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少帅夫人不准逃小说林恩恩叶韶礼目录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14

少帅夫人不准逃小说林恩恩叶韶礼目录阅读

她呆呆地望着男人离去的方向,扯了扯嘴唇,苦笑。

她只是猜测,没想到还真的恨她。

不过也是,哥哥出事叶韶礼不帮忙,她觉得他不顾林叶两家情谊都够讨厌他好久了,更何况叶沉伶是在哥哥触手可及的帮助下,故去的……想想就恨得牙痒痒吧。

手里的怀表拿了出来,她怔怔的看着,手指细细的摩挲上面的细纹。

也许,找哥哥的事情还是得靠她自己……

会客厅。

叶韶礼拿起电话,“父亲。”

电话那头,身为总司的叶丙源声音洪亮。

“儿子,今天是你结婚的大喜的日子,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吧?”

叶韶礼眸色微敛,“都好,父亲一切可好?”

“好好好,一切都好。”叶丙源听到儿子关心自己,声音中透着几分欣喜,“你小子终于开窍,肯结婚娶媳妇了。父亲高兴,快点给我们生个大胖孙子,让我也享受享受天伦之乐。”

叶韶礼声音保持冷静,耳根子却忍不住泛红,“刚结婚,没那么快。”

“也是,不急不急。”叶丙源爽朗大笑。

叶韶礼沉默了会,问:“父亲是不是很忙?”

叶丙源收敛笑声,“确实军务繁忙,这边战事不断,脱不开身,部分铁路被毁,交通阻塞,物资运输困难,正在抢修铁路。我儿娶妻这么大的事都脱不开身,我这当爹的实在惭愧。”

叶韶礼低声回应:“比不上民生大计,父亲不用惭愧。”

“我儿很能干,家里有我儿子在,我放心。”叶丙源欣慰有如此优秀的儿子,“最近局里情况怎么样?有什么困难么?城中可还稳定?”

“局内一切正常,偶尔有蛮军作乱,都已妥善处理。”

“那就好。”叶丙源忽然语气变得深沉严肃,“儿子,作为襄城的督军,一定要尽职尽责做好自己的工作,对于作乱的蛮军,必须严惩不贷,不要辜负上面对你的信任。希望我儿谨记。父亲这边还有事,就不与你闲聊了。我儿保重。”

“父亲保重。”叶韶礼挂断电话,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他的眸子幽深,面容冷俊。

……

叶韶礼正欲回房间,身后传来段宸的戏谑的声音:“恭喜少帅,终于抱得美人归!”

叶韶礼转身,见段宸冲他嬉笑,冷冷地道:“你来看我笑话?”

“这你可冤枉我了,”段宸委屈巴巴的说着,脸上却乐乐呵呵,“我恨不得你赶紧与她生个孩子,笑话你作甚?”

叶韶礼忽然敛眸,“今天的事,你也有份?”

他就知道,没人帮忙林恩恩一个人成不了事,他怀疑过乔夕,乔府内的事她肯定配合了,却没想到段宸也参与了。

“不愧是少帅大人,聪明!我帮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感谢我?汽车洋房就不必了,你新弄那瓶西洋红酒,我可是觊觎多时了。”段宸不客气的讨赏。

“你还敢向我要人情?”叶韶礼抬腿朝他踹去,“我还没找你算账。”

段宸也不生气,轻轻一闪,躲过,“你小子是不知好歹。”

叶韶礼斜睨了他一眼,“你这是在害我。”

“你个没良心的,”段宸用手指着他道:“你敢说你不喜欢林恩恩?”

叶韶礼眼眸低垂,沉默不语。

段宸见他不说话,当是默认。

“你那点心思,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你喜欢林恩恩多年,只是碍于叶伯母的压力,一直压抑自己,从不表露。我是你兄弟,不想你悔恨终生便私下替你做了决定。要不是怕你这闷葫芦直接闷死,这么漂亮的姑娘落得到你的手里么?”

叶韶礼面色寡淡,“你会让我成为罪人。”

他在林恩恩面前本来就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平日里见到她,他都极力克制。现在倒好,段宸直接把人送到他怀里,万一他没克制住……

这样又怎么对得起伶儿。

段宸知道他在想什么,长叹口气:“伶妹妹如果泉下有知,恐怕也会像我和你奶奶一样,希望你能与自己喜欢的人结婚。”

“可是叶韶礼,你要明白这事林恩恩并不知情,林枭的过错又怎么能强加在她身上?何况林恩恩因为这事,平日里挨了你多少骂,被你扎多少次心,你自己心里没数?”

叶韶礼黑眸幽深,他已经做好了断了爱情的念想,林恩恩却给他来这一出……让人防不胜防,他甚至茫然错愕到无法理智思考,基本都是下意识说话以及做事。

而段宸这番话落下来,他敛了眸色,“母亲不会善待她。”

段宸忽然笑道:“这个你不必担心,日子久了就接受了。再说,将来抱了孙子,哪还会记得今日的不快?”

叶韶礼不语。

段宸见叶韶礼没说话,问道:“你后背的伤怎么样?听雅祺说,叶伯母下手够狠的。”

“我没那么娇气。”

段宸煞有介事的刺激他,“你这皮糙肉厚的倒是没事,人家姑娘细皮嫩肉的受得了这个?”

叶韶礼横了他一眼,转身上楼,又突然顿住,看向段宸,“酒归你了。”

段宸挑了挑眉,唇角的笑意加深,“这还差不多,谢了。”

臭小子,还嘴硬,说两句就火急火燎的看媳妇去了。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把这对冤家撮合到一起了,接下来……

……

叶韶礼回到房中,发现人去屋空。

他翻找个个房间,“林恩恩……”

叶雅祺听到叶韶礼的声音,走出房间叫住他,“哥哥,刚刚嫂子向我借了衣服,回林府了。”

男人的转头看叶雅祺,眉头微皱,她还伤着那么大雨回去做什么,“她有没有说什么?”

“嫂子什么也没说,只是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叶雅祺盯着叶韶礼,欲言又止,“哥哥……”

叶韶礼看她,“有话直说。”

“今日这事闹得太大了,毕竟林枭已死,目前我们也无法向她证实事情真相。虽然我们叶家没有欺辱林枭的意思,但林枭到底是嫂子的哥哥,忽然听说她哥哥变成了那样冷漠至极的人……嫂子一时之间怕是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

这是叶雅祺的思虑。

何况这事说到底不是林枭做的,虽然林枭明知是他们叶家人,还枉顾情义见死不救,面上是绝对说不过去的,所以母亲也没找林家的麻烦,只是不想再跟林家有牵扯罢了。

而林恩恩也无辜,可她阴差阳错嫁进了叶家……这后事如何处理,只能是哥哥自己做决定了。

叶韶礼面色平淡地问:“你的意思是?”

“让嫂子回林家冷静一下吧。”叶雅祺凝视着叶韶礼,温柔的道:“母亲如今也在气头上,等大家都冷静下来,再把嫂子接回来。哥哥觉得可好?”

叶韶礼站在窗前,良久才嗯了一声。

叶雅祺见他面色寡淡,不由抿了抿唇,“哥哥,嫂子这事,你想好怎么处理了吗?”是要在一起,还是……

叶韶礼瞬间沉默……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