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你还活着呀第9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1-02-22

你还活着呀第9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你还活着呀

书荒的朋友们有没有一款很想看的小说?小编为您带来你还活着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是乔虞 ,讲述了陆羡鱼季北川的精彩故事,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季北川走到桌边,房明旭特有眼见力的帮他把椅子拉开。

 季北川和谢临渊去打饭,陆羡鱼拿了季北川的汤勺吃口菜,含糊不清问龚巩:“他俩怎么怪怪的?”

  总感觉下秒会打起来。

  

  龚巩摸了把完全不存在的胡须,意味深长看着陆羡鱼:“羡姐,你还不懂吗?”

  “我该懂什么?”陆羡鱼吃了口辣子鸡。

  

  鸡肉滑嫩入味儿。

  真好吃。

  

  龚巩:“……”

  

  打饭窗口排起长龙,季北川和谢临渊并肩排队,跟随队伍挪动脚步。

  

  谢临渊偏头看季北川:“季同学,我来帮她打饭,你回去吃饭吧。”

  “不用。”季北川直截了当拒绝。

  谢临渊:“你知道羡羡喜欢吃什么吗?”

  季北川反问他:“谢导知道吗?”

  “自然。”

  季北川勾唇,挑衅挑眉:“那可不一定。”

  

  说话间,队伍已经排到两人这里。

  季北川刷了饭卡,还没开口和食堂阿姨说话,阿姨就笑眯眯道:“一份米饭加辣子鸡,外加一份青菜,对吗?”

  “对。”

  食堂阿姨边说话,边把饭菜打好。

  季北川接过:“谢谢阿姨。”

  

  因为《小时光》剧组在九中取景,谢临渊在校方那儿拿了张饭卡。

  

  等季北川打好饭菜,他刷卡,对食堂阿姨说:“一份米饭和一份清蒸鱼——”

  食堂阿姨:“好。”

  

  季北川端着餐盘转身就走,谢临渊跟过来,用只有两人声音和他说话:“她喜欢吃鱼。”

  

  陆羡鱼见两人一人端了一盘饭回来,有点儿怔住。

  

  两人把餐盘放在桌上,动作默契到极致推到陆羡鱼面前:“吃——”

  

  陆羡鱼咽了咽口水:“……”

  干饭虽然很快乐,但也没必要撑死她吧?!

  

  饭菜还是热腾腾的,往上飘着白烟儿,勾得陆羡鱼食欲大开。

  

  她扫视两份饭菜,选择了刚才吃过的辣子鸡那份,然后把清蒸鱼那份推给谢临渊:“季小川不知道我对鱼过敏,我记得你喜欢吃鱼,食堂的鱼做得不错,你尝尝?”

  

  沉默几秒,谢临渊哑着嗓音说:“这份是我给你打的。”

  

  陆羡鱼唇抿紧,眼睫垂下,白皙小脸投下淡淡阴翳。

  “你知道我对鱼过敏。”

  

  前年谢临渊生日,她从首尔飞回来给他过生日,剧组盒饭里有鱼,她自小就对鱼类过敏,可为不让谢临渊嫌弃她脾气娇,硬逼着自个吃了下去,结果差点儿把自己送走。

  

  气氛有点儿尬时,季北川抬手给了陆羡鱼一个爆栗子。

  陆羡鱼抬眼瞪他:“你皮痒了?”

  季北川用筷子夹了一块鸡肉塞进她嘴里:“吃饭,别给饿死了。”

  

  陆羡鱼嚼着嘴里的鸡肉,漂亮的琥珀色杏眼儿看向季北川,“你下回…记得去三号窗口,四号窗口的辣子鸡不好吃……肉好老……”

  

  季北川给她递了碗热汤,闻言,毫不犹豫翻个白眼:“有得吃就不错,还嫌弃?”

  “去不去?”陆羡鱼拿筷子抵在季北川脖颈,表情凶巴巴的:“不去,立马儿把你杀掉。”

  季北川夺了她筷子,“去,吃饭。”

  陆羡鱼这才满意,抢过他手里的筷子:“这还差不多。”

  

  座位临窗,阳光倾洒而下,同穿蓝白校服的少年少女,嬉笑打闹,说不出的般配。

  

  刺得谢临渊眼睛疼。

  

  有那么一瞬,他想挤走坐在陆羡鱼身边的季北川,自己坐过去。

  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

  

  陆羡鱼饭量很小,餐盘里的饭菜只动了三分之一,她丢下筷子,朝季北川伸手:“糖。”

  季北川从衣兜里摸出一颗***奶糖放在少女嫩白掌心上:“小心蛀牙。”

  

  陆羡鱼撕***装纸,把糖塞进嘴里,舌尖尝到甜味儿,眼眸弯成月牙状。

  她道:“不用你管。”

  

  谢临渊放在膝上的手逐渐成拳,他叫陆羡鱼:“羡羡——”

  手机***在此时响起。

  

  陆羡鱼不解看向他,黑白分明的眼瞳全是疑惑:“啊?”

  “我先接个电话。”谢临渊说。

  陆羡鱼点头:“好。”

  

  谢临渊接通电话。

  助理在电话告诉他,受伤学生家长来了,闹着要谢临渊出面处理这件事。

  

  谢临渊瞳色冷了冷,嗯一声:“好,我马上回来。”

  

  陆羡鱼也听见电话那边助理语气急切,纵然不舍,又怕他会嫌弃自己小孩子脾气,十分乖巧说:“临渊哥,剧组有事你就回去吧,我待会儿自己回去上课。”

  

  谢临渊愣然一瞬,忽然有点儿适应不了。

  放在以前,以陆羡鱼的公主脾气,一定吵嚷着和他一起去,现在却意外“懂事”起来。

  

  “你……”谢临渊唇瓣欲动。

  陆羡鱼怕他误会,立马说:“我没有说气话,剧组事重要,再说,我有人陪呢。”

  

  “对——”季北川把手臂搭在陆羡鱼肩上,十分骚包的挑眉,对谢临渊挑衅一笑:“谢导去处理工作,我带陆同学回去上课。”

  

  谢临渊指节握紧手里的手机,喉结滚了滚。半晌,才道:“好。”

  

  谢临渊起身离开。

  

  陆羡鱼望着男人离去的修长背影,微微走神儿。

  

  谢临渊从来不会在意她的喜怒哀乐。

  单恋,从来都是一个人的独角戏。

  

  “回神。”季北川瞧她一直盯着谢临渊背影,吃味:“赶紧把你的碗筷收拾了。”

  “要你管。”陆羡鱼心情不好,把季北川的手扒开,端着餐盘起身。

  

  “哥——”龚巩见陆羡鱼走远,走到季北川身边儿坐下,“真动心了?”

  

  季北川看他一眼,唇角稍扬,嗓音散漫的嗯了一声。

  

  -

  

  南城九中贴吧。

  

  【食堂上演的偶像剧剧情!现实版的修罗场!!史上最大黄金三角!】

  

  这一贴在下午放学前被人发了出来,很快吸引人点进去看,一楼是三张并不怎么清晰的照片,约莫是***。但不难看清照片上的三人是陆羡鱼、季北川以及谢临渊。

  

  楼主马甲叫【干粉要积极】。

  

  一楼po出照片后,二楼紧跟发了一长段文字出来,说就在今中午学校食堂上演了传闻中的偶像剧剧情,谢临渊和季北川争着给陆羡鱼打饭,并声情并茂的渲染了一番谢临渊和季北川之间的史诗级修罗场。

  

  【干饭要积极】:你们看这张图【图片.JPG】,简直绝了!谢临渊和季北川的眼神对视,这***不是***见面,我今晚就不吃麻辣烫了!!!

  

  陆羡鱼、季北川,亦或是谢临渊。

  任一人的名字拉出来,在南城九中都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偏三人的名字同时出现,立马引起讨论。

  

  -“***槽槽????是我认识的那个陆羡鱼季北川谢临渊吗???!!!”

  -“你的文字我喜欢,你的号没我默哀。”

  -“陆羡鱼父亲是谢临渊老师,这两人有关系,我能想得通,谁能给我普及下,季北川和陆羡鱼是什么关系???”

  -“楼上,你才村通网吗?陆羡鱼和季北川同班且同桌,最近两人经常同出同进的!!!”

  -“有一说一,一楼的第三张图,季北川看陆羡鱼的眼神好宠溺,像极了我看我家智障儿子。补充:儿子是我对我男票的爱称。”

  -“就这三张图,你们就能YY这么多,怎么不去写文啊。”

  ……

  

  帖子很快被顶成热帖,要到下午放学时,回帖已经破千。

  

  适才有人放了段视频上来,层主在这层楼回复:

  先表明身份,老九中人,大一狗。

  上周去星空酒吧玩,无意间撞见季北川和林桀打架,本意就拍两张照片留作纪念,毕竟季北川林桀两人是九中双校草,老学姐也喜欢看帅哥嘛。

  哪想今天下课刷贴吧,看见这个帖子,我***直接裂开了!!!

  想当年我姐妹给他表白,结果这***来了句:你配不上我:)

  话说回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季北川身边出现女孩儿,而且他还对这个女生这么好,居然还抱着她打架!!!

  不说了,我去安慰我哭成狗的闺蜜了。

  

  立马有人楼中楼回复:

  -“***,抱着打架,我***酸了酸了,这是别人的爱情吧。”

  -“妈妈问我为什么一边吃柠檬,一边玩手机。”

  -“叔叔是圈内人,有传言说陆羡鱼很早就喜欢谢临渊了,以前还在***做练习生时,一放假就会去谢临渊剧组找他。”

  -“所以说季北川是爱而不得???”

  -“别说了,我同桌喜欢季北川,现在已经准备上天台了。”

  -“天台还有位置吗,让我也来挤一挤TAT”

  ……

  

  贴吧热议不断,微博营销号瞄见苗头,立刻截图搬运,陆羡鱼自回国后,再荣登微博热搜。

  

  #陆羡鱼 谢临渊#.爆

  #陆羡鱼 出入夜场#.沸.爆

  #陆羡鱼 打架#.新.热

  

  营销号断章取义截图发微博,统一通稿称陆羡鱼归国回学校读书也不安分,不仅出入夜场打架,还未成年乱搞男女关系,和***同学暧昧不清,又追着谢临渊不放。

  

  底下网友评论:

  -“我如果是陆导和冬雪老师,一定恨不得掐死这么个玩意儿。”

  -“陆羡鱼能不能去死啊?这种人活着就是浪费空气。”

  -“抱走我家谢导,人忙着拍戏,不想和陆公主沾上关系。”

  -“赞我一次,陆羡鱼被砍一刀。”

  -“陆公主是看见男人就跑不动路了吗?别倒贴我家谢导,谢导独自美丽。”

  

  后又有营销号发出几张《小时光》路透图,有圈内人匿名爆料陆羡鱼经常来剧组找谢临渊,可因谢临渊在追舒雅,陆羡鱼公主病发作,就找舒雅麻烦,还仗着父母截胡舒雅下一部戏。

  

  微博***发酵,网友怒骂陆羡鱼小小年纪不学好,乱搞男女关系,看见男人就跑不动路,妥妥的婊.子行为。

  

  -

  

  唐蕊平日追星,最爱八卦新闻,这八卦主角又在自己身边,等放学***响起,她凑到陆羡鱼面前:“陆羡鱼,你上网没?”

  

  陆羡鱼正在做英语报,思绪被唐蕊打断,不耐回:“没有。”

  

  唐蕊立马点开微博页面递到陆羡鱼面前,兴致勃勃的给她科普:“网上说你和季北川一起去酒吧,还说你和谢导演有关系,骂你……”

  

  陆羡鱼不耐抬眸。

  那些不堪入目的字眼映入眼帘,陆羡鱼笔尖一顿,刺啦一声,划破了英语报。

  

  唐蕊:“你是不是真的为了出道名额打人?你和季北川——”

  

  陆羡鱼指尖发抖,手中笔摔落在地,滚到唐蕊脚边。

  

  唐蕊声音止住,有点儿懵的眨眼:“你怎么了?”

  

  教室声音嘈杂,陆羡鱼瞳孔涣散,她好像又看见那些文字,好像一只无形的手掐住她脖子,她好像…

  好像喘不过来气。

  

  “陆……”唐蕊见陆羡鱼脸色发白,有点儿害怕叫赵恩若,“恩若,恩若——”

  唐蕊从位置上起来跑到赵恩若身边,拉她胳膊:“恩若,你看陆羡鱼怎么了?”

  

  赵恩若也在做英语报,摘掉耳机,回头一看。

  

  少女艰难喘气,指节泛白抓住校服领口,明艳小脸惨白。

  

  赵恩若丢下笔,跑到陆羡鱼身边,摸她额头:“陆羡鱼?”

  “……”

  听见有人叫她,陆羡鱼像受惊的兔子,一下推开赵恩若,拿上书包往教室外跑。

  

  唐蕊过来,还责怪陆羡鱼推赵恩若:“这人真是不可理喻,明明你是慰问她的。”

  “唐蕊。”赵恩若皱眉,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她道:“你少说两句,我去看看陆羡鱼怎么了。”

  唐蕊嘟囔:“我就八卦一下,又怎么了嘛。”

  

  赵恩若往教室外走,正好撞上回来的季北川和龚巩。

  

  季北川今天没穿校服。

  黑夹克,工装裤,马丁靴,他宽肩窄腰,又生得身高腿长,这身装扮衬得眉宇痞意尽显。

  

  赵恩若脚步停了停,多看他一眼,又担忧陆羡鱼,犹豫半天叫季北川:“季北川——”

  

  季北川手里拎着给陆羡鱼买的饭,听见赵恩若叫他,淡淡抬眼:“有事?”

  “陆羡鱼……”赵恩若抿唇。

  季北川把饭往龚巩怀里一塞,问赵恩若:“她怎么了?”

  

  赵恩若:“好像是因为网上的事,心情不好跑出去……”

  她话音未完,眼前少年已经不见踪影。

  

  天际一轮夕阳,赵恩若看见少年消失成点的背影,鼻尖有点儿酸。

  

  -

  

  陆羡鱼抱膝缩在角落,书包脏兮兮躺在脚边,写了帕罗西汀四个字的药瓶瓶盖儿不知去了哪里,药片散落一地。

  

  陆羡鱼红眼抬脸,天边夕阳不知何时被乌云遮住,天边传来轰隆隆的雷声,像是要下雨了。

  

  这里是废弃教学楼的天台,基本上没人来。

  

  她有些无力的靠在墙壁上,眼睫闭上。

  

  那些字眼像是有声音一样攻击着她:“小婊.子,败类,你赶紧去死,死了就当为***妈积德了。”

  

  她不想再看见亲人们伤心,就得活着。

  哪怕,活得很难。

  

  或许是药效上来,亦或是情绪缓过来,陆羡鱼拽过脚边的书包,摸出手机,有几十个未接来电。

  妈妈,爸爸,大哥,二哥,舅舅…以及季北川。

  

  就是没有他。

  

  陆羡鱼有点儿失望,又是最无助的时候,指尖颤抖着拨通谢临渊的电话,响了几声后,又被挂断。

  

  过后,男人消息发来:[羡羡,如果不***就去看心理医生。]

  

  陆羡鱼咬唇,抱膝埋头。

  

  谢临渊真的不会关心她,每一次她找他,他只会回她冰冷冷的文字,在他心里,永远是他的影视事业最重要,陆羡鱼之于他,只是一个闲来无事逗一逗的小朋友。

  

  情绪在这一瞬间决堤,陆羡鱼咬唇,压低声音小声呜咽,像受伤的奶猫儿。

  无助、狼狈,又可怜。

  

  少年吊儿郎当声音在头顶响起:“躲这儿来哭?”

  

  陆羡鱼抬头,看见季北川站在她面前。

  

  少年低着头看他,短发湿漉漉的,瞳色很浅,带点儿笑意,朝她伸手:“起来。”

  

  陆羡鱼拉住他手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哑着声问他:“你来干嘛?”

  “找你。”

  季北川比陆羡鱼高许多,此时低眸看她,少女脸色苍白,素来明艳娇丽的五官没了生气,鸦羽般的青睫还带着水珠。

  水眸泛红,让人心疼得紧。

  

  “对不起。”季北川忽然出声。

  陆羡鱼愣了两秒,眨眼:“啊?”

  

  “抢你书包的事儿。”季北川用指腹擦掉陆羡鱼眼角的泪,温声道:“如果不是……”

  少年指腹灼烫,陆羡鱼侧脸躲开,摇头打断他:“不管你的事,就算没有你……”

  她的声音逐渐变低,有点儿自嘲勾唇:“他们总会对我找茬,毕竟谁让我这么讨人厌。”

  

  “谁说的?”

  季北川板正她脸,有些生气道。

  

  夜色浓浓下,少年黑眸清澈明亮,陆羡鱼有一瞬走神。

  

  陆羡鱼立马儿推开他:“离爸爸远点儿。”

  季北川挑眉笑:“行,爸爸。”

  

  他弯腰捡起地上的书包,目光触及没了瓶盖儿的药瓶。

  

  帕罗西汀。

  四个字,直直撞入视野。

  

  季北川想起来之前上网看见有关陆羡鱼的一切,出道名额一事后,陆羡鱼做过澄清,可由于营销号的断章取义,网友的先入为主,她陷入长达半年的网暴。

  那些躲在网线后的人,用一双手,一张键盘,敲出最恶心的字眼骂她。

  

  季北川喉结滚了滚,他瞥向站在身边的陆羡鱼。

  

  九中的秋季校服版型宽大,陆羡鱼身量纤细,穿在身上,空荡荡的。

  

  他看过她才被***经纪公司作为预备出道女团成员公开时的照片,那时的她意气风发,明艳眉眼全是骄矜。

  

  与现在的死气沉沉判若两人。

  

  既心疼,也自责。

  

  心疼她一人扛下来所有。

  自责未早一点儿遇见她,保护她。

  

  “陆小鱼。”季北川把她书包往肩上一搭,手臂一伸,把人抱在怀里:“以后爸爸保护你。”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