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腹黑世子妃日常大结局小说慕容雪夜逸尘花间雪全文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2-19

“这么点小事就要闹上公堂,你是嫌镇国侯府名声太好,还是嫌自己不够丢脸?”老夫人冷冷看着慕容雪,厉声训斥。

家丑不可外扬,别人家发生了丑事,都想尽千方百计的掖着,藏着,慕容雪倒好,恨不得吵嚷得全京城都知道,真是不知好歹。

“你们偷拿了我娘的嫁妆,我才会告上公堂,就算丢脸,也是你们丢,别忘了,咱们之间的关系,很敏感。”慕容雪慢悠悠的说着,似笑非笑。

老夫人精明眼眸猛的眯了起来,慕容雪、慕容烨父母双亡又年纪尚幼,而她不是他们的嫡亲祖母,她那一双正值青年的儿女与慕容雪、慕容烨也不是嫡嫡亲的叔叔,姑姑,如果慕容雪状告他们母子三人谋夺他们兄妹俩的私产,外人绝对会相信。

“清妍,你回府一趟,把拿走的首饰全部送回来。”库房里的嫁妆都是精品,她早就看上了,也准备将它们平分给自己的健儿、柔儿,不过,这件事情要做得悄无声息,绝不能让外人知道。

“外祖母!”宋清妍眼泪汪汪的看着杜氏,那些首饰非常精致,非常漂亮,她非常喜欢,一件也不想还回来,外祖母都不能再帮她争取争取?

“怎么,连外祖母的话都不听了?快回去拿首饰。”杜氏面色阴沉,现在还回首饰是为安抚慕容雪,让她放弃追究这件事,等慕容雪放下戒备,她会徐徐图之,将整座库房里的嫁妆全部蚕吞掉。

看着她严厉的面容,宋清妍身体僵了僵,眸底蓄满了委屈,外祖母竟然为了慕容雪教训她,真是太可恶了!

“哼!”宋清妍重重的跺了跺脚,抹着眼泪向外跑去。

“我娘的嫁妆单子在县衙有备案,丢失的那些首饰全都写在上面,希望清妍表妹送回来的都是原品,而不是一些滥竽充数,糊弄人的冒牌货。”

清冷的提醒声响在耳边,宋清妍脚步一顿,回头看向慕容雪,咬牙切齿:“表姐放心,妍儿也是侯府嫡女,首饰无数,不屑贪这点小便宜。”

“如此甚好!”慕容雪漫不经心的说着,明显不相信她。

宋清妍一口恶气堵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恨恨的瞪了慕容雪一眼,怒气冲冲的向外走去:她原本还真打算随便还两箱首饰敷衍慕容雪,没想到慕容雪勘破了她的意图,她必须将真正的漂亮首饰还回来了,真是可恶至极。

一名丫鬟快步走进主院,在老夫人耳边低语几句!

老夫人的面色瞬间阴沉,严厉目光如利箭一般,猛的射到了慕容雪身上:“你要和靖王解除婚约?”

“是啊!”慕容雪点点头:“夜逸尘带回了自己的心上人,为了和心上人双宿双飞,将我贬为了侧妃,侯府嫡女给人做妾,会被人指指点点,为了镇国侯府的百年清誉,我就提出了退婚。”

“婚姻大事一向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未经过长辈允许就擅自退婚,成何体统?”杜氏厉声训斥。

慕容雪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继祖母所说的长辈,可是指继祖母你?”

杜氏目光冷冽:“你父母双亡,我虽不是你的亲祖母,也是你的继祖母,你名正言顺的长辈,我关心你的婚事,难道有错?”

慕容雪斜睨着她,悠悠的道:“我和靖王的婚约,是我爹和老靖王亲自定下的,没经过内院人之手,只要男性长辈同意了,就可以退婚,不必问过继祖母的意思。”

“你二叔他……”

“我二叔远在荆州,来回需要一个多月,退婚之事非常紧急,根本来不及问过二叔的意思,我哥哥是现任镇国侯,长兄为父,他已经同意我和夜逸尘退婚,继祖母就不必再Cao心这件事情了。”慕容雪笑盈盈的看着她,眸底闪过一抹意味深长。

慕容越战死后,杜氏满心欢喜的以为镇国侯府之位会落到慕容健身上,没想到皇帝下旨让年仅四岁的慕容烨袭了爵,还将慕容健远调荆州,至今都没召他回京,这就是杜氏讨厌他们兄妹的真正原因。

杜氏面色阴沉的可怕,慕容雪被贬为侧妃,的确有损镇国侯府的名誉,不过,相比侯府名声,她更乐意看慕容雪倒霉,毕竟,慕容雪是慕容越的女儿,和她没什么直接关系,她完全可以摘清自己,都怪慕容烨那个没脑子的纨绔,竟然被慕容雪说动,同意她退婚了,真是可恶!

“汪汪!”一道白光窜了进来,落进慕容雪怀里。

慕容雪低头一望,只见一只全身雪白的小狗正趴在她怀里,睁着湿漉漉的眼睛望着她,呆萌可爱的模样软得人心都化了。

这是那只咬死五条大狗的藏獒?慕容雪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藏獒,小藏獒!”慕容烨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见藏獒窝在慕容雪怀里撒娇卖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小爷让人给你沐浴,擦毛,把你侍候的舒舒服服的,你一个谢字都没有,就急急忙忙的跑来这里,真是小没良心!”

“它还小,不懂事,你别和它计较了。”慕容雪揉揉藏獒的小脑袋,心情愉悦:“咱们给它取个名字吧,天天藏獒藏獒的叫,不好听。”

慕容烨眼睛一亮,给狗取名字,他最在行了:“它咬架非常厉害,不如就叫常胜将军。”

慕容雪明媚小脸瞬间阴沉:“它跟了我,就不会再去斗兽场,你就别再取和咬架有关的名字了,想个正常点的。”

他常年呆在斗兽场与人斗狗,给狗取的名字基本都是和咬架得胜有关的,正常点的名字,他还真没取过。

慕容烨皱起眉头,看着相处融洽的一人一狗,悠悠的建议:“妹妹你这么宝贝这只藏獒,不如就叫它宝贝?”

“宝贝?”慕容雪挑眉:“感觉怪怪的!”

“那就叫宝宝?”慕容烨轻声建议着,望着慕容雪渐渐黑下的小脸,急忙改口:“叫贝贝?”

“贝贝?还凑和,就叫贝贝吧。”慕容烨取名的水平也就这样,慕容雪一时也想不到特别好的名字,就叫它贝贝了。

望着相谈甚欢的慕容雪,慕容烨,杜氏面色阴沉,两名晚辈旁若无人的聊天,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是故意当她是透明的,准备给她下马威么?

嘴唇动了动,正准备教训,慕容雪抢先开了口:“妍表妹最少也要一个时辰后才会送回首饰,红袖,先把库房锁上,把钥匙拿过来。”

“是!”红袖福福身,上前锁了库房门,将钥匙放进了慕容雪手里。

慕容雪准备亲自掌管库房!

杜氏目光一凛,高声道:“京城名门贵族都是将库房钥匙交由贴身嬷嬷,你堂堂侯府千金,竟然亲自保管这些俗物,也不怕别人笑话。”

“我身边没有可信任的嬷嬷,只能亲自保管钥匙,等找到可信之人了,自然会将钥匙交给她,不劳继祖母费心了。”慕容雪不紧不慢的反驳着。

杜氏一噎,眸底闪过一丝阴霾,如果库房钥匙握在慕容雪手里,她根本找不到机会蚕吞里面的嫁妆:“烨儿,劝劝你妹妹,未出嫁的姑娘,整天的关心嫁妆,也不怕别人耻笑。”

慕容烨蹙蹙眉,低低的道:“祖母,妹妹已经十四岁,很快就要嫁人了,学着打理嫁妆,掌管内院没什么不对啊。”

“你……你们!”杜氏怒气冲冲,阴冷目光从慕容烨转到慕容雪身上,又从慕容雪落回慕容烨身上,想说什么,却最终也没有说出口,重重的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望着她快速走远的背影,慕容烨满头雾水:“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没有,继祖母是在为哥哥懂事高兴呢!”慕容雪笑盈盈的宽慰着,目光微冷:杜氏应该是在怨恨他们兄妹掐断了她的财路,杜氏看上了库房里的嫁妆,肯定会想尽千方百计的夺取!

不过,她不怕他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