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全章节)重生帝先生的偏执宠爱-重生帝先生的偏执宠爱温情祈夜;洛冉帝冽在线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07

(全章节)重生帝先生的偏执宠爱-重生帝先生的偏执宠爱温情祈夜;洛冉帝冽在线阅读

“有个小可爱在这里,我怎么能不为你驻足呢?”在连蓉的面前,祈夜显得特别的护短,“小妈约温情来沟通感情,怎么没事先告诉我?现在这样的见面,显得多尴尬?”

连蓉一笑,“女人之间的会面而已。”

“我的女人我需要知道她的安全,若是她的心情不好,我也会跟着难过的。当然了,小妈应该没有这样的体验,毕竟爱情这种东西,只有体会过的人才能懂。”

祈夜一点面子没给她留,转头问温情,“情情喜欢喝咖啡吗?”

“不喜欢,有点苦!”温情皱着眉头,站起来挽着祈夜的胳膊准备要离开。

“哦对了小妈,还有个事情我要告诉你。”祈夜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样,“我的女人,我说了算。我的公司,我说了算。”

温情对于祈夜的护短行为及其满意,简直不要太man!

以前她知道祈夜就是个极为护短和强势的,每次他都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如天神一般降临。可那都是戏剧化的冲突情节,可是没想到今天这种,没有安排的狗血桥段,祈夜竟然这样强行护短,尤其那一句“我的女人我说了算”简直不要太可爱!

“在想什么?”发现身边的小女人,一直红着脸出神,祈夜不由得问了一句。

“嗯?”温情梦呓般的抬起头来看他,一双星星眼格外可爱,“七哥,我之前一直都没发现,你怎么可以帅得这么可爱!”

“嗯?”祈夜没弄明白她的语句,温情干脆扑上来,“我要给你生猴子!”

这句他倒是听懂了。

祈夜一笑,抱着温情钻进了车。

温情觉得自己不应该挑战祈夜的防线,因为她现在的腰和腿已经酸痛得不知道属于谁。每次温情求饶,祈夜就坏心眼儿的问她,“不是要给我生猴子吗?”

唉……不作就不会死啊!

祈家。

连蓉约了温情这一趟,虽然生了一肚子的气,但也不算白白的折腾。

她还从没见过祈夜,对谁有如此在乎过。连着被两个人轮番打压,连蓉这心里面不好受,一想到那丫头的嚣张模样,连蓉就恨不能把她捆了来面前狠狠教训她。

不过么……

“呵,倒是见祈夜第一次那么在意,连半句坏话都听不得。”连蓉喝着茶,笑得很是开怀,“这人啊,一旦有了软肋,便不再是金刚不坏了。”

别说是现在的祈夜,把家族企业一手扩张到这样的程度,拿下他或是废了他,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就是他当年那么小的时候都能死里逃生,从那个时候起连蓉就知道,普通的办法不能拿他怎么样。

可现在不一样了,祈夜有了软肋。单刀直入的对付祈夜很难,他总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来化解。可温情就不一样了,祈夜对她的在乎,可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妈,你确定祈夜对温情有这样的情感?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要是没了就再换一个。”

“你人在国外没听说过,当初祈夜为了救她,主动开枪自废一臂。他以为这件事被他瞒得很好,没有人知道。外人只道他和温情如胶似漆,但好到肯为她舍掉性命……怕是没人敢相信。”

“呵……没想到我这个弟弟还真是有趣。”

“你的画展怎么样了?”

“月底举办,等这边忙完了,我就回去。”

“好好办画展,毕竟这可是你的事业。”

……

密不透风的房间内,已是艳阳高照房间内却黑暗一片。床上的人动了动手指,一点点的转醒。

睁眼看着灰色的天花板,揉了揉眉心伸手把窗帘扯开一条缝。猛然拥进来的刺目阳光让他眯了眼,好久才能适应得过来。

浑身无力,勉强坐起来缓了好久的神,脑子一片空白。拖着脚步去卫生间淋浴,镜子里的男人下巴上满是胡茬,两颊凹陷眼底青黑。

温热的潮湿模糊了镜面,男人用手擦了擦,露出一张脸自己都不认识的脸来。

下身很痛,膝盖和后背也很痛。因为钓富婆过多损耗原本就不算健康的身体,又因要维持这种关系和甜头不得不强行用药。沈谨言在这些富婆的玩弄和药物的折磨之下,导致身心都出现了问题。

他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竟然有那么一瞬觉得,他想要冲进去狠狠的掐死对方。他想要结束掉这种痛苦,可脑海里有另外一种声音,告诉他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不过是吃点药而已算不了什么。

可是这份“算不了什么”在沈谨言洗完澡出来后,彻底改变了主意。他背后被鞭子抽打出的伤痕,密密麻麻新旧交织,手腕上被捆绑的勒痕,知道现在还记忆犹新。口腔因为长时间张开无法闭合,疲累敢牵扯得喉咙疼痛。

那宛若噩梦一般的折磨,让沈谨言忍不住蹲在浴室角落里失声痛哭。沈谨言恨,他怨!

“谨言……谨言你在吗?我进来了?”

许婧听到哭声觉得心中不安,上来想看看他的情况。虽然当初是利用的关系,毕竟许婧心中还是有一点他的位置的。

看到沈谨言坐在浴室地上哭得扭曲,许婧心头一沉下意识的上前去把他抱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地上凉起来再说……你,你干什么?”

许婧好心去扶他,可正在扭曲中的沈谨言红了一双眼,干脆就把她推倒压在了洗漱台上。伸手去撕扯她的底裤,强行把自己挤了进去。

“沈谨言你放开我,放……啊——”

许婧奋力挣扎,沈谨言反剪了她的双手压在背后,一手扯着她的头发让她看着镜子中,她被自己强行的样子。

“好疼……疼……你放了我,放手……”

下身的干涩疼痛,沈谨言蛮力的撞击,许婧的身子和冰冷的墙壁碰撞,没一会儿就青红一片。

看着镜中的许婧痛苦的模样,沈谨言反而越发的兴奋,动作更加蛮横。

照不进阳光的浴室中,晴欲的味道,呻吟和哽咽交杂。

“喜欢吗?喜欢吧,看你那个贱样子就知道你喜欢,小爷我多伺候伺候你,嗯?”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