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替身甜妻最新章节姜未泱薛司律云锅锅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3-30

替身甜妻最新章节姜未泱薛司律云锅锅小说阅读

“姜未泱!”

薛司律被她轻佻的态度气得脸都绿了,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姜未泱的手臂。

姜未泱吃痛的惊呼一声,脸上冷汗不断的落下。

那手应该是脱臼了,被薛司律这样一抓,顿时锥心的疼。

薛司律皱眉看她,“别跟我装了!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姜未泱疼的话都说不出口,另外一只好着的手过去拍薛司律的手,许久才艰难的挤出一句话来,“你,给我,撒手!”

薛司律这才察觉到她的不对劲,看她真的疼的脸都变色了,才下意识的松开了手,再看姜未泱的手臂无力的垂在身侧,他脸色变了变,“你的手……”

“不需要薛总关心了,薛总既然不信我,又何必浪费时间在这里跟我说那么多呢?我要说的话已经带到了,同意不同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说完姜未泱抬脚就从薛司律的面前走过去。

薛司律想要伸手拉住她,但是手刚刚伸出去,又收了回来,看着姜未泱固执的一步步的从他的面前走过去。

突然有那么一瞬,他觉得这个女人或者真的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

想到姜未泱刚才脸色苍白的样子,他心里到底还是不放心,于是转身追了出去。

看姜未泱抬头看向自己,眼神里面带着质疑,薛司律的脸色有那么一瞬的不自然,才闷闷的解释了一句:“我没有要关心你的意思,我只是刚好也要下楼。”

姜未泱看着他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觉得好笑,而事实上她也笑出来了。

女人脸色苍白,脸上布满了冷汗,头发也被汗水湿透,粘在脸上脖子上,但是那笑容,却宛如是春天的清风,让人觉得心头微暖,百花齐放。

薛司律的心脏狠狠的跳了跳,很快就移开了视线,面无表情的站在那。

电梯开始下行,姜未泱有些疲惫,头疼的厉害,今天这头疼的频率让她有些烦躁,而且还有一种莫名的心慌的感觉。

她伸手按了按胸口的位置,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此时电梯突然狠狠的颤动了一下,随后光线一暗,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姜未泱眉头一皱,没想到人倒霉起来真的是什么事情都不顺利,坐个电梯都遇到故障,被困在里面。

她正想要去掏手机,手摸到口袋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昨天丢在薛司律的车上还没有拿回来。

正想要开口问问薛司律的时候,却听到一道不正常的粗重的呼吸声,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

问薛司律拿了手机,姜未泱打开了手机自带的手电筒,等手机的电筒光被打开,照亮了漆黑的电梯空间的时候,姜未泱才看到了那个紧绷着身体,闭着眼贴着角落站着的男人,此时满脸冷汗,脸色苍白的有些吓人,呼吸也粗重的不像话。

“你有幽闭恐惧症?”姜未泱一看薛司律的情况就看出来了,下意识的开口。

有了人声,薛司律稍微好受了一点,睁开眼,看向了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姜未泱。

此时姜未泱看起来比刚才顺眼多了,他没回答,只是紧咬着的唇,似乎已经泄露了太多的秘密。

姜未泱知道幽闭恐惧症的人最怕困在电梯里面,薛司律的情况应该不算太严重的,平时乘坐电梯都没见出过问题,唯独是困在黑暗狭小的空间里面的时候,情况会变得很严重。

她往薛司律的身边挪了挪,声音放柔了一些,“你别害怕,我在这里,应该很快就会有人发现我们被困在里面了,会有人来救我们出去的。”

薛司律听着那娇软的声音,觉得安心了不少。

他小的时候遭遇过绑架,当时被关在一口棺材里面,关了整整五天,最后被救出来的时候,严重脱水,陷入了休克,从那个时候他就得了很严重的幽闭恐惧症,只要是在黑暗狭小的环境里面,就会呼吸困难,手脚抽搐。

哪怕是到了现在,他到了夜里睡觉也还要开着灯,童年的时候留下的阴影太重,足以影响他一生了。

但是此时这个女人站在他的身边,那么温柔的跟他说,别害怕,我在这里,他居然就真的觉得没那么害怕了。

“你们公司的电梯会经常出故障吗?”姜未泱看薛司律还是有点紧张,于是便找了个话题。

薛司律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回答:“这是第一次,薛氏集团的电梯,从未出过问题。”

姜未泱:“……”

所以还是我倒霉?

她有些无语,突然就不想理会薛司律了。

看着女人脸上那生动的表情,眼底的无语和嫌弃是那么的明显,薛司律突然觉得心情不错。

“你别以为这样做,我就会对你改观,姜未泱,我不会喜欢你的,你最好早点死了这条心。”薛司律盯着姜未泱看了好一会儿,才傲娇的开口。

姜未泱嘴角抽了抽,懒得理会他这句话。

她才不会喜欢薛司律这种男人。

看到姜未泱那动作,薛司律不满的皱眉,这个女人这是什么表情?喜欢他难道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吗?

他闷闷不乐的看着姜未泱,而姜未泱头也疼手也疼,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空气好像越来越稀薄了,她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她没说话,选择保留体力。

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吃过一点东西,就在薛氏集团待了一天,她原本身体就不算太好,肠胃一直有问题,而且还有很严重的低血糖,饿了一天,如今身体所有的问题都一下子暴露出来了,她实在是难受的厉害。

薛司律见她突然不说话了,下意识的扭头去看她,只见到姜未泱一个劲的冒汗,而且脸色越来越惨白,嘴唇的血色都全部褪去。

他心里咯噔了一下,伸手扶着姜未泱,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女人靠的近了,身上那一股淡淡的香味就拼命的往他的鼻子里面钻。

薛司律隐隐的觉得味道熟悉,就在他将要想到是在哪里闻过的时候,姜未泱突然软软的滑倒在了他的身上,晕了过去。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