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陈一朱雀隐龙殿龙主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4-25

“秦总,总算是盼星星盼月亮把您给盼来了,哈哈哈!”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秦怀之在电视上听过很多次汪长林的声音,本还觉得有些梦幻的他整个人来了精神,忙起身想要恭迎这一位汪氏大bo。

可是!

“咦,秦总呢?”

门被推开,可秦怀之听到的是汪长林这一句疑问。

秦怀之忙自我介绍,“汪董,我就是秦氏总裁,这次真是羞愧,劳烦汪董日理万机之中抽空关注我们秦氏的方案。”

说着他就要掏出自己团队设计出来的方案,但几秒后整个人凝滞在了原地。

“不,你先别急,你说你是秦氏的总裁,莫非你是秦怀之?”

“没错。”

秦怀之愈发激动。

汪长林居然记得他的名字。

“那你走吧,我要见的不是你。”

汪长林的话让秦怀之险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他有些不可思议的抬起头,一看汪长林要离开就忙要上前,却被岳淑玲一把拦住。

“抱歉,我们认错了人闹了乌龙,秦总请离开吧。”

她有些歉然,还是自己没弄清楚就急慌慌的上报了。

秦怀之不死心,还想要问一声,这时候汪长林的电话响了起来。

“青龙先生您好。”

“什么?秦总已经来过了又被赶回去了?”

“好好,我现在就下来给秦总赔礼道歉,谢谢青龙先生。”

挂掉电话,汪长林匆匆忙忙的离开,看的秦怀之等人一脸惊愕。

青龙先生。

这个名头怎么有些耳熟。

他们想来想去都没回忆起来。

秦怀之恨恨的说道:“我们走!我倒是要看看是哪家的秦总!”

短短半小时内,他可谓是上了天堂然后瞬间跌落地狱,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只是他们终究迟来了一步,那一位神秘的秦总早就上楼了。

“你们去查一查,在建筑行业的姓秦的总裁除却我们一家外还有谁?”

秦怀之叮嘱了一声,他一定要弄个清楚才行。

可转头一瞥却是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陈一?!”

秦怀之大步的走了过去,一脸疑惑的看着陈一,道:“你怎么在这?”

陈一抽着烟,懒得搭理他。

“你特娘的瞧不起老子,是不是!”

秦怀之心头尽是怒火。

之前就在汪氏被狠狠羞辱了一把,结果一个只懂得暴力的莽汉男也敢轻视自己。

这一次,陈一被搞的有些烦。

“滚!”

他轻声吐出一个字,冷冰冰的。

秦怀之愈发恼火,可想要揍陈一又不敢。

笑话,上一次被陈一打趴在地的情形他现在还记忆犹新。

“陈一,你好,你很好,千万不要再让我遇上不然我会找人弄死你。”

秦怀之威胁的说道。

陈一轻笑一声,不以为然,气的秦怀之都要炸了,可还是莽着头离去。

“秦总,该不会汪氏要接待的那一位秦总是秦冰蓝吧?”

财务总监低声说道。

秦怀之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对方,“你的意思是说我连秦冰蓝那种荡妇都不如?”

“不,不是。”

财务总监忙摇头否认。

这时候秦怀之的秘书倒是开了口:“我刚刚得到了个消息,说这个陈一是汪氏的一名底层员工,而且之前就是在严略的名下。”

“哦?”

秦怀之闻言,微微颔首道:“这就能解释清楚陈一在这的原因了。”

“对了,这次的事情你们都给我闭上嘴,要是传到奶奶耳朵里我饶不了你们,听到了没?”

三人连连点头称是。

谁都知道秦老太的心思,未来的秦氏注定是要交到秦怀之手中,谁愿意得罪这一位未来的老板。

看着几个人的模样,秦怀之很是满意的点点头,旋即冷冷的望向了远方。

“这一次统一好口径,就说是因为秦冰蓝与严略勾结,东窗事发后严略被革职,秦冰蓝害的我们秦氏得罪了汪氏,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

三人互看了一眼,都心知肚明。

秦冰蓝彻底完蛋了。

殊不知,此刻的秦冰蓝正胆战心惊的走在汪氏的走廊里,然后被汪长林迎接到了一个会议室里。

“秦总,抱歉,刚刚是我们的失误,我忘记你们秦氏目前是双总裁代理制度。”

这是汪长林第N次表达歉意。

秦冰蓝忙说道:“汪董客气了,也是我之前不好,应该与您联系一下才好。”

其实也怪不得她。

常理来说谁都不敢去催促汪长林这种大人物。

而现在却是反过来了,汪长林一听秦冰蓝这么说才急的不行。

“哪能是秦总您来联系我,应该是我主动与您联系才是。”

“您这么客气,实在是让我汪某人折寿。”

“......”

秦冰蓝满心疑窦,但还是没有继续纠结,“汪董,我们直接进入主题吧。”

“好好好!”

汪长林忙不迭的点头,在讨论方案时,岳淑玲点出了一些缺点以及如何改进的方法,秦冰蓝一一心领神会,最后汪长林敲定下来:“签合同吧。”

秦冰蓝揣着合同有些魂不守舍的离开。

岳淑玲则是疑惑的看了一眼汪长林,“汪董,虽然这位秦女士的方案很不错,可也没必要直接敲定吧,可以等她改善结束或者有别的更好的方案再做决定吧。”

汪长林摆摆手,道:“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说完就留下目瞪口呆的岳淑玲一个人。

什么叫做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

汪长林可是汪氏的大老板,不是他能决定的还能是谁决定的?

岳淑玲满腹疑惑,随意一瞥却看见楼底下秦冰蓝与一个男人离开的身影。

“那个男人有些眼熟,似乎是我手底下的那个新来的员工。”

岳淑玲翻看了一下档案,确认无疑。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相。

“呵呵,我就说这件事情太过蹊跷了一些,看来是这个新来的家伙有古怪。”

“才仅仅几天时间就旷工三天,而且迟到早退,肯定是别人委托汪董安插进来的亲戚。”

“汪董向来铁面无私,他不可能允许这一类人,这一次怕是太为难才这么做的。”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