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霍少专宠:小作精,甜炸了 (全本小说) 夏如槿霍言深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12

霍少专宠:小作精,甜炸了 (全本小说) 夏如槿霍言深全文免费阅读

霍言深听她解释完,心里大概有数了。

但是见她再提起昨晚的事,神情有些不耐,“这件事先到此为止,明天你跟我去个地方。”

夏如槿掀眸看他,声音幽幽的,“我觉得,你明天最好不要出门。”

“怎么?”他问。

这压胜物上的生辰八字,正是他的。

而大限之日,就是明天。

刚刚布偶被扔到火盆里时,他确实该有感觉,但霍言深本就是不喜形于色的人,不应该反应那么强烈。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当时感同身受。

能感同身受,必须是在这巫术已跟上面生辰八字之人结成死结的时候。

静怡今晚上那一出,就是为了让她认下这东西。

那霍言深出事,自然而然就怪到她头上。

一举两得……

夏如槿刚想解释,就对上他那双幽冷不屑的眸子,似乎想看她又想耍什么花招。

谁还没点小脾气了。

“明天我心情不好,不宜出门。”

“……”

男人清隽的眉头蹙起,声音低沉,“人命关天,别胡闹。”

夏如槿:???

人命关天?这话从您口中说出来?

翻了个白眼儿,视线落在那本屏幕清晰,画质优良的笔记本身上,“这个送给我呗,就当离婚礼物了!”

“解了七香蛊再说。”霍言深嗓音清清冷冷,直接下命令。

夏如槿不同意,“解了你不给我怎么办!”

他默了几秒,对上那双毫不掩饰写着‘占有’的眸子,语重心长,“夏如槿,要我电脑这种行为,太明显了。”

“???”

“离婚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现在这些举动是什么意思,嗯?”男人嗓音低低的,带着危险的气息。

夏如槿心尖一颤,“你知道的啦,就是有点不想离了。”

“晚了。”

霍言深眸子微眯,看着她失落的样子,做了让步,“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离婚前我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无论如何,都别跟你背后的人走太近。你这脑子还不够,明白吗?”

“……”

夏如槿抿唇,没吭声。

看着他起身离开的背影,莫名有种亲切感。

这毒舌的男人第三次说这种话,而且好奇怪,她能感觉到他真切的关心,跟阿婆一模一样。

她‘背后的人’,应该是他的仇人吧?

尽管对她厌恶至极,他也明里暗里提醒过她多次。

她觉得应该找个机会,跟他认真谈一下不离婚的事情了,因为她现在确实不想走。

这个机会来的很快。

夏如槿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床上多了一个人。

他姿态慵懒的倚在床头,指节匀称的手指捏着平板,低眸专注的看着。可能也刚洗完澡,发丝软趴趴的搭在额头,衬的那双漆黑的眸子也温和了不少。

尤其是……

因为躺着的缘故,睡袍微微敞开,肌理分明的胸肌若隐若现。

夏如槿眨了眨眼,再眨眨眼。

才确定没眼花。

脑子里回忆起结婚三年以来,二人好像从来没同床过,而且昨晚他不也没回来吗?

难道人之将死,总会反常?

“你……”

有什么事儿吗?

话没问完,她骤然想起了自己刚刚才坚定的信念,“算了,我可以。”

霍言深莫名其妙。

就见她大义凛然的脱掉拖鞋,从另一端爬上去。

小心翼翼的扯过被子一角,将自己滑进被窝,像只砧板上的鱼,直挺挺的躺在他身边。

“来吧!”

“……”

霍言深手一僵,平板从他指尖滑下来。

他本来准备睡觉了,但脑子里一遍遍闪过今天夏如槿的反常,总觉得还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

这女人太蠢,他想试试能不能套出点什么。

没想到羊入虎口。

默了几秒钟,冷酷无情的吐出几个字,“你想得美。”

“???”

夏如槿侧眸,对上那无比嫌弃的视线,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

她眼珠微转,一个翻身爬起来,“你是想做给别人看吗?假装我们关系很好,我已经取得了你的信任?”

“……”

“不过说真的,你们这豪门还真黑暗。”

夏如槿想到那布偶,顿时觉得别墅里所有佣人都不可信,啧了声,“是不是你太苛刻下人了啊?才让他们起了害你的心思啊?”

“别人家的豪门都是奢靡无度,贪图享乐,就你这么惨,随时担心有生命危险。”

“不过还好你遇到我了,我可以保护你,就放心吧。”

“……”

霍言深看着她,那双猫儿眼里全是讨好,咧着一口森森小白牙,怎么看怎么狗腿。

完全不像以前那骄纵脑残的大小姐。

他声音幽幽,“你怎么不说,是你骗了他们的钱,才让他们起了报复雇主的心思?”

“怎么可能!那布偶放家里至少有三个月了!三个月之前,我可没骗他们。”

“你怎么知道是三个月?”

“我什么不知道?这点把戏在我面前,太低级!”夏如槿轻哼了一声,傲娇的继续,“你放心吧,有我在,一定没事儿的。”

霍言深没说话,她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绕过了他的问题。

花瓶好像也不完全是脑残。

“我知道你怀疑我,我也无从解释。我只希望,你能相信我这一次。”

说着话,夏如槿也将脑袋靠在床头,和他面对面。

她离得很近,明媚的眸子认真,“我以前,虽然做了很多荒谬的事情,但也没给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对不对?”

“我相信你也查了,我跟你的仇人没有接触过。”

“我不属于任何一边,但只要跟你还没离婚,就是你这边的人,绝对不会背叛你。”

“……”

男人薄唇微抿,定定的看着她,眸光幽深沉寂。

也不知道信没信。

但没表现出明显的不相信,已经是改变了。

夏如槿微笑,漂亮的凤眼稍稍弯起,“呐,我把这个给你。这是我的本命蛊,有它在,没有任何蛊虫能近你的身。”

她把小青蛇从手腕上摘下来,在它极具幽怨的目光下,递给霍言深。

男人眼睑微颤,眸中似乎有波涛汹涌,“本命蛊?”

面对未知的事物,他也不是全然不了解。

比如这个词他就知道。

在养蛊人的概念里,本命蛊就是蛊师的本命,蛊在人在,蛊死人亡……

“把命交给我?”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