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小说少帅夫人不准逃完结版林恩恩叶韶礼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14

小说少帅夫人不准逃完结版林恩恩叶韶礼小说阅读

开门进来的女护士见她行为诡异,大声喊道:“你在干什么?”

乔夕吓了一跳,立刻松手,她稳了稳情绪,站直了身,转身微笑着对护士说:“没干什么,她是我的朋友,我来看看她。”

护士盯着她看了看,然后走到林恩恩的病床前,调了调输液管,又瞅瞅检测仪,站在床前观察林恩恩的情况。

乔夕见护士没有要走的意思,便笑道:“现在是要做什么检查么,我能不能帮上忙?”

护士抬眼看看她,“没有检查,刚刚有位先生雇我照顾这位病人,所以我会一直呆在这里。”

乔夕眸色一深,手指微微摩挲了下,“原来是这样,”她又笑,“我去买点水果吃,她可爱吃水果了。”

护士瞥了一眼乔夕,皱了皱眉,却没说什么。

……

乔夕走出病房,回头看了眼病房中的林恩恩,紧紧地抿着嘴唇,离开。

她走到医院的电话室,拨通乔府的电话。

电话那头响起乔父的声音:“夕儿,给我打电话,是不是事情办妥了?”

乔夕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父亲,我闯祸了。因为叶韶礼一直拒绝我,跟林恩恩又形影不离,所以我走了极端,借训练的机会想除掉林恩恩,但没想到她没死,只是昏迷不醒躺在医院,叶韶礼雇人一刻不离的看护,我骑虎难下。父亲,只有您能帮我。”

电话那头的乔父早已暴跳如雷。

“废物东西!谁让你去害那林恩恩的!这点事都做不好,你还有脸让我救你,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担,我管不了!”

乔夕平静如初,“如果您不帮我,等事情败露,我便说是父亲您指使我做的,我身为您的子女,理应孝顺,您说什么,我都应该顺从的去做。”

电话里的乔父已经气炸了,“你敢威胁我?我是你爹!”

乔夕的手攥的极紧,声音却无比的冷静,“正是因为您是我的父亲,所以您和我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如果我出事,对父亲您也没什么好处吧?”

乔父那边破口大骂了许久,说乔夕翅膀硬了懂的害人了,之类的言语不断的涌入乔夕的耳朵里,乔夕全程面无表情。

最终,乔父道:“我帮你想办法,但还需要你配合。我问你,还有没有人知道这事?”

“有一个护士知道,但她也昏迷了。”

电话里再次传来乔父的声音,“林恩恩你就别碰了,她现在是少帅夫人,身份高贵,要真出事,林家那老匹夫必定不会善罢甘休,但那个护士……只要她永远醒不来,林恩恩就没有了证人,只要你不承认,不管林恩恩说的天花乱坠,他们也奈何不了你。剩下的,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我知道了,多谢父亲。”

乔夕放下电话,面色平静,黑漆漆的瞳孔里,却透出逼人的阴鸷和杀气。

医院骨科处。

林雪兰昏迷不醒,医生给她检查了身体状况。

段宸问道:“医生,她的伤势要紧么?”

医生收起听诊器,看了一眼段宸,“还好,身上和脸上都是擦伤,只是腿部肌肉挫伤,休养半个月就会好的。”

段宸点头,“谢谢。”

“有情况随时叫我。”

医生走后,段宸守在病床边,静静地凝视着林雪兰清秀柔和的脸。

她的手指动了动,但是,正在抬头看点滴瓶的段宸并没有注意到。

大约过了十分钟。

一名年轻的女护士敲门进来,礼貌的说:“先生,我是来给病人换药的。”

他让道,“她今天需要挂几瓶药?”

“今天晚上挂三瓶。”小护士礼貌的回答。

看着小护士笨手笨脚的摆弄吊瓶,段宸打趣道:“你不会是第一次给病人换药吧?你有没有核对,药会不会也拿错了?”

小护士的脸羞得通红,拿起药瓶看了看说:“先生真会开玩笑。不会错的。”

说着,她踮着脚去摘架子上的吊瓶。

段宸见她摘得费劲,直接帮她把药瓶摘下来,他等护士把药管插好,又帮她把药瓶挂上。

小护士扭捏的红着脸说:“谢谢先生。”

躺在床上的林雪兰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眼便瞧见段宸和小护士站在一起暧昧的样子。

她苍白的脸又更白了些,段宸,到底是改不了沾花惹草的毛病。

护士先瞧见林雪兰清醒,忙道:“林雪兰是吧,我马上帮你换药。”

“哎呦,雪兰,你可醒了,”段宸赶忙低头瞧着林雪兰,关心的问:“你觉得怎样?”

林雪兰盯着段宸,“我还好,少夫人找到了么?她怎么样了?”

“她的情况不太好,因为失血过多,还在昏迷,不过陈医生说她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闻言,林雪兰的眼睛有些湿润,“少夫人那么好的人,希望她快点好起来……”

段宸若有所思的说:“是啊,要不是她留下血迹,恐怕我们没那么快找到你。”

树林里都是草都是树,极容易迷失方向,好在叶韶礼果断,马上安排人去查,也亏林恩恩聪明,留了这么明显的标记,不然不会这么顺利。

瞧着林雪兰一脸的擦伤,段宸白皙的手指在额头上划了划,问道:“我一直不明白,你一向沉稳,林恩恩也不是笨人,怎么会都会掉到山崖下呢?”

见段宸问起此事,林雪兰猛地坐起身,“我一直觉得乔……”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端着药盘往外走,突然崴了脚摔在地上的小护士打断了,“嘶……疼死我了,先生,我走不了了,您能扶我回去么?”

段宸望了她一眼,又转头看林雪兰,见她没说话,便道:“我送她出去,马上回来,我们再聊可以吗?”

林雪兰稍微激动的情绪一下收敛了不少,看了眼那护士,沉默了。

段宸见她默不作声,不由得挠挠头,护士又喊了一声脚疼,求帮助,他才赶忙过去,扶着护士往外走。

等房门关上了,林雪兰抿着唇,垂下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她抬头望去,只见两个戴着口罩的医生进来,迅速地拔掉了她手上的针头,林雪兰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已经拿毛巾将她的嘴堵上,架着她往外走。

林雪兰奋力挣扎,但一个受伤的人怎么可能对付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

她被强行带到了一个光线昏暗的地方,一眼便看见黑暗的角落里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面容娇美,温婉贤淑,笑的怡然自得。

“唔——”林雪兰怒视着她,她挣扎着,想要摆脱那两个“医生”的束缚。

乔夕朝她走过来,微笑着说:“林护士,你的伤还好吗?”

“唔——唔——”林雪兰瞪着眼睛盯着乔夕,鼻息深重。

“你猜的没错,林恩恩是我打晕的,”乔夕看着她,“本来这件事与你没关系,是你命不好,撞上了,我只能委屈你了。如果你识相点,今后有人问起,你当什么也不知道,我便放过你,而且会给你一笔钱,让你享受荣华富贵。”

“唔!”林雪兰摇着头,不停的喊:“唔唔——”

乔夕定定地瞧着林雪兰,也不恼,“你确定要跟我作对?”

林雪兰凶狠的瞪着她。

乔夕唇边的笑敛起来,拿出两卷银元,递给两名“医生”,对他们说:“这些是你们的赏钱,把她卖到远一点的妓院,卖她的钱也归你们了。”

两个“医生”揣起银元,死死的摁住不断挣扎的林雪兰,高兴的答应道:“谢谢小姐,乔老爷说了,一切听从小姐吩咐。”

“唔唔唔——”林雪兰拼命地挣扎。

乔夕瞧着林雪兰不屈服的样子,用手扳着她的下巴。

她的声音依旧温柔,说出的话却如冰窖般冷绝。

“你给我记住,能给你留条活路,我已是开恩,如果你以后乱说话……我会杀掉你的。”

她松开林雪兰,吩咐道:“事不宜迟,马上把她送走。”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