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意外获得透视神眼覃飞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05

意外获得透视神眼覃飞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这倒是和覃飞的想法不谋而合了。

在古玩市场,可能寻得龙涎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钱太不禁花,他必须尽快再捡漏赚钱才行。

蓉姐和覃飞关了店门,正准备打车,便有一亮银白色的小轿车停在了路边,车门打开,下来的人,竟然是周凝雪。

周凝雪的眼神,一下子便被蓉姐拉在覃飞手腕上的手给吸引了过去。

她上去拉了一把覃飞,将两个人拉开些距离,瞪着蓉姐,“你是年龄大了,走路需要人扶着?”

“那就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儿了。”

蓉姐的语气中故意带了几分亲密的暧昧,挑了挑秋水剪瞳,颇具熟女的妩媚。

气的周凝雪气血翻涌,又一时之间找不到有力的反击办法,直喘粗气。

这俩人原本在石牛道的时候已经和好了,这会子又闹起来,覃飞的头有四个那么大。

为了阻止两个人继续吵下去,他连忙开口道,“你是来找我的?我和蓉姐现在有急事,要去古玩市场。”

“我也要去,你们正好可以坐我的车。”周凝雪的注意力倒是很好被吸引,立马说道。

覃飞刚刚说有急事,这会子周凝雪提供了便利,他到没有借口拒绝了,只能上了周凝雪的车。

覃飞原本想上副驾驶,却被蓉姐拽了一下。

他想也是,要是让这俩女人坐后面,又得吵翻了天,他便跟着蓉姐坐到了后面去。

周凝雪哪肯再坐前面,也紧跟着覃飞上了后排,和蓉姐两个人将覃飞夹在了中间。

“覃飞哥哥,这车的后排座,中间位置不舒服,你坐过来些。”周凝雪刚一上车,就往门边上靠了靠,挽着覃飞的胳膊,将人向自己这边拉。

蓉姐那边立马就将人的肩膀按住了,“原本就坐了人家的车,就不能再委屈了主人,还是咱俩挤挤。”

周凝雪立马扑到了覃飞的怀前,将人压住了,她扭头看着蓉姐,“你这人能不能不这么没皮没脸,我的就是覃飞哥哥的,他想坐哪儿就坐哪儿。”

蓉姐抱住覃飞挨着自己这边的胳膊,用力往自己怀里一拉。

覃飞原本被周凝雪的胸口压着,就万分尴尬,趁机往蓉姐这边一倒,再扶住周凝雪的肩膀往回正了正,道,“好了,快走吧,一会儿古玩市场该散市了。”

蓉姐抱住覃飞的胳膊,从他身侧探出头来,看着周凝雪,笑道,“你不用担心我俩不舒服,我和小飞挤惯了。”

周凝雪上去一把扣住覃飞的手。

覃飞忙喊了一声,“停!”

先将自己的手从周凝雪的手里挣脱出来,再把肩膀上的蓉姐推开。

随后抬起身子,越过周凝雪,边将车门打开边道,“后面坐三个人太挤了,还是我坐到前面去。”

随着“嘭”的一声,覃飞将自己关进副驾驶的座位上,那开车的司机都明显地松了口气。

后面传来两声“哼”之后,那司机一脚油门,小轿车从蓉姐古玩店门面前驶过,直奔古玩市场。

古玩市场里,向来人声鼎沸,鱼龙混杂。

覃飞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转了两圈,连一件看的过眼的东西都没有,更别说自己的目标了。

“这不是覃飞么?”

正当覃飞内心焦急的时候,听见旁边有人叫他。

覃飞一看,是原来跟蓉姐古玩店有几次交易的一个人,大家都叫他三哥。

三哥是常年混古玩市场的,跟他聊聊倒是没什么坏处。

思及此,覃飞便笑了笑,“三哥。”

三哥冲着覃飞点了点头,再抬头,看见了蓉姐,便笑了一声,“呀,美女老板娘也来了,你俩……这是好事将近?”

熟人见面,蓉姐性格又外向开朗,免不得闹上几句。

偏偏蓉姐不但不解释,还咯咯咯的笑着,好似是实锤了三哥说的话似的。

周凝雪白了三哥一眼,“眼神不好吧你,看谁都叫美女。”

“你敢惹三哥?别看三哥的店不大,喊一嗓子,能有百十来号人替他出头,把你扔出去。”蓉姐挑了挑杏核美眸。

三哥被无故怼了一顿,倒是看出来这俩女人间硝烟弥漫,他犯不上趟这趟浑水,只当没听,便跟覃飞聊天去了。

周凝雪见他们三个人间热络又默契,心里泛酸,没好气地看着蓉姐,压低了声音,“把我拉到你熟悉的地方,和别人合伙欺负我,你不道德。”

蓉姐被气笑了,“可是你自己要来的。”

后面两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覃飞心里苦,却是除了放任不管之外,再无他法。

他仰头看着三哥,“三哥知道最近这市面上可有龙涎香?”

三哥摸了摸下巴,“这东西,可是好一阵子没见着了。”

他低头看了看脚尖,突然抬头,“之前听说那个西山灵……”

还没等三哥把话说完,周凝雪突然惊喜道,“覃飞哥哥,原来你在找龙涎香吗?雪儿可以帮你啊!”

覃飞立马问道,“周老有龙涎香?”

“那你就别管了。”周凝雪故作神秘地将覃飞拉到一边,“我可以帮你拿到龙涎香,但是覃飞哥哥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覃飞看到了希望,面色也跟着生动起来。

“再过些日子,是我爷爷的生日,你要答应做我的舞伴,我就帮你搞定龙涎香。”

周凝雪和覃飞靠的极近,说话的时候,嘴巴几乎要碰到覃飞的下巴了。

口腔中淡淡的香气直喷覃飞的鼻尖。

覃飞可是没有精力去享受着软玉满怀,他大脑里飞速地转着,周老生日,势必会惊动整个渝城,尤其是古玩界的人。

那样的场合,作为周家唯一的孙女周凝雪,她的舞伴可就不单单是舞伴了,一定会被众人视为周家的准女婿。

覃飞可是没有做好入赘豪门的准备。

三哥见两个人聊的亲密,再见旁边的蓉姐脸色不怎么好,他可不想再被人怼一回,转身回了店里。

蓉姐就站在覃飞的后面,从她这个角度看上去,好似周凝雪就窝在覃飞怀里一样。

她忽然醋意大发,“覃飞,现在是上班时间,你有事就办,没事快点回店里干活。”

覃飞听出来蓉姐生气了,转回身来去看她。

原本正在享受与覃飞亲密接触的周凝雪立刻就不愿意了,看着蓉姐,皮笑肉不笑的,“覃飞哥哥的父亲生病了,急需这东西救命,你却催着他回去上班,黑心老板娘。”

“覃飞哥哥,你辞职算了。”

蓉姐刚才说的不过是句气话,却被周凝雪揪着了小辫子,被气的脸色发红。

覃飞挠了挠后脑勺,既不敢看蓉姐,也不敢看周凝雪,只能看着两人之间的空气。

正是那段空气中飘过的一个身影,立马就将覃飞的双眸戳住了去——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