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完结]迟来的爱终成遗憾小说_温栩谢严全章节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20

[完结]迟来的爱终成遗憾小说_温栩谢严全章节阅读

谢严刚怀疑温栩,管家就端着账簿过来向他汇报,管家每月底都会把王府这个月的支出用度大概汇报一下,“王爷,这个月是年底春节,府里置办换新比较多,开销比上个月多了一千五百两,王妃今日支了二百两。”

“王妃支钱作甚?”

“温大人今日不是被放出来了吗,他来找王妃要钱,王妃自己掏了五百两,又从府上支了二百两给他。”管家说得详细,没发现谢严的脸色越来越黑,听到最后嘭地一声把茶杯拍在桌子上,茶杯碎裂开成几片,可见他得有多生气。

管家吓得哆嗦,以为他是生气王妃支走了二百两,忙解释说:“王爷,这二百两王妃说了是管她借的,她会还上的。”

“你给本王闭嘴。”

谢严怒气冲冲地踢开温栩的房门,管家拦都拦不住,温栩正在梦中,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吓醒。睡眼惺忪坐起来看见谢严站在床边,手里提着一把剑,谢严也不和她客气,先前说的以后好好对待她,此刻都成了屁话。

他长剑出鞘指着她,语气冰冷,“册子给我,否则休怪本王无情。”

这个册子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尤为重要。

温栩脑袋正糊涂,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册子,谢严却认为她这是在装糊涂,长剑毫不犹豫架在她的脖子上,“前段时间自由出入一直住在我房间的难道不是你?只有你有机会下手,今日你见了温正,不就是把册子交给他吗?温正就算被本王救出来也是对太子忠心耿耿,本王这是一直被你们戏耍啊。”

“臣妾不知道王爷所说的册子为何物,臣妾也没有偷过,今日见父亲,是给了他七百两安顿好他。”

“你救本王,难道不是为了你爹,拿到册子可以让你爹重获太子信任,以后封侯拜相平步青云。”他的理智被愤怒湮灭,他认定了是温栩拿的,只有她最有动机。

“臣妾没有,就算王爷不答应救我爹,我也会毫不犹豫扑上去,因为王爷是臣妾的夫君。拜过天地喝过合卺酒,是我这辈子都认定的人,是我愿意豁出性命都要保护的人,臣妾对王爷忠诚,绝无二心。”温栩冷静地说道。

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她不害怕,反倒把脖子靠近了剑刃几分,“如果王爷不信,请赐臣妾一死,以证清白。”

“你别以为本王不敢。”谢严轻拉长剑,闪着寒光的锋利剑刃紧贴着她的肌肤,瞬间被划出一道血痕。

一道迅疾的身形破窗而入,用剑鞘挡掉了他的剑,谢严本能地还击,待他看清是白河时,已经刺伤了他,“白河你这是做什么?”

白河低头看了一眼肩上的伤口,鲜血不断往外流,他却毫不在意,从怀里掏出册子,“王爷错怪王妃了,此事并非王妃所为,人我刚抓到了,是玉夫人的贴身侍女。”

他本不知道侍女偷的是册子,瞧见侍女鬼鬼祟祟,便擅自跟着,没来得及禀告,直到侍女和太子暗卫接头了,白河才出手抢回了册子。

谢严看着昔日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下属,目光第一次透露出来怀疑,他早已知晓白河的心思,为了温栩,他不是做不出来编造证据为她脱罪的事。但他还是抱着将信将疑的心思去查证了,这个侍女会武功,入府以来隐藏的极好,也怪他当初太过宠信云玉,让她从外面带人回来,没想到因此埋下祸患。

“把你知道的一五一十交代了,或许王爷还会留你一命。”白河拿开堵住她嘴的布。

侍女惊恐地求饶着,她本就是被钱财所收买,没想到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王爷饶命……饶命啊,奴婢是被逼的,太子威胁奴婢……给了钱财,我是被逼的……饶命啊。”

她哭喊着,惊慌之下已经语无伦次了,谢严不愿多听她狡辩,背叛他的人,他也自然不会留。谢严抬了抬手,白河反手将她一剑封喉,她睁着眼睛不甘心地倒下,吐着血沫的嘴里似乎还在求饶。

跟过来的温栩看到这一幕,吓得脸色煞白,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样不痒不痛地杀了。她现在才发现谢严身上藏着许多秘密,她隐约能猜到一些,但她不敢求证,有些事一旦摊开来讲,对谁都是致命祸端。

谢严把她拉到跟前,饶有趣味地看着受了惊吓的她,指着地上的尸体说:“害怕吗?背叛本王的下场就是这样,是她偷了本王的册子,本王错怪你了。”

温栩闭着眼睛不敢看,只能一直点头。谢严也不吓唬她了,将她横抱起来,她惊呼一声,毫无防备只能搂着他的脖子。白河目光黯淡了下去,默默处理尸体。

脖子受了点轻伤,这么晚了也不好请御医过来,谢严就自己给她上了点药。如此喜怒无常的他,温栩猜不透,终有一天,如果她不小心触碰到他的逆鳞,他会杀了自己吗?

她心里这么想着,嘴上也情不自禁说了出来,“你会不会有一天也要杀了我?”

谢严一怔,抬头迎上了她那受惊恐惧的目光,回想过往,她从什么时候开始看他不再是充满爱意,而是恐惧。

“今日是我冲动了。”他试图宽慰担惊受怕的温栩,轻柔地给她脖子抹药。

温栩抓住了他的手,身子往后一躲,“如果今日没抓到她,你是不是会杀了我。”

谢严不敢回答,或许会,或许不会,没有人能阻止他。但当他把剑放在她脖子上时,心里犹豫了,说到底是救过他的人,他下不去手,只是吓唬吓唬她,为了让她交出册子。

“王爷,你走吧,我累了。”温栩看他沉默,心中了然,心灰意冷将他赶出房间。她从未想过,就算谢严不喜欢自己,也绝不会随意要她的性命。

今日,她终于清醒了,对于错的人,真心从来都是一文不值,温栩第一次动了让谢严休妻的想法。

她去找谢严商量,本以为他会痛快答应,结果他很意外地不同意,“不行,太后不答应。”

“我会去和太后说。”

“你是太后千挑万选的王妃,太后不会同意,你也别白跑一趟了,我会好好补偿你的。”谢严觉得她是在生气,为了让她消气,让人送了许多奇珍异宝过去,她应该会喜笑颜开吧,他之前就是这么哄其他夫人的。

要让太后知道他这样对温栩,不得扒掉他的皮。当下他要让温栩消气,不知为何,她愿意和离放在之前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现在听来,第一反应竟是拒绝。

心烦意乱中,谢严很快想明白了一件事,但他不愿承认,他对这个王妃有了感情。谢严不断告诉自己,他是爱商若云的,肯定是温栩舍身为他挡剑,让他误把感动当成了爱意。

温栩心情烦闷在府上闲逛,她现在不敢踏出王府一步,上次的刺客让她至今想起来都心有余悸,王府都不安全,外面更是如此。

她走到院子里的凉亭坐了下来,一个略显熟悉的身形闯入眼帘,白河躺在树上抱剑闭眼歇息,他知道有人走了过来,以为是府上的小丫鬟,便没有理会。

白河的存在强了许多,这个对外称是侍卫的人,经常出现在府上。虽然待人冷漠,一脸杀气,但也能给人安全感,府上的人虽然怕他,但见了他都会毕恭毕敬喊一声,“白公子。”

“多谢白公子出手相救。”

听到她的声音,白河猛地睁眼,一激动差点从树上掉下来,他跳下来行礼,“王妃还是叫我白河吧。”

他多次出手相助,温栩对他印象深刻,“你是王爷的部下,你伤好了吗?你救了我,王爷没为难你吧?”

“多谢王妃关心,小伤并无大碍,王爷是一气之下才这么冲动。”白河余光瞟见她脖子上还未完全消退的红痕。

“你不用为他辩解。”温栩苦笑,“你有空吗,我想到府外面走走。”

他武功高强,带他出去应该没有危险,白河一时没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慌忙应答:“有空。”

谢严下朝回到府,太后赐了不少东西,他拿了一些想讨温栩开心,结果发现不在府中,管家屁颠屁颠跑过来,“王妃和白公子出府去了。”

他俩出去?谢严心中不满,瞒着他的事情还真不少,他放下东西,在王府门口候着,等得越久心情越急躁。晌午的时候才回来,谢严看温栩一见他就受惊的样子,也不好生气,谢严铁青的脸努力挤出微笑,在白河看来,觉得很瘆人。

果不其然,谢严这样笑的时候,准没好事。

他把温栩支使开来,“白河,你年纪也老大不小了,跟本王这么多年,也该成家了,看上哪家姑娘,本王替你做主,王妃也认识不少小姐……”

“属下不想成家。”白河慌忙说道。他不想和不喜欢的人成亲,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一辈子守着她、护着她。

“既然不想成家,那就把你的心思好好收着。”谢严敛了笑容,拍他的肩膀,小声说道。

白河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他原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原来王爷早已知道。

“她不是你能觊觎的人,就算本王不爱她,她也还是本王的王妃。”

“属下罪该万死。”白河抽出剑想要谢罪,谢严眼疾手快把剑推入剑鞘,“你是本王最得力的部下,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儿女情长不该成为你的牵绊。”

两人说话间,云玉过来了,谢严很多天没有去她那儿了,自她的侍女被发现是太子的人后,谢严对她产生了隔阂,愈发疏远。人是她当初要带回来的,就算她矢口否认自己不是太子的人,谢严也很难相信她们没有关系。

门外的云玉颇有今日见不到他就誓不罢休的架势,白河自觉退下了。

“王爷,您有很多天没来臣妾那里了。”云玉委屈地诉苦。

“本王最近忙,没有别的事了吗?”谢严找了一本书翻看着,头也不抬冷淡地回应着。

云玉扭着身子上前去,怀孕之人本要注意保暖,为了显露出好身材,她却穿得极少,不顾谢严的不满黏了上去,握着他翻书的手放在微凸的小腹上,“王爷,孩子都想您了,您看他长大了不少。”

谢严挣脱开手,不耐烦地轻推开她,“怀着孕不好好待着,整天跑来跑去做什么。”

“臣妾这不是想王爷吗?”虽然看出了他的不满,但云玉还是不甘心,她笑得妩媚,冰凉的手环上他的脖子时,冷得谢严一缩。

他丝毫不怜香惜玉把她拉了下来,“回你的院子里待着去。”

见他发怒了,云玉也不敢再有什么举动,低泣着披好衣服回去了。她现在不论做什么都会惹他烦心,她唯一的筹码就是孩子了,他的第一个孩子,只要利用好孩子,王爷一定会重新宠爱她的,云玉轻抚小腹,心中酝酿着。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