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小说贵女穿越了完结版华浅仲溪午仲夜阑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18

小说贵女穿越了完结版华浅仲溪午仲夜阑小说阅读

这一刻我突然有点理解仲夜阑的心情了,就是那种偏偏被自己不喜欢的人救了……心里真是一言难尽。

仲溪午松了手我才抬起头,他仍是一派温和淡定,只是嘴唇似乎白了几分。

与此同时我,还看到他的右肩头正在……冒烟。

这醒酒汤这么烫的吗?

高公公匆忙走了过来,抖着嘴唇说:“皇…皇上……”

仲溪午面色未变,看向一旁失魂落魄的华美人,她似乎连求饶都忘了,身边的丫鬟倒是机灵,不住的磕头

若说之前她还有一分的翻身机会,现在恐怕就是完全落入死局了,想害我却误伤了龙体。

“皇上,你竟…竟会……”华美人仿佛大梦初醒一般,难以置信却又带上几分讽意开口。

仲溪午眉头一皱,对身边的高公公说:“高禹,赶紧把她们两个带下去关起来,嘴堵严实了。”

于是其他小太监一窝蜂的冲过去,连拉带拽的把华美人和她的丫鬟带走,华美人似乎有话要说,嘴却被死死捂着,只是满眼愤恨的看着我。

这副场景让我不由生出了几分悲凉之意,这后宫真是不容易,生死全在皇帝的一念之间。

片刻后,假山处就只剩我,仲溪午以及高公公和千芷四人。

仲溪午半边身子都被打湿,高公公像是找回了理智开口:“皇上不如先就近找个宫殿,老奴赶紧去寻件新衣衫。”

仲溪午点头应下,高公公就匆匆离开,他也知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自己亲自去了。

仲溪午也转身走了,刚走几步就回头对我说:“还不跟上?”

虽然有点不情愿,但人家好歹也是为护我才落得这么狼狈,我也就不好推脱,乖乖跟了过去。

找了一处无人的宫殿,仲溪午便推门进去了,我刚迈过去一只脚,就听到仲溪午开口:“让你的丫鬟在外面守着,等下高公公过来直接引路。”

我的另一只脚悬在半空中。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越想越不合适。

我就把脚缩回来开口:“那我也不进去了吧,这样与礼不合。”

仲溪午并未有其他反应,只是笑眯眯的说:“你我不言,会有谁知道。或者是你想让别人知道,我因为你落了现在的模样?”

这人真是过分,我们两个身份敏感,旁人若得知此事,对我们二人都不利。

正在权衡之时,突然仲溪午朝我抛过来一个小东西,我下意识接着,是一个小瓷瓶。

“这是什么?”

“药膏。”仲溪午开口,“因你受的伤,你来帮我涂药,我够不到后背。”

……这还真是给我找了个没办法拒绝的理由。

磨磨蹭蹭抬步迈了进去,一抬头吓了我一跳:“你在干什么。”

刚解开腰带的仲溪午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脱衣服呀。”

“你你…你…”结巴了半天,我也说不出来你穿着衣服上药这种话。

我最终还是忍不住低着头开口:“要不我让千芷进来给你上药?”

听到脱衣服的声音一顿,然后仲溪午说道:“你以为龙体是谁都能看的吗?”

我……你以为谁都稀罕看你?

“那等高公公回来给你上药吧?”我还是垂死挣扎道。

仲溪午的声音依然显得漫不经心:“你是想让我疼晕过去吗?”

“哪有那么夸张……”我忍不住抬头反驳,缺不由得一愣,说不出来话来。

只见他上衣已经褪到腰际,背对着我,两个巴掌大小的红色的痕迹在整个后背颇为显眼。

忍不住上前一步,才发现那片红色的皮肤是被烫出来的痕迹,因为我看到上面……起着指甲盖大小的七八个水泡。

竟然真的这么严重?

“华美人用的是什么瓷器?”我忍不住开口问。

仲溪午侧过头,目露不解:“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保温效果怎么这么好?”我下意识的嘀咕。

方才看华美人的丫鬟端了半天,没想到还这么烫,肯定是仲溪太细皮嫩肉了,经不起烫。

看到仲溪午明显无奈的半张脸,我才反应过来刚才说了什么,不等我开口掩饰,他又说:“你是不是又觉得我太娇贵了?”

这皇室的人都会读心术吗?

仲溪午动了动似乎想转过身来面对我说话,我赶紧上前几步按住他肩头:“皇上别动,我现在给你上药。”

大哥,你可是没穿上衣啊,背面我已经很尴尬了,你还想转过来吗?

不过我是在现代社会生活过的,所以这种看着暧昧无比的场景,我还能勉强接受。只是他仲溪午可是一个古人啊,这种封建制度下,他是怎么想的?在自己皇嫂面前裸着上身。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长嫂如母?

心里胡思乱想,手上却不敢懈怠,拔掉小瓷瓶的塞子,我沾了一些到指尖。

感觉此时气氛似乎有点尴尬,我就没话找话说:“皇上怎会随身带着烫伤药膏?”

“这不是烫伤药膏,是镇痛的,先凑合着用。”仲溪午身子未动,回我道。

我皱了皱眉,这随身带着镇痛的药膏也不太合常理吧。

“皇宫之事瞬息万变,所以有时候还需防患于未然。”

仲溪午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主动回答了我心里的疑问,不过他为什么给我摆出这种推心置腹的模样,真把我当自己人了吗?

手脚麻利的给他背后烫伤处涂上了药膏,我退后几步开口:“皇上请更衣吧。”

半天没有回应,我忍不住抬头看了一下,正好看到仲溪午侧着头好笑的看着我,他说:“我的衣服高禹还没有拿过去。”

“那我就去外面等高公公吧。”我迫不及待的想出去。

“华浅。”仲溪午声音响起,我认命的停下脚步,就知道不会这么容易放我离开。

“方才在假山后面,你口口声声说的…牧遥是什么意思?”

“牧遥太过出色,所以伍朔漠也心怀不轨,我好心提醒皇上罢了。”我又开始栽赃起来。

仲溪午目光跳了跳,沉吟片刻开口:“你为何……怎么知道的?”

我没留意他的语病,迎上他的目光,开口:“因为爱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皇上看我和牧遥的目光可是截然不同,我是女子自然心细。”

说完之后我暗自检讨,我现在是挑拨这几个男人早日为牧遥开战吗?

看向仲溪午,他头转了回去,看不到表情,只是片刻后他又转过身来……吓得我也赶紧转身,非礼勿视啊。

听他的声音带着满满的笑意:“我看她的眼神,当然和你不同。”

我谢谢你再次告诉我这个事实。

心里腹诽着,正好听到高公公的声音传过来:“皇上可在里面?”

“在这里在这里。”我赶忙回答,正欲借此脱身,心里想了想又停下来,背对着仲溪午开口,“方才多谢皇上相救,华美人一事就算是我送给皇上的回礼,这样皇上日后也不必多疑华府的不臣之心了,一个心怀不轨的人总不至于自己堵上自己的后路。”

说完后,我就径直走向门口,刚开了一条缝隙,斜插进来一条线条分明的手臂把门按了回去。

吓得我不由得一抖,这人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啊。

声音从耳后传过来:“究竟要我说几次,你才会相信我不会再揣测你?”

“我不是不相信……”我无奈的转过头想回答,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精廋匀称的胸膛。

裸的!!!

这个皇帝是暴露狂吗?惊慌之下我快速把头转回来,然而速度太快没控制住,我“砰”的一下一头撞到了门上。

按在门上的那条手臂放下了,然后我就听到了毫不掩饰的嘲笑声,笑得我的脸热一阵冷一阵的。

干脆眼一闭心一横,直接拉开门快速向外走去,千芷小跑跟在我身后,高公公则是一脸茫然的拿着托盘站在门口。"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