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总裁的炙焰牢笼小说 余笙萧定勋完本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02

总裁的炙焰牢笼小说 余笙萧定勋完本阅读

萧定勋走进电梯,按了停车场的楼层,他望着一格一格往下跳的数字,容色淡漠。

这四年来,他好似失去了味蕾一般,摆在面前的食物再怎样的精美难得,对于他来说,也只是果腹的作用而已。

他甚至都想不起,四年前,他也曾有过喝一道汤连着喝三碗都不腻的时候。

“定勋……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这几天在别院想了很多,我知道我现在错的很离谱,可是全是因为我这条腿的缘故……定勋,前天下了大雨,我一个人在别院很害怕,我想回花月山房……”

余潇潇的声音,说到最后微微带了哽咽。

萧定勋想到那天无意间听到家里佣人说的一句话:“太太有贫血的旧疾,你们记得送太太常吃的药过去别院。”

余潇潇之所以落下贫血的旧疾,自然是因为当年为他抽了那么多的血,也因此,她生与安时,产后虚弱的厉害,调养了很久才稍稍好转。

他心内叹了一声,目光落在一格一格往下跳的电梯数字上,好一会儿,他才淡声道:“我这会儿去接与安,你让司机把你送到与安学校外吧。”

余潇潇欢喜若狂,连忙应道:“嗯,我这就过去,定勋你不生我气了是不是?”

“你是与安的妈妈,我不会生你的气。”

挂了电话,余潇潇低头看着变成黑色的屏幕,轻扯了扯嘴角笑了。

她眼底一片讥诮,是啊,在他眼里,她除却是他的救命恩人,就是与安的妈妈。

他的眼里,心里,从来没有将她当做妻子看待。

从来没有过,哪怕一次,一分钟,一秒,都没有过。

……

萧定勋到校门口的时候,余潇潇还未到,老师正陆陆续续将小朋友们从教室里领出来。

萧与安和囡囡是一起出的教室。

萧定勋一眼就看到了背着书包双手插兜小脸上神色淡淡依旧没有表情的儿子。

而那个苏一念,却当真活泼的多,绕着萧与安蹦蹦跳跳叽叽喳喳,没有一秒钟安静的。

要是往常,萧与安早就扭脸走人了,但此刻,他虽然脸上露出了几分不耐,但却没有走开。

萧定勋不由笑了笑。

林迦南这会儿也到了,余笙今天一整天都在赵教授的琴房,忙的连吃饭都没顾上,这会儿刚出学校,实在赶不及了,只得又拜托林迦南帮她接囡囡。

“迦南阿姨……”囡囡立时欢快的跑了过去,萧与安看了一眼林迦南,心里有些失望。

林迦南笑眯眯抱起囡囡:“你妈妈这会儿正在回家的路上,让我先来接你。”

“迦南阿姨,我能带我同学一起回家吗?”

林迦南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可以啊,但是你要先征求人家爸妈的同意才行。”

囡囡立时看向了萧与安和萧定勋,萧定勋注意到她看过来的视线,也扭头看向她。

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双漂亮的黑白分明的杏眼,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人。

也许唯一的不同就是,面前这个小女孩儿的眼中透着古灵精怪,而阿笙的那双眼,好似总是含着淡淡的愁绪。

“你是萧与安的爸爸吗?”

囡囡歪着头奶声奶气的询问。

在她开口的那一瞬,萧定勋的一颗心,忽然就软了下来。

他眼底也含了淡淡的笑,对囡囡点了点头:“我是萧与安的爸爸。”

“我可以邀请萧与安今晚来我家吃饭吗?”

她是个很懂礼貌,也很聪明的小姑娘,萧定勋望着她软嫩白.皙的小脸,忍住了想要伸手捏一捏的冲动:“那我要问一下与安的意见。”

“萧与安已经答应啦,因为他不相信我妈妈是世界上做饭最好吃的人,所以说要来我家里尝一尝我妈妈的手艺!”

“是吗?与安是这样和你说的吗?”萧定勋有些惊讶,他这个儿子,连对他这个做父亲的,都甚少说这样多的话。

更何况,萧与安从来不是贪嘴吃的小孩子,他有着异于这个年龄的高冷和成熟。

甚至,就算是他稍稍喜欢一些的食物,他也从不会zhu动索取第二次。

萧与安略有些不好意思,低头轻咳了一声,却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让两个孩子晚上一起吃饭吧,阿笙手艺超棒的!”林迦南见状,就笑着开了口。

当‘阿笙’两个字从林迦南口中说出时,萧定勋全身的血液仿佛在那一瞬间不会流动了一般,他怔怔立在那里,耳边不停回荡着的,只有阿笙,阿笙……

这四年来,除却最初那些日子,赵晋西常常会提起阿笙,怀念她做的饭菜和汤粥,未曾有其他人会提起,甚至就连阿笙当年的未婚夫赵强,也早已娶妻生子了。

再后来,连赵晋西都很少说起她。

忽然间听到这个名字,萧定勋竟是生出一种莫名的,恍若隔世之感。

“一念妈妈的名字是叫阿笙吗?”

萧定勋望着林迦南,忽然开口询问了一句。

林迦南怔了一下,却还是对着面前这个英俊完美,气质非凡的男人礼貌道:“是,这位先生,您为什么这样问啊?”

“我也认识一个叫阿笙的人。”

林迦南好奇道:“是吗,她是您的朋友吗?”

“不算是朋友。”

“大概是同名吧,我们阿笙刚从国外回来,国内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认识的人呢。”

萧定勋沉默了片刻,缓声道:“你说的没错,同名的人很多。”

“迦南阿姨,我们可以走了吗?”

囡囡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她迫不及待想赶快把萧与安带回家,让他尝到妈妈的手艺彻底服气。

“萧先生,那我就先带萧与安一起回家,等吃完饭,我再把他送回去您看可以吗?”

“您把地址告诉我,我去接就行,去你们那里吃饭,已经很打扰了。”

林迦南也就应了,“那晚饭后我给您打电话。”

萧定勋目送萧与安和囡囡上了林迦南的车子,正要转身上车,却忽然对上了余潇潇阴沉沉的一张脸,她望了一眼那辆车子,幽幽收回目光,问道:“定勋,那个女人是谁?”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