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意外获得透视神眼覃飞林舒蓉小说(完整版)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05

意外获得透视神眼覃飞林舒蓉小说(完整版)阅读

讶异过后,众人的眸光聚焦在了覃飞已经探入棺椁底部的手上。

覃飞缓缓将自己带了白色防氧化手套的手抬了起来,那上面擎着的,赫然是一只青铜烛台!

“哗!”

全场哗然,一阵喧嚣打破了刚才的凝神静气。

“这是怎么回事?”

“四重棺?可为什么外面要用青铜棺椁?”

“是为了防止盗墓吗?不对啊,商周的历史上没有这么小就驾崩的天子。”

“如此不和常理的事情,覃飞竟然能鉴别出来,当真是厉害。”

“一代新人胜旧人啊!”

转眼间,在场的人就将发现四重棺的震惊,转为了一致对覃飞的赞誉有加。

覃飞不说话,只要笑不笑地看着李卓赢。

“你果真要做的那么绝?你小小年纪,要懂得给自己积德。”李卓赢铁青着脸,狠狠说道。

“对于一个视别人生命如草芥的人,你说我该怎么做呢?如果我没能找出三件以上的青铜器,你会不会留我一条命?”覃飞盯着李卓赢道。

所有人的眸光,都定在了李卓赢的脸上。

成王败寇,那些往日里为他马首是瞻的人,现在都只冷冷地盯着他,所有人不自觉地便站到了覃飞的身边。

李卓赢目露凶光,在大家的脸上梭巡了一番,终究是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名片夹,然后将里面所有的名片扯出来,发狠撕碎。

再向着空中一扬:“姓覃的,你以后的路还长着,李字倒过来念什么不要紧,你最好期盼着日后不再与我相遇!”

言罢,他将手中的空名片盒,重重摔在地上,扬长而去。

覃飞倒是没怎么在意这种气急败坏的威胁,这样的人,也确实不配挂着专家的头衔。

卓晨光也只是扫了一眼李卓赢的背影,注意力就回到了岩洞里,见覃飞正凝眉沉思,便开口问道:“怎么了?”

覃飞盯着那孩童尸骨姿势有些古怪的胳膊再看了半晌,轻轻摇了摇头:“咱们再开启另外两幅棺椁看看吧。”

“这两幅棺椁里面,该是那正主的母亲或者是侍女吧。”专家团中,有个年岁稍长、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男人说道。

“不。是两具男尸。”

覃飞心中亦没想明白这三副棺椁之间的关系,顺口便说出了自己透视眼所见之象。

中年人被人这么丝毫不留情面地直接否定,心中自是不虞,嗤笑了一声:“呵,能正确推断出朝代,确实能说明你有两下子,但是能隔着几千年的棺椁,看出男女来?”

“年轻人不要太自负才好!”

这人节奏带的好,原本对覃飞刮目相看的专家团,现在再看过来的眼神,就又掺杂了些质疑。

覃飞刚才听见李卓赢管这个人叫岳师哥,估计是李老先生的门生,这是在为李卓赢打抱不平吧?

他不可置否,直接向着那两个雕刻着凤凰的棺椁走过去。

最初,单纯从三个棺椁的外观看,即便是卓晨光,也以为那两个雕刻了凤凰,较小的棺椁是妃嫔,或者夫人的棺椁。

可发现中间的棺椁里是个孩子之后,他便没那样笃定了,尤其是听见覃飞这样肯定之后,眼睛便紧紧盯在那棺椁之上。

岳师哥见覃飞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稳重模样,气更是不打一出来,攥了攥拳头。

可大抵是想到了李卓赢的结果,终究是没开口,只是嘴角绷得直直的,死死盯住棺椁。

轻车熟路,不到五分钟的功夫,第一道凤棺打开了。

里面竟然真的是一具男尸!

陪葬物件自然是没有那个中间棺材的齐全奢华。

可也足够让人目瞪口呆。

岳师兄的额头上,立马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他有一种见鬼的毛骨悚然。

那个嘴上的毛还没长齐的小伙子,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为自己刚才的冒失懊悔的同时,也庆幸自己没说出什么无法收场的话来。

覃飞不知道也不在乎岳师兄心里是怎么想的,又转回身将另外一道凤棺打开了。

情形同第一道凤棺如出一辙,只不过这具尸体的脖子上多了个物件。

覃飞将物件拿起来,就着带了白色棉质手套的拇指摩梭了几下,那东西便见了真面目。

是一块鱼纹令符!

岳师兄站的很近,大概是急于找回面子,便迫不及待在覃飞开口之前说道:“是商周时期最为盛行的鱼纹令符!”

覃飞并不是针对岳师兄,只不过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若是不说出他用透视眼看见的实情,这错误的信息就会被记录、传播下去。

他便只能说道:“不,这是后唐时期的假铸,也是古董,但不属于商周,是古做旧法,足可以假乱真,但仍是假的,价值也大不如从前。”

“西周的棺椁里,会出现后唐铸造的东西,这两个朝代可都是你亲口说出来的,你可真是个专家!”

岳师兄恼羞成怒。

这两个结论确实是自相矛盾的。

卓晨光将鱼皮令符接过来,仔细辨认了良久,又借助了放大镜和随身携带的高科技设备认真比对。

终是将东西放下,眸光灼灼地看着覃飞:“确实是后唐所铸。”

虽然结论相同,时间却相差甚多,卓晨光的眼中多了一丝惊艳。

如果说专家团的人对覃飞的态度还处于将信将疑的状态,对卓晨光可就是信服了。

听见卓晨光这么说,专家团的人立即围上来,各个严阵以待,带手套的带手套,拿设备的拿设备。

半个小时后,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岳师兄也参与了其中,别的暂且不提,被称为专家,真本事也还是要有的,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还看不出朝代,那是没有可能的。

此刻的岳师兄面如土色,突然一阵巨大的“扑棱棱”的声音响起,吓得他向后一个趔趄,险些坐在地上。

覃飞抬头,就发现一大波蝙蝠飞了过去。

再向外看去,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

“这地方晚上阴气重,不可久留,但尚且有未解之谜,只能明天再登一次岩壁了。”

卓晨光边脱下手套边说。

喜欢古玩的人,都信奉这些说法的。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