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全章节小说云空流重生骑着小猪溜溜最新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3-17

    全章节小说云空流重生骑着小猪溜溜最新阅读

“二少爷,您醒了?”

“嗯。是大哥那里又出什么事了?”云洛川担忧地问道。

“不是,大少爷的情况很好,您别担心。是大小姐。”张妈顿了顿又道:“大小姐已经在锦澜苑外跪了一天一夜了,您还是去看看吧。”

云洛川心里“咯噔”一声,这丫头疯了?竟然在外面跪了这么久?

来不及多想,云洛川提步就向外走去。回想起昨日的雷雨,云洛川越来越不寒而栗,妹妹最怕打雷了啊。

小五,不管你这回又想要什么,也不该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云空流就像一片树叶,摇摇欲坠,在冷风中瑟瑟发抖,血水从嘴角流下,双腿下面鹅卵石的空隙里也布满了从她膝盖处渗透出的血水。

云洛川和赫连城急忙赶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云洛川又心疼又生气,站在那里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做什么。

赫连城已是惊怒不堪,他盼了两百多年的妹妹,竟然这样虚弱地跪在别人的家门口!

在看到云空流的那刻起,赫连城就认定了这就是他的妹妹!

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比他的妹妹更美,他的妹妹啊,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孩儿。

可惜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连给妹妹买一件首饰的能力都没有了。

他错把鱼目当珍珠,害了自己的亲人,等他回到了昔日权力的巅峰,能给妹妹更好的生活的时候,妹妹……已经不在了。

云洛川不想在妹妹面前暴露自己心里还在乎她的事实,他冷下心肠,厉声呵斥道:“还不赶紧起来,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多么?”

云空流的目光一直胶在云洛川身上,天知道她在看到二哥急匆匆赶出来的时候又多开心,自然忽视了身后的赫连城。

此时听到了二哥的冷语,她一边暗恼自己又给二哥丢人了,一边手忙脚乱地想要站起来。

云洛川的话落到赫连城的耳朵里,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他已经断定,妹妹在云氏,就是在受虐待!他一定要把妹妹接走!

云空流的双腿已经僵硬发直,如何能站得起来?赫连城见状急忙伸手去扶。

从云洛川这个方向看不到云空流的狼狈,他只看到有个看似不怀好意的男人向妹妹伸出了手,几乎是本能的,他一把挡在赫连城的面前,隔开了他伸出的手。

没有任何支撑的云空流“扑通”一声栽到了地上,娇嫩的手心在地上磨破了一大块皮,身上也擦伤了好几块。

云洛川反应过来,急忙回头,可已经晚了,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沉默了下来。

赫连城脸色铁青,虽然当初在赫连家的时候,比这更过分的事情他都做过,可看着妹妹被别人欺负,他心里窒息一般的难受。

云空流吃痛,不想再惹二哥心烦,咬住嘴唇一声不吭,慢慢地自己爬起来。她本来就没想过二哥会来扶她。

赫连城见妹妹痛了都不敢吭声,一个人默默爬起来,心里怒火更盛。

“想不到云二少爷还有虐待无知少女的爱好,您觉得,如果这一切出现在明天热搜的头条上,那些对云二少爷抱有幻想的女人是否会因此改观呢?”

虐待无知少女?好计。

他该欣慰自己这妹妹终于变聪明了,懂得利用舆论给予云氏重创,可是它又怎能找来赫连城做帮手?赫连家和云氏从十几年前就互相不对付了。

云空流何其聪明,从二哥的眼神里看出了二哥内心的想法,她惊慌失措,语无伦次地解释道:“二哥,我不认识他。”

她也不敢说得太明确,就这样划清界限,希望能打消云洛川心中的疑虑。

云洛川踏着积水,强迫自己把心思从妹妹身上收回来,反击道:“云氏的家事,还轮不到外人插手。”

家事?二哥?赫连城宛遭重击,他什么结果都想到了,唯独没想到,妹妹,竟成了别人家的妹妹。

云空流站在云洛川身后,看着赫连城,目光完全冷下来,声线冷凝:“这是我云氏家事,还希望赫连先生不要横加干涉,如果赫连先生仅凭个人所见,断章取义,威胁云氏利益,我们将依法追究责任。”

云空流说完,悄咪咪地看了云洛川一眼,发现他没有反对的意思后,心里都要乐开了花。

这不是默认她是云氏的人了么?当然也可能是懒得理她……

云洛川心绪波动,妹妹这番话让他大为震动,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把云氏放在心上的?还是说,是一种新的以退为进的战术?

面对赫连城的云空流,整个人的气质都冰冷起来,这是她前世留下来的习惯,不会轻易卸下防备。

除非她极其信任的人,否则,谁都无法触及她的柔软。

如果不是云洛川还在这里,赫连城真想摸摸自己被小刀子戳得稀碎的心脏,看着妹妹维护一个外人,太难受了。

更何况还是维护云洛川那个表里不一的人渣,说不定云氏四个兄弟都是一样的货色,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其实都有虐待妹妹的爱好,他一定要把妹妹从火坑里救出来!

“看够了,就回去吧。”云洛川冷冷道。

赫连城黑着脸转过身,走了几步,顿住,而后是一个凌厉地转身,挟带着劲风的一拳狠狠向云洛川打去。

云空流一惊,要不是腿不听使唤,她险些就朝赫连城反击了去。

云洛川站在原地不动,稳稳接住赫连城打过来的拳头,两张同样英俊的面孔带着如出一辙的怒气,目光交接间,宛若短兵相接,刀剑轰鸣。

僵持不过片刻,二人就在雨中交起手来,最原始的肉搏相击,一点情面都不留,激起一片又一片的水花。

云空流担忧地看着自己的二哥,强忍住要动手的冲动,她不能让二哥知道她会武的事实。

一次激烈的对击,二人同时后退几步。

云空流借机会挡在中间,发现云洛川的手被划出了一道口子,她心疼地捧起二哥的手,放到唇边呼了呼。

赫连城心中五味杂陈,妹妹没看到他唇角也流血了吗?这也太区别对待了吧。

“二哥,疼吗?”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