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在暴雪时分嫁给你第7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1-02-22

在暴雪时分嫁给你第7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在暴雪时分嫁给你

《在暴雪时分嫁给你 》是作者恬剑灵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洛柠温瑜礼 ,小说讲述了由于升降机无法到达相应高度展开救援,唯一的希望只有靠直升机接近快要被大火吞噬的35楼。

洛柠紧盯着温瑜礼的眼,只觉得一切都太不对劲了。


然而现在的她完全没时间多探讨这种问题,她急切道:“你快松开我,我还得去救人。”


“一个将死之人,你救得了他这一次,那下次呢?在你没有抉择好是救他一时,还是救他一世之前,我劝你打消不切实际的念头。”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严厉,在雨中一字字敲击在她心头。


“轰”的一声,洛柠只觉得耳畔出现一道炸裂的声响。


为什么他会说那人将死?


就因为他瞧见了对方昏迷不醒?


“我是消防人员,我的天职就是守护国家和***的财产与生命。既然我能救他一时,那我为什么不救?兴许救了他这一次,我能说服他看开呢?人有时候求死,只是一念之差,某个因素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只要将骆驼身上的压力一点点清除,我相信从死神手中解救他不是件难事。”在死亡面前,时间就是生命。洛柠语速极快地说完这番话,话锋一转,“赶紧松开我,不要让我成为一个见死不救的罪人!”


温瑜礼就这样看着她,明明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眼,可这一眼,似有千钧之重。


“温总,您慢点,我这才一晃眼您怎么就跑这儿来了……”


一个声音由远及近,打破了两人的僵局。


是温瑜礼的助理老齐,一个五十岁左右、蓄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他撑着一把伞,过来之后便下意识将伞撑到了自家上司的头顶。


一般老总用的助理都是年纪轻轻行动力强的,可温瑜礼却喜欢用上了年纪的人,这一直是洛柠想不明白的地方。


她总觉得温瑜礼此人,处处透着古怪。


“老齐,照顾好她。”温瑜礼对老齐吩咐了一句,转而便夺过了洛柠手上的警棍,“我去帮你救人,你站在这儿,哪儿也不许去!”


洛柠还没来得及说个“不”字,他便已经涉水往那辆被交警包围的事故车辆去了。


周围风声、雨声、咒骂声、埋怨声、吆喝声、呼唤声、指挥道路声,仿佛都统统消散了。


她注视着那道背影,不知怎的,竟觉得格外夺目。他周边的一切,仿佛都成了他的陪衬。


老齐将伞撑在洛柠头顶,开始替自家老板说好话:“洛***,我家温总绝对是天上地下少有的好男人,您错过了他,绝对会后悔的。”


洛柠正在打120,随意地敷衍了一句:“嗯。”


“我觉得吧,洛***您既然已经和我们温总确定了关系,不如就趁热打铁再突破一下。


“要不,我过几天就去您公寓帮您收拾收拾东西,让搬家公司搬去温总那边吧。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洛***您等着,我很快就能安排妥当。”


浑然不觉他说了什么,洛柠一边打电话,一边焦急地看着温瑜礼一步步艰难地蹚水到了半淹车辆副驾驶座的门前。他和那边的交警交流了几句,便开始用警棍破窗。


用的是巧劲,窗户一下子应声而碎。


等到副驾驶座的车门被打开,外头的水也一下子往车内涌了进去。好在这点水还没到没顶的程度,他帮着交警将人抬了出来。


等到人救出来,洛柠的电话也打完了,她立刻赶过去帮忙。


很快,水没过了她的膝盖、大腿、***、腰部……雨声让周遭的一切都变得嘈杂,她提高了嗓门:“我已经联系好医院随时准备洗胃了。急救车开不进来,咱们想办法征用一下***能通行的车辆送他去最近的医院急救。”


明明让她不要过来的,可洛柠非得逞能。


温瑜礼望了一眼她前方不远处。


混浊的水下,是一个被打开的地下水通道口。因排水管网淤塞,即使井盖是打开的状态,路面上的水也无法被快速排掉,反而借着雨势越积越多。


只要洛柠再往前两步,她便会踩空掉进下水道!


“站在那儿别动!”温瑜礼的声音染上一丝急切,在洛柠错愕间,他已朝她飞奔过来。


男人焦急地涉水而来,明明行动受到水的阻力,却犹如看到心爱的女子遇难一般产生了惊人的爆发力,短短几秒内就来到了她身边。


“怎……怎么了?”洛柠被他弄得有些蒙。


“洛柠,你不是孩子了。我明白你有你身为消防人员的职责,但你在下水救人前,能仔细观察下四周吗?能先确保你自身安全之后再去履行你那该死的天职吗?”


温瑜礼咆哮的声音充满了怒气,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惊雷,在暴雨中炸在洛柠的心房上。


被他这么一骂,洛柠也来气了。


她刚要发飙,冷不防就见到他摘下了鼻梁上架着的那副浅茶色墨镜,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往她鼻梁上一戴。


“你做什么?”


“往下看。”他提醒道。


顺着他提点的方向,她将视线下移,望向了此刻已淹到她腰部的混浊污水。


混浊的水底,肉眼根本无法瞧见的世界,却因为她戴上了这副特制墨镜而变得一目了然。


下一秒,洛柠在瞧见他特意用手指点的位置时,倏地睁大了双眸。


下水道口正好在她正前方两步的地方,而本该在上头的井盖,早就杳无踪迹。


若他刚刚没有及时拦住她,她必定已经掉入下水道,彻底被污水淹没!


心有余悸,洛柠使劲按压了一下自己加速跳动的小***。


再望向身旁的男人时,她脸上的怒意早就敛去,变得格外谄媚。


“那什么,温总您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以后您有任何吩咐,尽管招呼小的一声。”


温瑜礼好笑地睨了眼面前的女人,提出所谓的“吩咐”:“行啊,那就嫁给我吧。”


洛柠:“咱俩……咱俩也才认识不久吧?”


男人强调道:“都有一个月了。”


认识一个月就谈婚论嫁了?他这是爱她爱得死去活来活来死去了吗?她魅力有这么大?


这种时候,洛柠果断地选择怀疑自己的魅力。


她一本正经道:“你这个男友才刚上岗一个月,组织上暂时驳回你的升职想法。”


不等他多说,她又急急开口:“他们那边急需人手,我去帮忙。”


避开缺了井盖的下水道,她涉水迎向已经将***抬出车内的众人,协助大家一起将昏迷不醒的男人抬到安全地带。


一个小时后。


雾州市中心医院。


急诊室的门被打开,接到通知赶来的家属忙围了过去,担忧地询问情况。


医生摘下口罩:“患者服用了大量***,虽然已经洗胃,但伤害极大。目前有高烧及呼吸困难的症状,看看今晚能不能平安度过。”


女人和孩子哭成一团,凄厉的哭声听得人揪心。


洛柠看到这番场景,心里也不好受。


偏偏这时候,她的后背贴上了一个胸膛,属于温瑜礼的灼热呼吸喷洒在她耳畔:“洛柠,你救不了他的。不出三天,他就会死去。”


对于温瑜礼的话,洛柠完全没放在心上。


他这人是做死人生意的,谁知道他是不是为了发财才这么咒人家的。


洛柠往前走了两步,避开他的胸膛:“你别给我乌鸦嘴。”


之前的救援中,温瑜礼的皮鞋早就报废,衣服和裤子也全都湿哒哒的。不过老齐确实是个万能助理,车上给温瑜礼准备了一套全新的衣服和皮鞋,甚至还帮忙准备了她的衣服。


男人又贴了上来,以不容拒绝的***直接从身后横臂在她胸前,温热的气息靠近:“你为什么会知道这男人之前服下了***?”居然提前联系医院紧急安排洗胃。


被这么一问,洛柠竟忘了去挣脱他。


周围,女人和孩子的哭声依旧。


距离她,很近。


很近。


她透过他们,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和母亲,同样是撕心裂肺的哭喊,同样是声嘶力竭的哀号。


“说来你可能不信,当年我爸也做过这样的傻事。他是个奋斗在一线的消防员,平日风里来雨里去地穿梭在火场,一个警报就要到处跑。他那么坚强的一个人,却因为在一次救援行动中被炸断了一条腿而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


说到这儿,洛柠顿了顿,似乎是在缓和自己突然涌上来的哽咽。几秒后重新开口,她又是一副淡淡的口吻:“我当时见到那男人昏迷在车内,鬼使神差地就想到了我爸,下意识地以为他也服用了***,没想到还真被我给误打误撞猜对了。”


她说得轻描淡写,他却听得心头一紧。


“那***后来……”


“当然是抢救过来了!等我爸出了急救室转入病房后,我飞扑到他病床上恶***地对他说——如果你再敢***,那我这个做女儿的就奉陪到底,直接从海岸大厦跳下去!怕他不信,我当场就砸了个水杯,用陶瓷碎片在手腕上划了一道口子。老头子还真是只纸老虎啊,一见我手腕上的血就哭天抢地地让医生赶紧救我。”洛柠浑不在意地耸了耸肩,“后来他就再没敢***了。”


温瑜礼原本横在她胸前的手收了回来,揽着她的肩头转过了她的身体。


他的视线落在她脸上。


面前的小女人明明没有哭,他却分明瞧见她挣扎着隐忍心中的痛楚。


他忍不住将她***地箍住。


“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他的嗓音低沉喑哑,以他的方式安抚着她,似在隐忍某些不知名的情绪,又似在后悔错过她曾经的人生。


两人相识统共也不过一个月,洛柠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表现得如此深情。


其实她就连当初怎么会从“葬礼”上捡到他,都有些迷惑。


也罢,不去想了。


“好了,既然人暂时抢救过来了,咱们先离开吧。”


她目前浑身难受,得先回家洗个澡,回头再将事情做个简报递交上去。


经过这一遭,洛柠也算想明白了。即便不能去抗灾第一线,她也能用自己的方式来献出一份力。从明天开始,她就要真正将这份力用到实处。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