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傅轻禾江新苑半月新月几许江河轻全文全章节傅轻禾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2-19

驸马伤的第二日,皇后竟然以在宫里烦闷,心情压抑,回柳家又怕触景伤情为由,要来公主府小住一段时日散散心。

接到这消息,我笑出了声,意味深长地看着重伤在床的驸马。

「激不激动?」

他重重哼了一声,「陪她玩。」

「好嘞。」

巳时,我正和半月蹲在柴房里烤番薯吃,皇后到了。

半月拿火钳拨弄炭火里的番薯。

「要给皇后娘娘吃吗?」

「干嘛要糟践食物。」

半月又翻弄了两下,「也是,皇后肚子里还有个孩子,万一吃坏肚子就不好了。」

我扑哧一笑。「你是在提醒我,她肚子里有孩子,让我小心伺候?」

他对我眨了眨眼睛。「她肚子里的孩子不能有闪失,让半月去服侍她吧。」

我摇了摇头,「她不配。」

他动作停了,半晌没动,突然抬头直直盯着我,露出人畜无害的腼腆笑容。

「下次不要不理半月,半月很好哄的。」

我一怔,上次他膝盖冻伤不吃不喝,我没去看他,三天后,他如往常一样同我讲话,我还以为他翻篇了。

如今突然这么一说,我才知道,他心里还在介意。

到底还是个小孩子。

我无奈道:「好好好,我哄你。」

半月还是坚持要去服侍皇后,他说有他在,皇后的孩子不会有任何问题。

我慢悠悠走到大厅去迎接她,结果她人不在,府里小厮说皇后去我院子找驸马去了。

我想了想,问半月:「我要不要过去?万一碰到什么看不得的画面怎么办?」

半月低下头,语气带着丝幽怨。

「这是公主府,公主怕什么。」

是啊,这是公主府,我怕什么。

我哑然失笑,我和驸马,到底还是没有信任基础。

我怕他欺骗我,他亦怕我算计他。

我到的时候,皇后正站在床前泪眼婆娑地看着驸马。

驸马嬉笑地看着皇后,安慰道:「皇后娘娘,不必担心,臣无大碍。」

「江小哥哥……你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皇后。」我从门外进来,笑得粲然,「注意身份,你不是从前的柳家大小姐了,可不能再这么嗲声嗲气地讲话。」

她眼眶盈满泪水却不落下,就这样咬着下唇,站在我面前。

两相对比,我太像那个坏人了。

「驸马也是听说我被皇后所伤,一时情急闯出军营,才受此责罚。」我坐到驸马床前,拉着他的手,笑盈盈地看着皇后,「驸马有今日,皇后功不可没。」

皇后的眼泪一颗一颗滑落,伤心欲绝地连连摇头。

「公主,我的哥哥,我亲哥哥,他失踪多日,我只是想问问你的下落,你为何要咄咄逼人,说他该死?你们那天在客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到底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你不肯告诉我?」

我笑意不减,慢条斯理地从发髻上抽下发簪,拿在手上把玩。

「捅你都捅了,还来告这状干吗,难不成想我捅回来?」

她咬着嘴唇可怜兮兮地看着驸马。

「公主,安排皇后休息吧,她说这么多,怕也累了。」

我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连忙让秋华同半月去为皇后安排住处。

皇后拦住了他们。「我要离公主最近的院子。」

半月不着痕迹地后退了半步,求助地看着我。

离我最近的院子,就是半月的住处。

我好笑地看着半月,摇了摇头。无声说道,随她。

但半月好像很不高兴,他出去时,我看到他宽袖中的手紧紧握成拳头。

驸马伤势太重,一连几日,都下不来床,皇后天天赖在我院中吃喝。

不是说来我公主府散心的吗?这看着倒像是来我公主府做小妾的。

半月在伺候驸马吃饭,皇后在旁边欲言又止,好一会儿,像是实在憋不住了,她对着我嚷道:「驸马伤得这么重,你怎么能让一个太监伺候他,好歹也找个体贴的丫鬟呀。」

「你就挺体贴,你来。」我啃着羊腿,眼都没抬。

「你……」她气急败坏地指着我。

我轻轻瞥了一眼驸马,「他伤的是屁股,又不是嘴巴。为难的不是吃饭,而是上茅房,你那么体贴,要不想想怎么帮他出恭?」

说完,我手中的羊腿突然不香了。

驸马却吃得更香。「还是公主体贴。」

我笑着走向驸马,经过皇后身边时,她突然扶着额头,哎呀一声,倒在了我身上,手肘不偏不倚地顶在了我的伤口处。

顷刻间,血就渗了出来。

半月连忙拉开皇后,扶着我,眉头紧紧皱起,仿佛下一瞬就要帮我报仇一般。

我偷偷拍了拍他的后背,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皇后可要小心,伤了本宫没关系,伤了你自己,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刚说完,见驸马已经半跪在床上,一头冷汗,马上就要下床了,我赶忙跑过去,制止了他。

半月火急火燎地跑了出去。没多久,拽着不圆又跑了回来。

不圆给皇后行了个没什么诚意的礼之后,温馨提醒道:「还请皇后娘娘移步,小人要脱驸马的裤子了。」

这会儿我的优势就来了。

我一本正经地坐在床上,看着她一步三回头地离去。

不圆看着我胸口血迹斑驳。有些不悦:「让人伤了一回,怎么还有二回。」

我讨好地笑了笑,「快给驸马上药吧,等会儿再管我。」

半月不愿意,他拉了拉不圆的药箱,「公主凤体要紧。」

「还是老规矩,把药给我,我来上。」

这几天都是驸马亲自给我上药。画面诡异又好笑。

他高昂着上身,我横躺在他身下,然后他艰难又笨拙地给我换药,包扎,每每弄好,他都要出一身的汗。

我说让秋华来,他也不愿意,非要坚持自己来。

「我来为公主上药吧。」半月提议道。

「不行。」我还未开口,驸马直接拒绝了。

不圆站在中间,不耐地掏出药品,往我身上一扔。

「你又不是没手,自己上吧。」

我得意地摇了摇头,有人争着抢着伺候我,我干嘛要自己动手。

太阳刚落山,有个合欢阁的小厮突然跑来找我,说是合欢阁今晚要评选头牌小倌,很热闹,邀我过去。

皇后听见了,冷嘲热讽道:「之前听说公主流连烟花之地,我还当是谣言,没想到是真的。」

我眉头一挑,得意道:「我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吃完晚饭,我就带着不圆出门去了合欢阁。

沉景已经回来了,见着我,喜笑颜开地迎过来,我却急匆匆地躲过他,拉着不圆奔后院。

易容好后,我看着镜子的脸,同皇后侍女一模一样。

从合欢阁一路飞檐走壁到公主府,我躲在暗处,秘密观察着皇后的动向。

果然,她带着人来到我的庭院。

她遣散我院中下人以及府卫,换来御林军围住院子,然后让侍女守在屋外,自己独自进屋,还关上了门。

很好,我跳下屋顶,趁侍女不备将她打晕丢进角落,然后光明正大地戳破窗户纸偷看。

皇后背对着我,缓缓向驸马走去。

「江小哥哥,给我个孩子吧。」

驸马面色潮红,声音紧绷,「皇后这是何意?」

「江小哥哥,你救救我,救救我吧。」她哭得梨花带雨,死死拽着驸马的手。「半月前,我滑胎了,但圣上不知道,江哥哥,趁我月份尚小,给我一个孩子,我一定将他送上帝王之位。」

柳玉衫素手轻解外衫,眼见就要只剩肚兜了。

驸马牙关紧咬,脖间青筋暴起,一双手死死握着床沿,指甲嵌入了木头中。

「我这样子,就算你给我下了春药,也施展不了。」驸马挺起上身,指了指自己的屁股,笑道,「皇后不如改天,等我恢复好了,找皇后好好发挥,争取一次造个儿子出来。」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