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权倾天下医妃要和离免费小说_苏映月宗政逸全文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3-31

权倾天下医妃要和离免费小说_苏映月宗政逸全文阅读

季元二十五年,秦王府。

屋外狂风呼呼地撕扯着窗户,雨点重重地砸落在屋檐上。

“苏映月,你们父女还真是好手段!”

秦王宗政逸俊逸深邃的面容满是阴鸷,漆黑的眸子是毫不掩饰的厌恶与狂怒。

苏映月的心,被他眼中冰冷和锋利搅得粉碎。身下他猛然单刀直入虽然痛,但远不及她心脏陡然骤停般的痛彻心扉。她成亲三年,他连她的院子都不曾踏进一步。

她并不想哭诉告状,但是她不甘心!

五年前,他一袭银甲,深邃的面容俊美无涛,气势如亘古不化的寒冰让人望而生畏,犹如战神降临。

只是一眼,她认定了他,所以她不顾他已有婚约,更是孤注一掷,在祭天大典,故意撞他落入冰湖,又拼了半条命将他救上岸,这才如愿嫁入秦王府。

她本以为救命之恩,哪怕不是举案齐眉,至少也会相敬如宾,但她终究是黄粱一梦。

他说着攥紧了她的脖颈,他深邃俊美的脸,在她泪花中越发模糊。

这样被他掐死也好,于她而言也是种解脱……

宗政逸见苏映月胸口忽然没了起伏,眼底狂怒涌动,一把将她狠狠地甩在地上。

他淡漠的声音透着一丝不耐烦,“少在本王面前装死。”

苏映月的睫毛轻颤,朦胧间觉得身体似被碾碎了一般的痛。

这痛让她猛然睁开了清湛的眸子,恼怒地瞪向了床上的男人,但她的眸子陡然一颤。

男人墨发如瀑,贴着他遒劲流畅的肌肉线条倾泻滑落,一路延伸至他完美的人鱼线。

这个男人的身材完美得似最完美的雕像。

虽然景色撩人,但苏映月还是很快地回过了神。

她不是应该在M国的临床试验楼吗?

怎么会回到中国的?

这里是片场?!

他抬手挥掌,掌风瞬间擦过苏映月白皙的脖颈。

她身后的圆桌、瓷杯和水壶碎裂一地,“你该庆幸,本王不屑打女人!”

苏映月僵硬地转头,看着身后的狼藉,清湛的眸子陡然瞪大。

她脖子上火辣辣的痛意,以及男人浑身散发出可以冷厉迫人的气势,都在提醒她这一切的真实性。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或许是真的穿越了!

男人没有再看苏映月一眼,走到门口一顿,他对着门外的侍女冷冷地交代道。

“从今以后,不必拿她当人看!”

话落,他便一脸嫌恶地大步离去。

直到恐怖的男人离去,苏映月才开始整理起凌乱的思绪。

她多年的急诊医师经验,让她清楚地意识到,

自己身下的不适,加上刚才血脉喷张的场景,原主刚刚定是经历过一场激烈地云雨……

随即原主陌生的记忆,瞬间排山倒海倾倒进她的脑海,这些记忆也验证了她的猜测。

原主与自己同名同姓,就连相貌都如出一辙。原主虽也有可怜之处,但根据原主以往所作所为,苏映月觉得用自作自受来概括再适合不过了!

她忍着疼痛,快速穿好裙衫,走到铜镜前,才发现她白皙纤细的脖子上,有一长长狰狞的血痕。看着虽然触目惊心,但是她知道并不严重,但还是需要简单处理止血才行。

她快步在衣柜中找了一条白绫,扭头开门对着门外的婢女道:“帮我取点三七。”

门外传来侍女轻慢的声音,“你还当你自己是王妃呐!”

“王爷可是吩咐了,不能拿你当然看,奴婢们可不敢违抗。”另一个侍女语气虽然很是恭敬,但字字是侮辱贬低。

吱呀——

苏映月想宗政逸的话,干脆自己开门去拿药。

“回去!”守门的侍女一脸得意地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眼睛幸灾乐祸地看着苏映月脖子上的惊悚的伤口。

苏映月一把捏住了拦路侍女胳膊上的一个穴位,冷冷地问道:“王府放药的地方在哪儿?”

她骨子里最厌恶的就是这种捧高踩低的墙头草,原来原主刚嫁入王府的时候,这个桑菊可是没少向原主献殷勤,更是得了不少赏赐。

如今见她不遭王爷待见了,竟然还想落井下石!

“啊!痛……痛……”桑菊痛得脸已经扭曲变形,但仍不忘扯着嗓子向着院子外面尖叫。

另一个侍女见状,只觉得往日里只会耍脾气的王妃,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一言不合就动手!

最诡异的是,王妃的手明明没用力,但看着那侍女痛苦扭曲的脸就让人汗毛颤栗。

所以她见情况不妙,就偷偷地溜去找如春嬷嬷汇报了。

苏映月自然是看到另一个侍女跑出去了,只是她发现了,她现在在院门不远的泥土里长着一颗紫色圆润花球。

漂亮的眸子瞬间一亮,甩开侍女的胳膊,提着害事的裙摆,大步走了过去。

这小野花在《中药学》中,学名叫小蓟,有着凉血、止血,解毒消瘀的功效。

现在有了药,她回身进屋洗干净了手,将花放进涮干净的杯子中碾碎,均匀地涂抹在伤口上。

刚才的侍女看着她脖颈上狰狞的伤口,竟然奇迹般地止血了,这常见的小野花有止血功能?

“三更半夜,还有没有规矩?”刚才跑去通风报信的侍女,一脸恭敬地替如春嬷嬷撑着油纸伞,恭敬地落后了半个身子,二人一同进了秋霜院。

桑菊一见如春嬷嬷来了,仿佛瞬间有了主心骨,立刻恭敬地朝着她屈膝行礼。“如春嬷嬷。”

如春嬷嬷淡淡地点了点头,示意桑菊起身。

然后,她看向苏映月的目光,立刻变得冰冷阴沉,语气满是蔑视。

“王妃若是想死,还请明日将元帕带回护国公府后,死在自己娘家,莫要脏了王爷的府邸。”

“如春嬷嬷,放心,我并不想死。”苏映月知道,原主跟这位如春嬷嬷可是势不两立,不是婆媳胜似婆媳的关系。

既然解释了如春嬷嬷未必会相信,她又何必在浪费精力?

“王妃,饭可以乱吃,话你不要乱说,我们王爷怎么会对你一个女人动手?若是被护国公听去了,到时候又误会了王爷可不好!”如春嬷嬷厌恶地看着苏映月。

既然她对原主成见已深,语气与她纠缠,不如好好想想接下来自己该何去何从。

想到这儿,她抬着下巴,脊背挺直地转身回了房间。

这一幕,落在几人眼里,莫名多了一份傲然不屑的意味。

如春嬷嬷脸色一僵,莫名地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