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三皇子叶君 (全本小说) 叶君楚倾城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2-24

御书房内。

叶君落座于一侧,面色无波,反观,魏王一脸惶恐,好像受了气的小媳妇。

夏皇看了眼魏王,“下去吧,回府好好自省。”

魏王连忙拜道:“儿臣告退。”

退出御书房。

魏王如释重负,长处一口气,起身朝着宫外走去。

突然。

一侧两道人影映入眼帘,魏王看了眼继续前行,“生面孔,应该是老三带来的。”

声音落下。

他脸色骤变,眼中泛起狠辣,“好你个老三,看似置身事外,实则韬光养晦,地位是一步步高了。”

魏王心里清楚,叶君深受夏皇信任,再如此下去,他将是寸步难行。

自己在朝中苦心经营多年的一切,恐会一无所有。

念及此。

他知道必须想个对策才行,绝对不能让叶君威胁到自己。

接着。

魏王疾步前行,朝着宫外走去。

这一刻。

御书房内。

夏皇看着叶君,“君儿,入宫来何事。”

叶君一脸正色,“父皇,锦衣卫查到两件事情,事关社稷,儿臣无权定夺,特意前来禀报陛下。”

夏皇有些意外,“锦衣卫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说来听听,他们查到了什么。”

叶君看了眼高德,“有劳高公公宣锦衣卫指挥使狄仁杰,和锦衣卫千户龙傲一入殿。”

夏皇察觉到高德的目光,“宣。”

随着高德声音落下。

狄仁杰,龙傲一入殿,阔步上前,躬身拜道。

“微臣锦衣卫指挥使狄仁杰,拜见陛下。”

“微臣锦衣卫千户龙傲一,拜见陛下。”

夏皇目光从两人身上划过,瞳孔微微一缩,好像有些意外,但他隐藏的非常好,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两位爱卿平身。”

见两人身影站起,叶君道:“父皇,剩下的事情由怀英来禀报。”

狄仁杰躬身拜道:“陛下,微臣奉命前往雍州调查,发现雍王意图谋反,同时,因为大兴土木和肆意屠杀,眼下雍州爆发瘟疫,整个雍州民不聊生,路有白骨,满目疮痍。”

声音落下。

御书房陷入死寂中。

夏皇和高德皆是震惊无比。

雍王造反,天大的事情。

这种事情不能有任何差错。

说实话。

夏皇有点不敢相信。

沉默一瞬。

夏皇沉声道:“狄爱卿,你可知自己所言,不能有半点虚假。”

狄仁杰道:“回陛下,微臣和千户龙傲一,千里奔袭,赶回金陵,就是要把此事告知陛下。”

“另外,大批难民很快涌入金陵城,事关国祚根基,微臣岂敢有半句妄言。”

夏皇侧目看向叶君,“君儿,你怎么看。”

叶君道:“儿臣相信怀英。”

夏皇脸色骤变,双目闪烁,眼中,尽是怒火,“雍王造反,这么多年朕把雍州交给他治理,这样他还不满足,竟敢意图造反,当真是乱臣贼子。”

“日前玉郡主入宫,给朕送来奏折,竟还称雍州风调雨顺,百姓安康。”

“真是可笑至极,朕还信了她。”

这一刻。

夏皇突然想到什么,连忙道:“高德,叶翎玉何时离开金陵。”

高德道:“陛下,已经走了三日。”

夏皇冰冷道:“居然让她逃走了。”

说完。

他继续道:“狄爱卿,还查到些什么。”

狄仁杰道:“雍王培养死士,府中更是豢养了很多高手,担心打草惊蛇,微臣就撤出雍州。”

“不过,从雍州至金陵沿途,微臣都留下锦衣卫,一旦雍州方向有异动,消息很快传回金陵。”

夏皇点头,“狄爱卿心思周密,部署得当,此番雍州之行,有功于社稷,朕一定重赏。”

狄仁杰倏地跪地,拜道:“陛下,这一切都是殿下培养的好,我等行天子事,为陛下分忧,皆是分内之事,不能有任何大意。”

“陛下赏赐,应给殿下,微臣受之有愧。”

夏皇脸上笑意更浓,对狄仁杰满意,对叶君愈发满意。

行天子事,为陛下分忧,这句话夏皇听着舒坦。

由此可见。

叶君组建锦衣卫,并没有把他们私用,夏皇甚慰。

接着。

狄仁杰继续道:“陛下,微臣本是白水村百姓,一月前,全村百姓被山贼屠杀,还请陛下能够彻查此事。”

闻声。

夏皇脸色冰冷,侧目看向高德,“为何朕没有看到白水村被屠的奏折。”

高德一脸惶恐,连忙道:“陛下,各部送来的奏折,没有关于白水村被屠的奏折,倒是前些时日,有关于雁荡山盗贼被杀的奏折。”

“雁荡山盗贼被杀,折子呢。”

夏皇沉声问道。

高德指了指软塌旁案牍,“陛下,在最下面。”

夏皇怒瞪高德一眼,“狄爱卿放心,此案朕一定彻查。”

这时。

叶君缓缓开口道:“父皇,接下来,儿臣要说的事情,就是关于白水村的。”

夏皇道:“此事锦衣卫也调查过。”

叶君又道:“怀英告知儿臣此事,儿臣前往雁荡山,之后发现一些端倪,让锦衣卫前去彻查,发现白水村血洗案和白水城刺史有关,但刺史府被血洗,死无对证。”

“另外,锦衣卫千户沈炼带回消息,白水村和刺史府相继被血洗,皆因白水村拥有一座铁矿山。”

铁矿山。

夏皇大概猜出事情的脉络,眸子一凌,“矿山的主人是谁,可有查清楚。”

叶君道:“此事牵扯太大,且对方已经察觉到锦衣卫踪迹,为了不打草惊蛇,儿臣下令停止追查。”

闻声。

夏皇面色一沉,冷声道:“查,一定彻查,朕要看看这矿山背后的主人到底是谁。”

叶君感受到夏皇的怒火,心下暗想着,此事和闲王脱不了干系,现在雍王造反,要是在步步紧逼,闲王狗急跳墙。

怕是夏国会彻底陷入混乱。

沉默一瞬。

叶君道:“父皇,眼下雍州之事为重。”

夏皇瞳孔一缩,“君儿,雍王造反,已是昭然若揭,你以为该当如何。”

叶君笑道:“事关国本,父皇应该和百官商议。”

夏皇道:“朕让你说,尽管说。”

叶君淡然道:“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

说完。

他倏地起身,拜道:“父皇,儿臣先告退了。”

夏皇点头,“继续追查铁矿主人。”

叶君道:“父皇放心,锦衣卫会去办,另外以后父皇有事,直接下令狄大人。”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