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火热新书重生爱上耿直将军卫清柠厉天凌章节完整版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2-20

  “夫人,八十人核实无误,皆是无户籍之人。”

  厉福全核实完,快步走上阶梯,停在倒数第二阶,双手将手上的册子呈给卫清柠。

  卫清柠刚刚将册子拿到手上,地下围观的那群百姓便闹腾起来了。

  “果然是群贱奴,竟然敢来将军府找事儿,夫人,您可别千万放过他们。”

  “是啊是啊,对这种没长眼的唵噆玩意儿,夫人您可不要手软,依我看啊,就该挖了他们的眼珠子,砍了他们的脑袋,全部挂在城门上去。”

  “你这也太便宜他们了,要我说还是扒光了衣服,再把贱奴们的手捆起来拉去游街,敢冲撞咱们尊贵的将军夫人,怎么说也得让临郢关的人一人打一鞭子消消气才行。”

  “你们这些都不行,我看还是要……”

  底下你一句我一句的,越说越起劲,卫清柠目光落在一个缩在母亲身后的小男孩身上,那男孩感受到她的注视,突然从她母亲身后窜了出来,朝着那群奴隶吐了一口口水,然后邀功似的看着她。

  卫清柠霎时移开了眼睛。

  厉钰在这个时候来到她身边,静默的站着。

  他对外时向来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正经而且刻板,很是能唬人,往那里一站,底下说的热火朝天的那群人,很快就停了下来。

  垂在身侧的手被人轻轻拉住,卫清柠的手比先前还凉,感受到厉钰手心传来的温度,她心头那份低沉的情绪一点一点被压了下去。

  脸上重新挂上笑容。

  卫清柠冲着百姓们道:“感激各位对将军府的美意,清柠在这里先收下了。”

  她本就生的绝美,此番又如此和颜悦色,丝毫不像别的贵人那样傲慢无礼,百姓们都飘飘然的有些受宠若惊。

  且更让他们受宠若惊的还在后面,将军夫人道完谢不说,还对管家交代:“今日天色已晚,这几天城中有贼寇出没,大家回家不太安全,厉管家你且带着府兵们把大家都送回去了先,知府大人那边的衙役也应当要到了,这里就等衙役们处理吧。”

  虽然不知道城中何时出现了贼寇,但是百姓们最后还是感恩戴德的在将军府府兵们的“护送”之下回到了家中。

  人群慢慢散去。

  厉钰黑眸中有些疑惑:“夫人把百姓哄走了,是打算放过这群奴隶?”

  卫清柠叹了一口气,她是个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人,但今日,她的确是对这群奴隶起了恻隐之心。

  “今日之事,定然是有人指使,这些人也不过是别人的棋子。”

  厉钰了然。

  他看了下面那群奴隶一眼:“那夫人准备怎么做?”

  这个也是卫清柠此刻面临的问题,她先前看见百姓们的模样和他们手里的东西,便决定保下这群奴隶。

  所以她才让那小厮去知府衙门,找借口让衙役们不用过来将军府。

  然后想办法将百姓们也送回了家,现场只剩下了将军府的人和奴隶们。

  人她现在是保下来了,但是若今日就这么让他们回了奴隶营,恐怕明日奴隶营里边便会多出许多具尸体。

  背后指使他们的人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首先,肯定要让他们交代今晚是谁让他们来将军府闹事的。”

  “其次嘛……”卫清柠想了想,向厉钰求助:俗话说的好,‘做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但小女子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也找不到地方藏人,还请夫君帮忙。”

  厉钰见她那副讨巧的模样,忍不住勾了勾唇,卫清柠便知这事他应下了。

  不过厉钰显然没有她那么心宽,虽然给那些人找了房子,但也让厉福全无意之间透露出那房子原先是一处鬼宅,每到夜晚便十分“热闹”这件事,甚至还进行了一番渲染,等看到那些奴隶比先前更惊慌的脸,厉钰这才满意的带着卫清柠回了府内。

  卫清柠忍不住笑,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厉钰,有些幼稚,但更多的是可爱。

  等两人一路走到落月居院门口,厉钰停了下来:“我今日还有些事情,要回军营一趟,晚间不宿在府中,夫人自己早些歇息,不用等我。”

  卫清柠应下,同样嘱咐了他一番,正要走,又被喊住。

  厉钰看着她,轻咳一声:“对了,先前夫人不在,你屋子里的大丫鬟家里来了人,说是家里有人病了,我便替夫人做了主,准了她回去几日。”

  说完匆匆道了句别,人便迅速不见了。

  卫清柠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的背影,转过头去问折枝:“我记得你是同听雪差不多时候来的将军府,你可知道她家里人的事?”

  折枝上前去扶着她往里走:“是,夫人。奴婢是将军府里的家生子,自幼便在府里的。听雪是在六岁的时候进的将军府,人是厉管家领回来的,当初说的便是家里人生了病,吃不起药,这才将女儿卖进了将军府当婢女。”

  谈话间两人已经进了屋里,卫清柠斜倚在软榻上,折枝给她倒了杯热茶,然后用铜筷子去拨炭火,嘴里的话也没停:“听雪也是个孝顺的,月例银子几乎都送回了家里不说,每年两次假也都是回家里照看家人。”

  卫清柠慢慢喝了一口热茶,将茶杯握在手里取暖:“听雪来府里多少年了?”

  她问这话的时候,折枝正好拨开上面那层烧过的炭,露出里面的烧得正旺的那一层,红彤彤的,有些刺眼,像极了那一年的将军府,听雪,也是在那一年,那件事之后来的将军府。

  有些被深深藏起来的回忆涌上脑海,染血的临郢关,染血的将军府,孤苦无依的厉家两兄弟,还有满城的缟素。

  折枝有一刹那的愣神,炭火“噼啪”爆了一下,拉回她的思绪,她答道:“十年前。”

  卫清柠神色微动:“你可知道她家里是何人生病,生了什么病?”

  “这个奴婢倒不是特别清楚,听雪从来不提她的家人,只知道她家里有个生了重病的。”

  说着说着,折枝的语速慢了下来,却发觉其中有些不对劲。

  十年,既是重病,什么样的重病人能挨过十年?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