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隐忍的爱章节乔慕唐北尧免费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21

隐忍的爱章节乔慕唐北尧免费阅读

乔慕怔忪了片刻——

是啊,他们只在这里留一个晚上,加起来不过数十小时的时间……本来,是不用那么麻烦的!连帐篷也不用的!

他真的不必为她做这些。

乔慕想了想,推开车门,径直走了下去。

外面天色已黑,山里夜凉,太阳落下才不久,温度已降下不少,乔慕刚下车,那强烈的温差便让她止不住哆嗦了一下。

下一秒,一条薄毯盖上了她的肩膀。

“去帐篷里。”唐北尧蹙了蹙眉,将她又严严实实地裹了裹,往帐篷的方向带,“我让他们做点热的过来。”

野外不比家里,虽然食物都带着,但都不是热的。

几个保镖在旁边忙碌着,他们点了个篝火,支起了个小锅,正尝试着做一锅热汤。只是这一群都是男人,野外求生技能强大,碰到烧水煮汤这些小事,只剩焦头烂额——

远远的,乔慕似乎听到,他们正在讨论关于‘先放菜还是先等水开’的问题……而且,似乎还讨论得挺郑重严肃的!

乔慕止步,哑然失笑。

“还是我去做吧!”她把毯子拿下来,身体抖了抖,驱散了周身的寒意,“我就是刚下车的时候有点冷,马上就能适应。”

毯子没地方放……

乔慕想了想,索性又抖了抖毯子,垫脚把薄毯批在了他身上:“我过去了!”

说完,她便跑向了保镖那边。

………

乔慕过去,保镖们便自动把位置让了出来。

“我来吧!”乔慕接了他们手里的东西,“麻烦再给我找点柴火或者炭火。”

“乔小姐会做菜?”保镖面色意外。

“会一点,不过味道一般。”

“家里不是有厨师吗?您怎么练出来的啊?”大概是太过意外了,保镖忍不住又多问了一句。

乔慕也没什么架子,一边忙活一边回答他:“我也不是天天过那种日子啊……之前我一个人住,为了自己做饭省钱,就练出来了。”

在H市的时候,她没什么钱,当然样样都省,自己做饭能省一大笔花销。

“几个人吃啊?给我拿几个碗!”

保镖恭恭敬敬地递上一个碗:“我们都不用……唐少说晚上山里太冷,怕您感冒,所以给您准备点热的。”

乔慕一愣。

她抬头,果然看到其他人喝水的喝水,啃面包的啃面包……他们半点没有等饭的样子!或者说,他们更习惯于这样的风餐露宿,根本不用喝一碗热汤。

乔慕不由垂眸——

她其实也不用啊……

她并没有那么矫情的。

“乔小姐?”看她走神,保镖询问。

“嗯。”乔慕应了一声,抬头冲他微笑,“还有其他盛汤的东西吗?反正有很多,给大家分了吧!”她不想做全队的那个负担。

……

最后——

保镖们人手一份,尴尬地端着,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这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待遇!

莫名的,就更心甘情愿去卖命……

直到乔慕发话,众人才整齐地一饮而尽,像是喝践行酒一样,然后纷纷散开,去守夜巡逻,查看一切可能出现的追踪者……

乔慕直到他们走远了,才端起最后的两个碗,向帐篷走去。

一回头,她就看到了唐北尧。

他一直站在那里,距她五步之遥,那条毯子被他拿下来,平平整整地挂在手臂上,而他的目光深深,也不知道这样看了多久?

“喝吗?”乔慕抬起右手,自己则尝了口左手的,“好像有点咸。”

唐北尧走向她。

他没接,手掌却径直扣上了她的左手,拉过那碗她尝过的汤,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淡淡评价:“嗯,是有点。”

乔慕一愣,继而双颊发烫。

唐北尧,你故意的吧?

“那给你吧!”乔慕索性把左手那碗往他手里一送,然后转身去了另一侧,在那片空旷的山地上坐下,仰头看月亮。

山里空气好,天气也好。

天黑以后,坐在这里,仰头一望,便是漫天的星辰和皎洁的明月,好了城市的浮光和喧嚣,于是整个景致便变得纯粹起来……

身后有脚步声。

唐北尧走了过来,把毯子盖在她的肩上,然后挨着她在旁边坐下。

“这么看来,还真有点像露营了。”乔慕率先开了口,望着天边低喃,“……以前学校组织露营,我死也不肯去,以为特别恐怖。”

唐北尧静静地看了她一眼,只觉得欣慰又心疼——

欣慰的是,刚刚看到她和保镖说话,感觉她适应得很好,像是唐门的女主人;心疼的是,他未找到她的那四年,她过着怎样艰难的生活?

如果当初他没有那样对她……

“其实我也后悔过啊,那次学校组织去眉山露营,同学拍回来的照片特别好看!而且听说那里的人很好,像是世外桃源……”

也许是风景太过干净?也许是气氛太过美好?

乔慕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只觉得恍惚间回到了当年,她爱缠着他说话,而且话匣子打开了,就会说个没完——

“……我后悔死了!哪里知道去了这么好!学校只让我们带水壶和面包,我以为是去受苦的!”乔慕说到这里,才恍然回过神来。

她的手里,还端着汤,食材是他命人准备的。

她的肩上,还盖着毯子,是他披上的……

“唐北尧,其实我没那么矫情……”乔慕喃喃的声音低下来,“你不用对我这么好的。”

“以前的你可没那么多顾虑。”唐北尧失笑。

乔慕同样莞尔。

她脱口而出:“以前的你也没那么复杂啊!”

此话一出,两人皆是一静。

像是一场迷离的梦境,两人共同入梦,又共同苏醒,回到这伤痕累累的现实里——以前?都说了是以前了……怎么还能一样?

他们注定回不去。

而未来……谁也不确定。

“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去眉山露营。”隔了良久,唐北尧开口。

“不用了,那不一样!”乔慕摇了摇头,她看着这漆黑的夜,只觉得思想都变得混沌虚妄,忍不住去假设,“如果能回到过去的话,我一定会去一趟,看到世外桃源,我说不定会喜欢那里,然后缠着我爸爸搬去那里,也许……”

她停了下来,后面的话不用说,大家已是心知肚明——

她会展开一个全新的人生!

没有权谋、没有家庭的破碎、没有四年的颠沛流离……她可能像普通女孩子那样,刚毕业,或者刚考研,每天为了生活忙忙碌碌,平凡而充实着。

唐北尧蹙了眉。

有一种窒闷,萦绕在他的胸腔内,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她说她要说服乔正搬走?她要在他出现之前,便彻底退出他的生命……就这么想和他毫无瓜葛么?即使是不可能的事,也足以叫他窒息。

他把碗放在了一边的地上。

里面的汤早已凉了,而他在它彻底凉掉之前,便已没了食欲。

“乔慕,”唐北尧开口,嗓音低沉冷清,“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说完,他站起身,走开……

“恩,我知道。”乔慕回答,这句话,是对着空气说的。唐北尧已经走远,是听不见的。

乔慕终于垂眸,懊恼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她本来……

不是想说这个意思啊!

******

半夜,乔慕迷迷糊糊地醒来。

她躺在唐北尧怀里。

他没有睡觉,只是坐在帐篷里,身体充当了她的垫子,闭目养神。所以她稍一动,唐北尧便睁开眼睛:“怎么了?睡不惯?”

“有点。”她的腰硌得有点疼,她扶着腰坐起来,“我刚刚做了个梦,梦到我爸爸告诉我的事,不想睡了……”

梦境,有点血腥,也有点残暴。

唐北尧没搭话。

“我爸爸是卧底,你知道吗?”她可能睡迷糊了,突然就忘了他的底线,想把一切都告诉他,想解开某些她所认为的“误会”。

“……”唐北尧抿唇,一言不发。

“他当时在执行任务。”

“……”

“可是他的任务失败了,死了好多人。”

“……”

“你和我爸爸到底怎么啦?”她想说:爸爸是卧底警察,是个好人。

“乔慕。”唐北尧终于叫住她,“我说过了,不存在误会,只有恩怨。你说的这些,我统统不感兴趣,我只看结果。”

其他的,都是借口。

什么都无法作为原谅的理由。

“唐北尧,可是你让我……好为难。”她足足盯了他十秒,脑袋还未完全清醒,所以这种状态中,乔慕不由地说了心里话。

为难。

真的为难。

他们之间越来越近,却又越来越远……

唐北尧的目光一闪,看到她此刻的模样,竟然也有片刻的动摇,甚至试探性地询问:“那如果,我放了乔正……”

可是他的话没有说完。

“那是什么!”乔慕猛地看向某个方向,瞳孔惊恐地瞪大。

休息守夜的保镖也同时站起来。

唐北尧神色一凛,望向那个方向——

冲天的火光,从黑暗的森林中咆哮而出!

“轰!”

又是一声剧烈的爆炸。

“那是……监狱的方向吗?”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