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秦语楚延年穿越王妃拽翻天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11

秦语楚延年穿越王妃拽翻天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马带起的疾风,甚至吹乱了她的头发。

她一阵的天旋地转,人从马蹄下面,转瞬间移动到了马背上。

秦语:“……”

她想吐怎么办?

香包呢?孕妇止吐香包呢?

“呕……”

她在马背上,在楚延年的怀中,随着马的疾驰颠簸,发出一连串的干呕声。

停也停不下来。

“救……救命!”秦语想哭。

“你怎么了?晕马?”楚延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又被风吹散。

晕马?晕你头的马!

“难受,放我……放我下去……”秦语挣扎。

“别乱动,摔下去会重伤。”楚延年压低身子,减小阻力。

马速很快,赶上汽车的速度了。

秦语也被他完全压在怀里。

“你特么就不是人……狗日的男人,跟你那侄子一样,死渣男……”

秦语小声嘀咕。

她想破口大骂来着。

但想起秦良玉最后的结局,是一剑穿心,死在了背后这男人的手里。

她有点儿怂,只敢小声骂。

“本王耳朵好使着呢,要是没听错,你在骂我?”楚延年忽然阴恻恻地问。

秦语脊背一僵。

“别怕,你告诉本王,你怎么会和翁福明混在一起?你又许给了翁福明什么好处?说清楚,本王就饶恕你不敬之罪。”

“你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咱们好好说话!”

秦语快疯了。

虽然她被压底了身子,那种眩晕呕吐的感觉,减轻了不少。

但她觉得这个姿势太奇怪了,马背颠簸的厉害……她怎么有种开船的错觉?

特别是她身后的男人,似乎已经有些不正常的……正常反应。

“现在有急事,等处理完了急事,你再慢慢向本王解释。”楚延年声音低沉嘶哑,还有些许的性感。

秦语觉得这个时候,他的声音熟悉极了。

她不由得回头。

楚延年正好下压身子。

他温热的嘴唇,蹭过她的耳畔,压在了她的脸颊上。

秦语懵了。

她猛地低下头去,妈呀……这是谁的锅?

怪她还是怪他?

算了,追究起来怪尴尬的。

揭过去不提吧!

“好软。”楚延年在她耳边说。

秦语:“……”

果然还是男人更不要脸。

但就这么被调戏……她不甘心。

“你嘴好臭!”秦语反击。

身下的马狠狠抖了一下。

秦语不用回头,也知道,背后的男人生气了。

就连他的马都察觉了主人的情绪,抖了一下之后,更是拼了命的跑。

秦语被颠地再没心思想东想西。

然而,她很快就惊悚地发现……

“你带我来皇宫干什么?要死啊?!”秦语挣扎着,恨不得跳马。

但见两边的景物飞快的后移,这速度跳下去,即便有小医保护,她也得摔残废吧?

楚延年发现了她的企图,于是伏下身子,将她紧紧禁锢在他的胸膛和马背之间。

“我阿娘头痛欲裂,宫中太医皆没有办法,”楚延年在她耳边说道,“你的医术与众不同,你替我阿娘看看。”

秦语长松了一口气。

妈呀,吓死她了,原来是请她看病的。

等会儿……他阿娘?他是皇帝的小儿子,他阿娘不是皇后娘娘吗?

秦语已经分不出自己的心跳加速,究竟是因为在马背上颠的,还是因为要见到传说中的皇后,而激动的。

至于那种畏惧之情……秦语到没什么感觉。

毕竟这是一个小说里的空间。

皇后娘娘在书中的戏份不算太多,她是女主白潇潇的“婆家奶奶”,因着对太子妃的挑剔,反而对襄王的红颜知己,白潇潇很是照拂。

戏份不多的人,在秦语的印象里,有点儿像2D的平面人物。

“是燕王,放行——”

宫门又高大又威严奢华。

朱红的大门上,金色的铆钉,映着阳光,颇为震慑。

但楚延年一骑绝尘,连减速都不曾,径直冲入宫门内。

以至于秦语还没能好好感受一下皇家威严,就已经进了皇宫内苑。

“快些来。”楚延年跳下马背,夹着她的腰,把她也拽了下来。

“王爷,我年纪这么小,你敢让我医治皇后?”

秦语几乎是被他夹着走的。

争不过他,她索性已经放弃挣扎。

“我见过你的医术,对你有信心。”

秦语轻哼一声,“王爷,您会不会盲目自信了呢?您相信我,不见得其他人也相信我。那可是皇后啊?您确定我敢治吗?就把我掳来。”

楚延年侧脸看她,“你有得选吗?”

秦语瞟他一眼,“你威胁我?”

楚延年轻嗤一声,“不是故意的,习惯了。”

秦语无语,第一次听人把“威胁”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的,习惯了?!

秦语正要抱怨。

小医滴滴响,“秦语你是不是傻?那是皇后啊!治好了,你随随便便求个恩典,就不用亡命天涯了。”

秦语轻哼,意识流反驳:“我不知道求恩典吗?但什么叫恩典?是我得先做了贡献之后,才有的。”

“你对医疗舱的医术没有信心?”小医觉得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秦语赶紧意识流反驳,“你误会了,我是担心这群死板、自以为是的古代人,根本就不给你医治的机会。毕竟你绑定的我,太年轻,看起来太不像神医了。”

小医滴地响了一声,算是接受了她这个不怎么明显的马屁。

楚延年则冷声道:“你只管尽力医治,其他交给本王。”

秦语耸了耸肩,人都被掳来了,她确实没得选。

凤栖宫是内宫中最大最奢华的宫苑了吧?

远远看去金碧辉煌。

到了近处,冬日没有云遮挡的阳光,把那屋顶的金瓦照的金光灿灿。

秦语几乎睁不开眼睛。

直到她进了门廊底下,视力才回复那么一点儿。

凤栖宫正殿的棉帘子是掀开的,一股股的暖流扑面而来。

里头不知点了多少炭火,有种北方暖气不要钱的土豪感。

秦语正在胡思乱想,里头传来威严又不乏温柔的女声:“是年儿来了?”

“母后,儿带了神医的关门弟子前来,母后的头疾好些了吗?”

秦语被楚延年提着后衣领,给带进了皇后娘娘的正殿。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