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相公妾身只想做咸鱼第5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1-02-22

相公妾身只想做咸鱼第5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相公妾身只想做咸鱼

唐冰萱江疏年小说叫做《相公妾身只想做咸鱼》,为您提供相公妾身只想做咸鱼全文免费阅读:“***,下午礼部尚书向夫人来府里了,几位夫人陪太夫人在松鹤院见客。”知春轻声向唐冰萱回报。唐冰萱用手支着头侧卧在塌上,注意力都在手里的话本子上,“来拜访一下祖母,有什么稀奇。”

二月初十,成国公府的赏花宴到了。兄弟姐妹给祖母请过安,吃了早饭,就各自忙碌起来。

国公府太夫人邵氏,作为长公主之女,有个郡主的封号。自从嫁与老国公,便让众人称之夫人,鲜少有人称其郡主。

随着年纪越大,性子越发柔和,自从替长子娶了媳妇,就慢慢的将中馈交了出去,从不让儿媳妇们立规矩,初一、十五来请安即可。平时也就是孙辈们每天来陪着用早膳,含饴弄孙,颐养天年。

龙凤胎姐弟和五少爷唐文宏年纪小,留在家里继续各自的学业。国公夫人柳氏带着女儿唐冰萱、二夫人张氏带着女儿唐冰清、三夫人邵氏带着女儿唐冰钰,乘坐三驾马车一起出席成国公家的赏花宴。

一路上就由大少爷唐文松带着护卫,一同护送母亲、婶母和妹妹出行。

马车到达成国公府门前,唐文松辞别长辈和姐妹,直接去外院找乔振声;候在门房里的申妈妈则面带笑意恭敬地把几位女眷引领到内宅。

行至二门前,成国公夫人蔡氏热情地迎接几人,尤其在唐冰萱的身上多看了几眼。

夫人们都在会客厅交谈寒暄,***们则由成国公府大***乔婉儿和其堂妹乔嫣儿共同接待。

乔婉儿身量较高,身材纤细匀称,长相随母亲,是个清秀佳人,胜在皮肤光滑莹白,点着红唇,倒是增添了几分颜色。去年已经和吏部尚书家的嫡长子定了亲,三月底就要办及笄礼,估摸着最迟年底就要出嫁。

来参加赏花宴的***大概二十几个,都是勋贵和***实权派圈里未定亲的嫡出***。

“萱姐姐,清姐姐,妍妹妹,快过来,我们都等着你们呢。”12岁的齐国公嫡***郑可招呼着三姐妹过去。

郑可身边还有一个小姑娘,唐冰萱没见过,于是几人只是微笑点头致意。

“萱姐姐,这是我大嫂娘家小妹周兰溪。溪姐姐今年也是14岁,不过她是六月的生辰,比萱姐姐要大半年。”

三姐妹又和周兰溪互相见礼寒暄。

二月里还有点倒春寒,不过成国公府的花园里建了暖房,几种名贵花卉提前开放,赏花宴名副其实。

几人围在一株极品山茶花前,它的花朵饱满硕大,一朵花由上百片花瓣组成,一层一层的花瓣排可列成十八轮,也就是所谓的“十八学士”。

“婉儿姐姐家的花开得真漂亮。”间或有一声声赞叹从周边传来。

“萱妹妹,我有点事情想拜托你,你随我来。”乔婉儿一边轻声说,一边用手挽着唐冰萱的胳膊就要去自己的院子。

唐冰萱嘱咐妹妹不要到处跑,就在此地等着她,带着知春跟着乔婉儿主仆离去。

“萱妹妹,自从定了亲,母亲都不让我出门了,在家里也没有要好的姐妹相陪,你陪我手谈一局如何?”乔婉儿给自己的丫环使了个眼色,拉着唐冰萱做到了内室的塌桌前。

“乔姐姐,你是主人家,不在宴会厅不好吧?”

“花宴那边有我堂妹支应着,都是十几岁姑娘家,还有丫鬟婆子服侍着,没什么事的。”

唐冰萱想着在外面看花也没意思,午膳时间尚早,手谈一局也可,遂二人各自执子开始下棋。

闺阁***,除非特别花心思研究,一般大家的水平基本相当。两人都不是争强好胜的性子,所以开局到现在下的都比较温和。

中途,乔婉儿去***,唐冰萱就在内室等着她。

“***,乔***出去的时间不短了。”知春提醒着唐冰萱。

就在这时,一道男声响起:“婉妹,你在不在?”

来***概17、8岁,身材高大修长,穿一身蓝色吉祥福缎面锦袍,头戴羊脂玉发簪,天庭饱满,面如冠玉,风姿奇秀。

唐冰萱赶紧起来见礼,寻思着先去宴会厅待着。

“我是婉儿的大哥,你是婉儿的好友?”男子不拘小节直接坐在塌桌另一边。

“小女是荣国公长女,今日陪家母一起来赏花的。婉儿姐姐刚才有事出去了,一会儿就回。”

“你们刚才在手谈,看局势旗鼓相当。”乔振声看着棋盘,对唐冰萱道。

“小女棋艺不精,比不上乔姐姐。”

唐冰萱看乔公子没有离开的意思,遂告辞道:“乔大公子可在这里等候片刻,小女该回花厅了。”唐冰萱说完,行了个福礼,带着知春去赏花宴上。

“***,奴婢觉得乔***是故意让乔公子和您见面的,未婚男女独处一室,被人看见就麻烦了。乔***也太没分寸了。”知春在唐冰萱耳边小声嘀咕。

本来两人交情也不深,以后就点头之交好了。唐冰萱抿了抿唇,一言不发,继续带着知春往前走。行至花园游廊,一阵交谈声从游廊下的石子路传来。

“三表哥,下个月我及笄,母亲说十月有个宜嫁娶的好日子,让我和吏部尚书家公子成亲。”一阵饱含苦楚的声音传来,乔婉儿原来在这耽搁呢。

“婉儿,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的。况且,我就是个纨绔,舅母不会同意你嫁给我的。断了对我的念想,安心在家待嫁吧。”男声言辞恳切的劝道。

“三表哥,你去求一求姑母,姑母最疼你,你去求她,她肯定会来说服父亲和母亲的。”乔婉儿带着哭腔继续哀求。

“婉儿,你自小性子高傲,如果嫁给我,以后在***妹交际圈里肯定抬不起头来。与其以后成怨偶,还不如现在就放过彼此。”男声清冷了几分,带着一股不耐烦。

“三表哥,我们成亲后,你读书科举或者习武从军,只要你努力,以后肯定封妻荫子的。我可以等的。”乔婉儿不死心,再次哀求。

“婉儿表妹,你我从未有过私情,我也不会为了你谋求上进。我言尽于此,以后不要单独见面了。”冷清的男声再次响起,紧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进入了游廊。

唐冰萱和知春无意间听墙角被发现,都有点不知所措。男子凌厉的瞥了一眼主仆二人,飞快的消失在花园里。

两人静等着乔婉儿离去,主仆二人才再次起步,前往宴客厅。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