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韶华良缘:王爷,快宠我免费小说_司徒静兰少康全文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3-19

韶华良缘:王爷,快宠我免费小说_司徒静兰少康全文阅读

不是有这样的一句话吗?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现在司徒静兰吃了人家的包子,喝了人家的水,她的温饱问题解决了,就算是眼前这一位蒙面男人像刚才那些打手一样,问她叫什么名字?她也会回答了的,她总不能这样忘恩负义吧?

司徒静兰还是很讲义气的,不然她怎么可能在江湖上行走这么多年呢?她的朋友算是满世界都是,如果眼前这一位仁兄不介意的话,她也是愿意把他列入她的朋友圈当中去的。

只是现在说这些话还有些为时过早,因为还不知道对方是友还是敌呢?司徒静兰她现在是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即使对方就是她的敌人,她也不会表现出来她有多害怕或者紧张的。她这么多年的锻炼,这一点本事她还是有的,不过是伪装一下天真和无辜吗?有什么难的?司徒静兰一点也不在意这些。习惯成自然嘛!

蒙面男人一直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司徒静兰吃东西,这个时候,他倒是遵循了老祖宗留下来的话,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睡觉的时候也不要多言。现在司徒静兰正在吃东西,他一句话也不说,看来还是一个挺懂规矩的人嘛!

司徒静兰她终于吃饱了,也喝足了,她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这个时候,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摸摸她的肚子,听说这样会有助于消化的。但是一看到蒙面男人就站在她的面前。她刚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

司徒静兰的动作还是被蒙面男人看在眼里了,他刚想笑了,但是一想到,她有可能就是荷花教的魔女,他的表情马上又恢复到了之前的严肃。他今天的任务就是要弄清楚眼前这一个小姑娘的身份和来历,他的手下不得力,连这么小的一件事情也办不好,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干活的?

蒙面男人就是传说中的十王爷了,这一次他奉命来捉拿荷花教的魔女,没有想到,出师不利,事情没有办好,没有捉到他们想象中的魔女,倒是捉来这么一个小姑娘,真是气死人了。不过,十王爷他没有马上放掉这一位小姑娘,从荷花教魔女可能出现的地方捉回来的人,一定会和魔女有关系的。

不然她也不会出现在那个地方,他的手下跟踪了好几个月了,都是得到了最确切的消息说荷花教魔女就是在那里安歇的,他们跟了自己好多年,从来不曾出现过差错,现在却出现这样的“大乌笼”,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十王爷也不相信,难道自己的亲信变成了大饭桶,这可能吗?他派去的手下都是他手下最得力的爱将,难道他眼光有问题,选了几个大笨蛋为自己效劳?十王爷对自己的眼光是绝对的自信的。

十王爷眼看着小姑娘吃饱喝足了,他轻轻地询问了一句:“哎,你吃饱了吗?如果不够,我还会让人拿来,民以食为天,总不能让你饿肚子的吧?”

司徒静兰终于开口和他说话了:“我吃饱了,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司徒静兰倒是很大方,她替那个蒙面男人开了口,把他想说的话题说了出来。

“爽快!你不愧是一个女中豪杰,在下少康失礼了,让姑娘受苦,真是罪过。只是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希望姑娘可以见谅。”十王爷少康他自报了家门,因为这种事情他不得不这样做,也只有这样做,才对那些邪教有所震慑力。

司徒静兰一听到“少康”两个字,她总觉得有些耳熟,只是又不知道在哪里听过这样的名字,她也再不想再隐瞒什么了,她也道出了自己的小名:“小女子包子,见过公子。”

少康显然不能接受小姑娘自报家门为“包子”,他不禁大吃一惊,什么?她真的叫包子?难道真的捉错人了吗?他从来不曾听说过荷花教魔女叫包子的?到今天也没有得到可靠的消息,得知魔女叫什么名字的?据说荷花教里的人也不知道教主姓甚名啥的,只知道教主是一个百变女郎,经常是神出鬼没,没有人知道她要到哪里去?

少康也有一种感觉,可能他们真的是抓错人了,眼前这一个叫包子的人,怎么可能是他们要抓的人呢?不过,人都捉来了,少康他也觉得不能这么随便就放人走了的,因为他也听说了荷花教魔花是百变女郎的,说不定她又在玩什么花招呢?以另外一种面目示人呢?

少康一想到这里,他很快就把刚才惊讶的表情收了起来,即使他不收,司徒静兰也是不会看到的,只是看到了他的眼睛里满是失望的眼神。

司徒静兰她有些高兴,因为她终于稍占上风了,看来朝庭派来的人也不过如此而已,她只是花了一点小伎俩,他们就被自己玩得团团转了,真是好玩!这样的游戏,司徒静兰还是第一次碰到,不过她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玩的游戏的。

现在,她也不想走了,即使他放她走,她也不想走了,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司徒静兰决定跟眼前这一个叫少康的蒙面男人耗上了。

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得到更加多有用的信息,反正他是暂时没有办法识穿她的身份的,荷花教里面,见过她真面目的人不多,只有三个元老级的人物,其他的人只听过她的声音,没有见过她的真面目,有时候她化了装,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也没有意识到她就是教主,还以为是路人甲呢?

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有些好笑。天底下还会有谁有这样的教会呢?荷花教就是这么另类的一个教会,教徒们只听到教主的声音,从不见过真人,他们甚至不知道教主有多高?相貌如何?貌若天仙还是丑陋无比呢?他们一无所知,因为他们只认听指令去行事,从不会过问那些八卦事情的,而且他们只听命于上一级的头目。

少康一点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小姑娘就是寻常家庭里的女儿,因为看她的装束的确是不经世事的小丫头,但是看她的眼神,好像她又不是那么简单。少康他也说不准自己的感觉,总觉得眼前这一个小丫头挺有故事的。

反正人也捉来了,不防给一点时间她,让她从实招来,因为他平时的时间多得很,他就不相信他不能从这个从魔女出现的地方捉来的小丫头的嘴里得到一些可靠的消息。

于是,少康他说:“你真叫包子?你的大名呢?”他对叫包子这一个名字很不理解,明明就是长得好好的一个姑娘,为什么要叫包子这么寒碜的名字呢?不会是外号吧?

“是的,我就叫包子,我爹都是这样叫我的,都叫了十几年了,我听得也舒服,肚子饿的时候还可以幻想一下呢?包子好呀!可以填饱肚子。”司徒静兰她在转移话题。

少康依然不死心,于是他又问:“包子,你家住在哪里呢?你认识安阳的司徒达吗?”

司徒静兰一听,咦?司徒达?这不是养父的大名吗?为什么他要这样问呢?难道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应该不可能吧?因为她现在的样子没有一个人见过的,除了养父可以从她身上的特征知道她就是他的包子外,不会有人觉察到是她的。

司徒边想也不想,就摇了摇头,好奇地问:“安阳是什么地方呢?我不知道,也没有去过,我只去过安德。那里有好吃的糕点,好吃极了。”转移话题是司徒静兰的习惯,只是少康他并不会被司徒静兰牵着鼻子走。

他继续发问:“那你认识荷花教吗?荷花是不是你的本名呢?”少康他在胡乱地发问着。其实也没有人告诉过了,荷花教的魔女叫荷花,他是这样想的,应该是教主的名字叫荷花,然后才有荷花教出来的吧?

不然为什么叫荷花教呢?真是太奇怪了!不问白不问,少康也想在碰一下运气,因为这样,也许会有些收获也说不定呢?

司徒静兰她当然是懒理这些问题了,她一直在那里摇头表示她什么也不知道,她还好奇地问少康:“荷花教?是什么东西呢?有莲子吃的吗?好不好玩呢?荷花?什么花?我没有见过,好看的吗?有玖瑰花这么漂亮吗?”

少康他现在发现眼前这个叫包子的人真的很**,为什么会问这些这么“二”的问题呢?她不会是智商有问题的吧?身体没有发育好,这个他还可以理解,脑子没有发育好,他就有点不能理解了。看她的样子好像也不是很傻的样子,连荷花也不懂?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