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最新章节许稚孟约许稚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13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最新章节许稚孟约许稚小说阅读

孟约真的很忙,吃完饭就将许稚扔在自己的公寓里,自己跑去实验室了。

许稚闲得无聊,正打算刷刷微博,胡淡淡就在微信上叫她。

【蛋蛋:现在孟约在你旁边吗?】

【一只阿只只:不在,怎么啦?】

【蛋蛋:你登上微博没?快去孟约的微博看看,万年不冒泡的人居然还玩浪漫,我的少女心啊!!!】

许稚切到微博,发现自己消息极多被卡了几次,才通畅起来,然后她发现孟约关注了自己。

她平复着心跳,点开孟约的微博,最新一条他发了一句英文诗: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nmmer's day.

这是莎翁的情诗,意思是能否把你比作夏日璀璨。

这句诗其实没什么,要命的是,他还配了两张照片。一张照片很模糊,能看出来年代久远,是夜雨里一个女孩的背影。她认出了,是高一那年参加沈嘉鱼的生日会,她站在门口一个人生闷气。还有一张,是她在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活动的酒吧门口,也是绵绵细雨,天昏地暗。

她心跳得更快。

【蛋蛋:看完了吧宝贝!我认得出来照片里的人是你,那条裙子只有你有!】

【蛋蛋: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蛋蛋:孟约的意思是不是暗恋多年终于成功啊?我真的醉了,孟约这种人居然会这么深情,一点儿都不符合他的人设好吗?】

许稚大脑一片空白,指尖发麻,手心滚烫。她根本看不清胡淡淡发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该回胡淡淡什么。

她想,或许,在她满心满意喜欢孟约的时候,他是不是也在喜欢自己呢?

他说:“我喜欢你喜欢得发疯,你觉得我还有心思招惹别的女人吗?”

难道是真的?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像是买了一张彩票,多年以后突然告诉你,你中了五百万,还可以过期兑换。

那条微博下,有不少人在猜测孟约是不是谈恋爱了,更有人直接在猜照片里的女人是谁?

沈嘉鱼作为孟约众所周知的好兄弟,转发说:

我知道是谁但我不说。

有嗅觉灵敏的网友好像找到了蛛丝马迹——

【好像是只只,这种穿衣风格,很像她。】

【只只 1,之前孟神都没有绯闻的,只只去美国读书后,就和孟神有联系,而且只只之前在视频里说过她去美国是为了一个她喜欢得很厉害的男生。能比只只还厉害的学霸,那不就是孟神了吗?】

【只只坐实嫂子身份了吗?】

当然也有不赞同的声音——

【不会吧,孟神怎么会那么肤浅喜欢一个网红啊?】

【孟神要喜欢也喜欢那种很厉害的学神小姐姐吧?】

【不要乱猜了。】

……

晚上温度更低,孟约一个小时前给许稚打电话。

“我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的密码是0116,你无聊的话可以随便玩。”

0116?

1月16日,是冬天。

寒假。

许稚猛地想起,是她送伞的那天,她和孟约说了第一句话。

她深呼吸,握紧手机:“你还要多久呀?”她声音很轻,本就软糯的音调,现在更加软,可能她自己都没意识在撒娇。

孟约顿了下,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没人的角落:“还有一会儿。”

许稚长长地“哦”了一声。

这举动有点任性的小抱怨。

孟约声音更低,含了些笑意:“不想等吗?”

“没有。”

“哦。”

“真的没有!”

孟约说:“知道了。”

许稚不明白:“知道什么了呀?”

“撒娇。”

许稚脸又烫起来,想将电话挂了。下一秒就听见他笑道:“我知道很无聊,也很漫长,但是就想你在。”

“我在呀。”

“想你再近一点儿。”他安静了两秒,然后叫她名字,“许稚,我很喜欢,你要知道。”

“那你为什么以前不说?”

他又笑,低低哑哑的声音想要从她耳膜钻进她的心:“是你先跑的。”

“……”

“你信誉不好。”

“不是。”她小声地反驳。

“所以,这次由我来主动,你没有权利拒绝,也没有权利结束。”

孟约回公寓时,已经快到晚上十点,孟约的舍友早早就回来了,乐音也在,两个人还做了饭。

舍友是个华裔叫Joss,中文说得别别扭扭,看到许稚格外激动,刚要说出口的话就被乐音堵了回去。

许稚在脱外套,其实,让他说也不碍事,她今天已经受了很大冲击了,不差这一回。

Joss撇了下嘴,贱兮兮地问孟约:“这就是今天你把我的车开走的原因?”

孟约“嗯”了一声。

许稚一愣,她对孟约的家庭情况也不是很了解,但从各方面的传言得知他家富得格外可怕。

他看着她:“Joss的。我就在这儿待一年没必要买车。”

许稚没懂。

Joss补充:“那是,得攒老婆本啊。Yul说他女朋友可娇气了,什么都要最好的。”

“我不娇气……”

孟约将自己的拖鞋递给许稚,自己穿了一双夏季的,头也没抬:“娇气。”

拖鞋很大,许稚36码的脚显得格外娇小。她绞尽脑汁地回想,她到底哪儿给孟约的错误信息。

两室一厅,乐音今晚没打算走,自然要和自己男朋友一起睡。

那她呢?

许稚眼睛瞟着,不经意又和孟约撞上,她藏不住秘密,脸又红了起来。

“我想和你睡。”

孟约拉着许稚,不顾那两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直接将她带进了房间。

在黑暗里待太久,灯猛地打开,光线太亮,许稚不适应地眯了下眼睛。耳边听到关门声,下一秒,他身体就靠了过来,唇好像就埋在耳边,呼吸打在肌肤上……

许稚不敢动。

“你本来打算和谁睡的?”他声音很低,许稚甚至还能听到乐音和Joss在客厅的对话……

“我……”她咬了下唇,“没打算。”

孟约低低地笑:“还说不娇气,”他手指擦了下她的眼尾,“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小可怜。”

客厅里,乐音好像要看恐怖片,Joss胆小地一直说No,两人在争执,后来扯到了孟约和许稚。

乐音:“我就要看,我想看这部片很久了。”

Joss:“No,No,No,要不叫Yul和Kylee(许稚的英文名)一起看?”

乐音:“胆小鬼。”

……

许稚仰头,被迫和孟约贴得更近了些,好像肌肤之间只隔了一层薄薄的毛衣,而毛絮又刺刺的,让人发痒。

她轻轻地呼吸,目光也轻轻地看着他,真的太近了,能看清他根根分明的睫毛和毫无瑕疵的肌肤。

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作为博士不仅没秃头还没黑眼圈……

忽然,又听见他笑:“那就满足你。”

啊?许稚猛地睁大眼睛,心跳更快。房间太安静了,他一定听到了。

许稚心慌地换了下站姿,却不知被脚下的什么绊倒,下一秒整个人就往孟约的方向扑了过去。

空气里都是孟约的味道。

她的唇贴在他脖颈处,似乎能感受到他正在跳跃的脉搏。

许稚慌得要命,心跳扑通扑通,好像随时都能跳出来。她倒在了孟约的怀里,还亲到了他的脖子。

她手心紧张得生出些潮意,下一秒手忙脚乱想要起身,没想到掌心打滑又摔到了他怀里,唇不偏不倚贴在了他喉结处。

男人温柔如海的气息越来越浓也越来越热。

留了一条缝的窗户,似乎有风吹了进来,吹起了窗帘一角,也吹乱了她的心。

他说:“许稚,你在亲我。”

乐音和Joss终于争论出结果,Joss站在孟约的房门口在敲门:“Yul,第一天带女孩回来就在房间里不出来。”

许稚连忙推开孟约站好。他看了她一眼,就将房门打开:“既然知道,那你还不识好歹?”

Joss被他理直气壮的不要脸惊到,目光立马扫向许稚:“Kylee要看电影吗?”

呃……其实恐怖片的话,她也很不喜欢。

但是……

“好啊。”独自在狭小空间面对孟约真的是太困难了,她怕自己心跳过速而死。

于是他们四个人依次坐在沙发上开始看电影。

是个日本鬼片,很经典,她堂姐许楚瑜曾经拉着她看过,当时她全程都低头看书,连音效都不肯听。而许楚瑜看完后,留下了心理阴影,从此以后晚上都不敢关灯睡。

许稚握着水杯努力分散注意力,忽然放在旁边的手机振动了下,是刚刚重新加了微信的孟约。还是那个她偷偷搜过看过无数次却又不敢加的号码。她曾经让他错失了高考,她怎么敢再去打扰他?

许稚抬头看了孟约一眼,只见他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在看电影。她疑惑地点开——

【Yul:怕不怕?】

【Yul:怕的话就回房间睡……】

许稚心一跳,抬头又看了过去。这次,他像早就在等她一样,眸子里都是笑意。

她捏了下手机,忽然觉得孟约好像哪里变了,变得有些坏。

唔……她喜欢的那种坏。

后来在Joss大惊小怪下,电影看到一半就看不下去。三个学霸的话题绕到了各自最新的课题上,后来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又转到许稚身上。听说她近期要期中考,纷纷很热心地要给她复习功课。

于是……

匹兹堡初雪的夜晚……

满屋的暖气,四个人在客厅埋头苦读。

许稚苦兮兮,总觉得这发展有点不太对。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洗好澡拘谨地坐在床上,被孟约猛地拉到怀里。

“睡不着?”

“嗯。”

孟约将手收紧,下巴抵在她额头上:“我也睡不着。”

许稚静静地听着。

“梦都没有梦到过,”他声音喑哑,“更像梦了。”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