作践她们!

“小蹄子,还不快把剪刀给我放下来!”老太太怒斥道:“否则,你跟你娘,今儿都得被乱棒打死!”

她还试图恐吓余欢,想让余欢跟从前那样怕她。

可如今的余欢,壳子里早就换了个灵魂。

别说怕她了,再多把剪子,她估计还要对着老太太的脖子再架一把。

“娘,过来。”

余欢对着刚被踹倒在地的亲娘,叫道:“我们走。”

这个余家就是个豺狼窝,她爹做工时身亡,当时还赔了银子。

可那银子,她跟她娘一分钱都没落到,且因为还没分家,她娘每天还要做活赚钱,然后上交给公中。

这些作践人的事儿,余欢自会都桩桩件件讨回来。

但眼下,不是时候。

余欢娘强撑着身子,跌跌撞撞的走在她身旁。

“从现在开始,你们谁敢拦我一步,我就把剪子刺深一分!”

“若你们敢强留我,那我肯定是没了活路,我要死,也会全拉上你们垫背!”

余欢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满是嗜血的狠意。

被她抵着脖子的大婶子,吓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再不复刚才的凶狠。

“儿子,余壮,你们可别拦着她啊…”

否则,余欢是真要弄死她!

老太太脸色铁青。

在门口处,余欢跟赶着牛车来拉人的周家人,也正好对上。

周家人看到这阵仗,也是一愣:“余欢......你,你活了?!”

老太太拄着拐杖,站在几步远的地方,眼神都快要不敢看周家人。

这说好的买卖,钱都收了,结果还搞黄。

这叫什么事儿?

“对,我没死。”余欢冷冷的提醒道:“谁收了你银子,你现在去找谁。”

“我跟我娘没沾染过你们周家半点银钱,所以,你们最好也别来找我的麻烦。”

说完,继续用剪刀抵着大婶子离开。

直到走出余家,见外头有很多村民看着。

余欢这才叫大婶子给送开,并且推倒在地,狠踹了好几脚。

“这几下,是我替我娘还给你的!”

余欢对人体的穴位,以及器官位置等,都摸得十分清楚。

因此这几脚,踹的大婶子内里都快要疼出血,但表面上却不显。

而且,这内里的损伤,如果回去不及时找大夫看,呵——

这个毒妇,日后的身体会越来越差!等拖到最后,想治疗都没机会。

大婶子瘫在地上没动,而余家老太太她们,被周家来的人,这会儿正缠着要说法,所以也没追出来。

余欢扶着她娘,一步步朝村外走去。

有围观的村民,从最开始对她死而复生的震惊,已经消化下来。

这回,正觑着她看呢,并且在心里猜着,余欢这是跟余家彻底闹翻了,那接下来要去哪?

该不会,还去勾引她姐夫吧?

“欢儿。”余欢娘迟疑的叫了声。

被众人的视线盯着,她心里满是紧张,生怕余欢再跟之前一样,受不了这些流言蜚语和异样眼光,想不开......

“娘,你放心,我没事的。”余欢能听懂她的担忧,安抚着她道:“以后我都会活得好好的,而且,我保证,会让你也过上好日子。”

她来自最最先进的现代世界,且还拥有着精湛的医术和头脑

所以,她不信,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会没有她的一席之地!

母子俩走了一阵,余欢娘越走越不安:“欢儿,我们这是要去哪?”

她们俩这离开余家,连东西都没收拾。

而且,平日里,钱都交给了公中,眼下他们身上甚至连一分钱都没有。

余欢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低声说道:“去秦梧家。爹从前跟我提过,我跟他有一桩娃娃亲。”

“秦梧?”余欢娘听到这个名字,大惊:“那娃娃亲,你还真想跟他结?!”

不怪余欢反应大。

而是,这个秦梧,在本地里实在是个很骇人的存在。

天生异瞳,算命的说他克亲克友克妻,总之谁接近他,都会被克死。

而算命的话也没说错,秦梧打小还真的克死了全家人,成了绝户。

这些年来,村里头没一个人敢接近他。

而秦梧也自知不详,所以搬到了村子最后头,靠山住着,平日里就靠种点东西,再上山打打猎,这样过活着。

听余欢想要找秦梧,余欢娘心里头是一万个不愿意。

可余欢,却有理有据:“娘,余家那些人,难缠的很,我现在虽然不怕他们,但对上他们,还是有几分危险。”

“且咱们现在还没有个固定的地方落脚,所以,这段时间,咱们必须要找个出路。”

而秦梧,这尊在村民们口中的不详煞星,既能镇得住余家那群人,还能让他们暂时落脚。

余欢还打了个主意,去找秦梧,不一定要跟他结亲,她或许还可以跟对方谈个合作。

但这些想法,她暂时没告诉娘亲,而是将娘亲安抚好后,扶着她又走了阵。

终于走到村子后头,秦梧家前。

余欢深呼吸一口气,抬手敲响了门。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