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魔安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19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魔安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霍廷琛没有开灯。

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洒进来,落在柔软的欧式大床上。

床上是一个突起的被团儿,正随着呼吸的频率轻轻地起伏着。

霍廷琛盯着眼前的被团儿。

陈家明跟他说顾栀下午出去的时候看到他母亲和赵小姐了,又说顾小姐看到那两人的后的表现有些反常,霍先生已经一个多月没见顾小姐了,要不要什么时候抽个空去见见。

霍廷琛听到顾栀碰到了他妈和赵含茜之后眉头拧得死紧,随即打了个电话给顾栀,没想到他等了好几分钟电话一直没人接,之后他对着那部没打通的电话左思右想,干脆自己开车过来了。

现在看来这里是有人的,之所以电话不通,霍廷琛能想到的,只有是顾栀因为下午看到了赵含茜在跟他使小性子而已。

霍廷琛想到是在使小性子时,不由地勾唇笑了笑。

这三年里脾气愈发见涨,已经敢跟他使小性子了。

不过顾栀也从来不是胆小的女人,霍廷琛还记得三年前,百乐汇里,年岁不大却浓妆艳抹的顾栀,冲过来抱住自己手臂求他收了她的样子,在霍少爷身边蠢蠢欲动的女人不少,但是敢像这样直接冲过来的还是头一个,他那时饶有兴趣地盯着顾栀化得红红绿绿的脸,最后竟然鬼使神差地收下了顾栀,还一收就是三年。

那晚霍家少爷收了一个冲上来抱住他手臂的女人的消息传出后,之后好一段时间总是会有女人冲出来,抱胳膊抱腿要跟在霍先生身边,只是那些女人有的还没靠近便被保镖给拉走,甚至没有在霍廷琛那里得到一个眼神。

这种事情,第一个做的是新鲜是勇气,第二个三个人去效仿,那边是东施效颦没意思了。

事实证明霍廷琛认为自己当时做的那个决定还不错,他很少做会令自己后悔的决定,顾栀漂亮,风情,大胆,表现出来的小情小意让他十分受用,的确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姨太太人选。霍廷琛很少去想自己将来的霍太太是什么样子,但是他一直很笃定,自己的未来,顾栀一定会跟在身边。

霍廷琛身体微微前倾,膝盖抵在床上。

顾栀睡得迷迷糊糊,睡梦中突然感觉自己身边的床往下塌了部分,她呓语着翻身,眼睛眯开一条缝。

当她看到那个黑影时先是吓了一跳,之后便闻到男人熟悉的气息。

顾栀没想到这尊大佛怎么半夜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来了,连提前通知一下都没有,震惊之余忙爬起来,吞了口口水:“霍先生。”

霍廷琛淡淡“嗯”了一声,指腹在她脸颊上摸了摸,然后指尖顺着脖颈一路滑下,最后轻轻挑开她真丝睡袍的蝴蝶结。

顾栀来不及细想,条件反射般的圈住他脖子,送上自己的唇。

一室阿晋不允许发生却偏偏发生了一晚的旖旎。

顾栀事后懒懒地想,早知道他要来,就把下午新买的**穿上好了,可惜了。

翌日,天光大亮。

霍廷琛要去上班,顾栀站在给他面前,在给他扣衬衫的扣子。

顾栀觉得昨晚她表现的还不错,霍廷琛现在看起来心情挺好。看来之前是自己多虑了,自己在霍廷琛这里还是没有完全失宠的,自己霍少爷姨太太的位置已经胜利在望,眼看着就要够到了。

想到这里,顾栀的心情也跟着轻松不少,扣子扣到最后一颗,顾栀又拿起霍廷琛的领带,一边给他系领带,一边软着嗓子撒娇:“霍先生,下次什么时候来呀?”

她从她娘那里继承了一把好嗓子,不仅唱起曲儿来好听,撒起娇来更是能让人酥了骨头。

霍廷琛听到顾栀的撒娇,顿了一下。

他挑了挑眉,居高临下地看胸前正给他打领带的女人。

顾栀见霍廷琛没反应,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用嗲里嗲气的嗓音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她这话难道有什么问题吗?没什么问题吧,这难道不是外室常用术语吗?跟他撒撒娇问他下次什么时候来,不正证明她有多么在乎他,日思夜想地盼着他,想要在他面前争争宠巩固一下地位,让他过几天结婚的时候别忘了把她也纳进去吗?

而且这同样的话顾栀以前也说过,也跟现在这个场景差不多,霍廷琛兴致好的话甚至还会压着她把昨晚的事再来一次,上班迟到也无所谓,反正他是老板。

顾栀打领带的动作变得有些僵硬,不知道哪一个环节出了错。

她不知道提起裤子就翻脸的男人联想到的是昨晚那一通打不通的电话。

霍廷琛眯了眯眼。

如果是以前顾栀事后这样跟他撒撒娇,他一般是十分受用的,只是现在,霍廷琛心里有了别的盘算。

他现在要正式把她放到自己姨太太的位置上来看。

顾栀确实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昨晚敢使小性子不接他的电话,今早他人还在这里,就迫不及待盘算他下一次的日子。

虽说想要多见见他也不是什么坏事,但是仗着自己对她的宠越而来越得寸进尺,这是霍廷琛不愿意看到的了。

适度的撒娇可以,但是顾栀好像不知道,她没有不接他电话的资格,同样的,她也没有在另一个可能是霍家未来少夫人的小姐出现后,跟他耍小性子的资格。

现在便敢这样,以后进了霍家,他怕是要看到一个恃宠生娇的姨太太。

霍廷琛对自己身边的所有人都有明确的认知定位,比如说正牌的霍太太,应该端庄持重,而姨太太,再受宠也只是姨太太,则决计不能恃宠生娇。

霍廷琛眼神凛了下来。

他周身气场一凛,晨起后的温馨和暧昧便荡然无存。

顾栀自然也感受到了突然压抑下来的空气,霍廷琛气场极强,她打领带的手不知不觉开始微微发抖。

可是她现在连自己做错了什么,有哪里惹到了霍廷琛都不知道!

才刚觉得昨晚两人温存的不错,自己没有失宠,姨太太的位置近在眼前,霍廷琛突如其来的冷漠,又让她慌了手脚。

顾栀颤巍巍地给霍廷琛打好领带,拿起他挂着的西服外套想给他穿,霍廷琛却从她手里接过外套,自己穿上了。

霍廷琛望着眼前空着双手,一脸窘迫不知所措的顾栀。

他决定先冷她几天,让她好好反省一下自己,霍廷琛的姨太太,不能做出恃宠生娇的事。

“暂时不会来了。”霍廷琛优雅扣着自己的衬衫袖口,答了顾栀刚才的问题。

他转身,去了餐厅吃早餐,留了在原地呆的像只小木鸡一样的顾栀。

霍廷琛一直到吃完早餐顾栀也没过来,他微微敛了敛眉,倒也没再说什么,然后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准备去上班。

他刚一走到门口玄关处,身后就响起吧嗒吧嗒的拖鞋声。

紧接着,男人精瘦的腰便被两条细白的手臂圈住。

顾栀从后抱住霍廷琛,脸颊贴在他背上,声如蚊呐地挽留:“霍先生。”

霍廷琛转身。

顾栀起床后只顾着给他穿衣服,自己还没换,身上还是一件淡粉色的真丝睡袍。

顾栀见他转身,拉松了浴袍带子。

她刚才去换上了昨天逛街买的外国内衣还有**,都是霍廷琛喜欢的。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霍廷琛,也不知道霍廷琛到底对自己有什么不满意,只知道霍廷琛那句“暂时不会来了”打乱了她所有的思绪,她只知道男人最会虚情假意,口中说的暂时不回来了,可能就是永远也不会见你了的意思。

自己姨太太的位置眼见的就要到手了不能再飞走,她不能让他今天就这么走了,她必须现在趁他没走就抓住他,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让他知道她也是好的,留她在身边他不会错的。

而讨好霍廷琛的方式,顾栀能想到的,只有身体。

霍廷琛看着顾栀。

她身上昨夜暧昧的痕迹甚至还没退。

他承认自己的气血加快了一瞬,只是随即又被他压制住,霍廷琛做出的决定不会改变,他要冷她几天就冷她几天,如果现在被她用这一哄就又好了,她只会越来越乐此不疲。

思及此,霍廷琛转身离开,关上了门。

关门后,他在想霍氏洋行里来了几颗南非的粉钻,下次带顾栀去挑,挑完之后再带她去看还没正式上映的新电影,他发句话就能要来新电影的胶卷。

她想要什么下次他都会给她。

另一边,门关上的那一瞬,顾栀感觉自己整个人仿佛坠入了冰窖,彻骨的寒。

暂时不会来,鬼知道那个暂时,是不是一直到下辈子。

她从来没有这么慌过。

慌霍廷琛突然冷淡的态度,慌她无济于事的挽留,慌是否以后就这样了,霍廷琛不喜欢她了,厌倦她了,他是要跟那个小姐结婚了,可是她要到手的姨太太位置却飞了。

既然已经不喜欢了,昨晚还那么用力做什么?当她是工具,不会难受不会痛的吗!

他娘的**!要不是因为你有俩臭钱谁稀得理你!

顾栀揉了一把湿润的眼眶,进浴室,恨恨地要洗掉所有霍廷琛留下的痕迹。

顾栀把自己身上原本**的皮肤都搓红了,再一次从浴室里出来,整个人清醒了不少,理智重新回到脑海。

她挑了衣橱里一件最贵的旗袍,卷了头发,化好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不像昨天跟霍廷琛母亲走在一起的那位大家小姐,娴静而高贵,镜中的自己,美得无可挑剔,甚至美到有些轻浮。

顾栀握紧了拳,咬牙。

她已经跟了霍廷琛三年了,三年的心血不能就这么白费,煮熟的鸭子不能飞,即使飞了,这这只鸭子也要先被她吃进去再说,霍廷琛姨太太这个位置,她势在必得。

她就不信霍廷琛这男人会冷漠无情到这种地步,临结婚的时候把她甩了。

她相信,只要自己再去跟霍廷琛说说好话,不管霍廷琛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先一股脑儿认了再说,并且保证以后不再犯,他还是会重新顾念着自己的。

一时的逞强和骨气哪有姨太太的位置重要,好不容易生活变好了不能又回到从前,让顾杨穿补丁衣服,被同学看不起。

顾栀重拾信心,拎着手袋出门。

她到霍氏大楼下等。

第一天,没有见到霍廷琛。

第二天,没有见到霍廷琛。

第三天……

顾栀看到那辆属于霍家的黑色奔驰汽车驶来,她满眼的欣喜,正想走上前,却发现从车上下来的,是个女人。

顾栀先是微微皱眉,然后瞳孔蓦地缩小。

是个女人,她见过那个女人。

跟霍夫人走在一起,霍廷琛的准未婚妻。

赵家明引着准未婚妻,踏进霍氏的大门。

顾栀只觉得胸口有千万根尖锐地小针扎着,刺得她喘不过气。

她踩着高跟鞋的脚下一浮,差点跌倒。

“小姐小心。”幸好身边有路人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顾栀道了声谢谢,看到扶她的人穿着霍氏员工的制服。

顾栀心里的那点好感荡然无存。

那人顺着顾栀的视线望去,发现她一直在看赵含茜,又见她打扮得不俗,说话时便也带了几分客气。

“您跟赵小姐认识吗?”

原来姓赵,顾栀摇了摇头,“不认识。”

她转身跑了。

顾栀在霍廷琛身边这几年,也认识了些人,积累了点人脉。

她托人帮她查一下那位赵小姐。

最后得到的结果比她想的还要厉害,就像当时她知道霍廷琛的背景一样。

赵小姐根本不是上海普通的富家千金,她家在南京,家里从政,父亲当了很大的官,跟霍廷琛一样,十几岁就被家里送去海外留洋,最近才从国外回来。

怪不得,出身差不多,娘家当外交官的霍夫人能这么喜欢这位赵小姐。

这位赵小姐在南京时就很有名,她思想行为西式,好穿洋装喝咖啡,是典型的新时代小姐。

顾栀一下子想明白了。恍然大悟。

这件事情可能根本不是霍廷琛一个人说了算!

亏她之前还盘算着进门之后要怎么讨好霍廷琛的太太,竟然都没有想过,万一人家根本都不让你进门呢?

顾栀记得顾杨跟她说过,外国人全都是一夫一妻,这是人家的法律,不能违背的,不像咱们,政府只是倡导一夫一妻,实际上有钱人纳姨太太的比比皆是。

普通的上海富家小姐可能会接受霍廷琛身边有个她,然而留洋回来,家境优渥,思想西式的赵小姐,怎么肯能接受自己的丈夫结婚后,纳姨太太。

霍廷琛对她越来越冷淡,可能就是因为有了这位未婚妻,未婚妻不让她进门,霍廷琛为了讨好这位高贵的未婚妻,便要把她甩掉。

顾栀回忆着那天自己在霍廷琛面前接近卑微的讨好,突然觉得很可笑。

只是她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哇的一声,哭的一点也不优雅不端庄持重,坐在地毯上嚎啕。

顾栀眼泪从眼角哗哗地淌。

自己姨太太的位置,可能是真的要泡汤了。

霍廷琛,她三年的青春都喂了狗。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