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刺巅大结局小说钟立顾一田全章节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5-01

刺巅大结局小说钟立顾一田全章节阅读

第一次见面摸就摸了,毕竟也是隔着衣服的,也没啥感觉,非要说有感觉吧那就一个字“大”,不是一般的大,是相当大。

这一下好了,彻彻底底暴露在面前了,依旧还是那么壮观,那么波澜心惊,或许是因为年轻的缘故吧,不仅大,而且坚挺,像两座耸立的山峰一样,在钟立的眼前晃着。

两人都还真是木鱼疙瘩,一点都没感觉到这尴尬而诡异的气氛,就呆着,不说话。

还好秦怡箐反应快,迅速从旁边拉了一条浴巾过来,草草一裹,就要往浴室跑去,因为衣服还在浴室里没拿出来。

不知道因为太紧张还是动作错乱,刚刚光脚到地上,就踩到了拖在地上的浴巾,这一踩,人身体就没了平衡,朝着面前的钟立倒了下去,钟立也慌乱了,赶紧站起来扶住秦怡箐,不然撞到凳子上就不好,只觉得身体一歪,躲过了椅子,然后重重的倒在了地毯上,而秦怡箐正好趴在他的身上,应该没受伤。

不对,怎么感觉手里软绵绵的?

钟立垂头一看,两只手正好就握在了秦怡箐的山峰上,因为刚刚踩掉了浴巾,秦怡箐整个人现在是光着的。

钟立懵了,彻底懵了,他懵的不是尴尬,而是怕秦怡箐把她当做流氓,那就事大了。毕竟从心底里来说,对秦怡箐还是有好感的,不仅是因为她漂亮,而是为人处世相当到位,她可不想在秦怡箐眼里失了分。

“秦怡箐..你....”钟立语塞了,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可惜,秦怡箐并没有给钟立解释的机会,盯着眼前这个从第一眼看到就有好感的男人,眼睛瞬间变得朦胧起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秦怡箐一闭眼,直接将柔软的唇就贴在了钟立的唇上,吻了起来。

一开始钟立还愣了一下,被动接受,慢慢地,心里升腾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起来,只感觉浑身燥热,两只不听话的手也将秦怡箐紧紧搂在了怀里。

两个人就这样,从地毯上到了被窝里.......

等两人终于从从酣战中结束的时候,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秦怡箐躺在钟立的怀抱里,像极了一个温顺的小女人。

从激情中清醒的钟立,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他心里清楚,她是对秦怡箐有好感,却并没有上升到爱的程度,这样,真的好吗?何况,自己的心里已经住进了一个人。

秦怡箐似乎很聪明,一眼就看穿了钟立心里面想的,喃喃说道:“我不要你给我什么承诺,也不要你负责任,其实我知道你并不爱我,但是我却是在第一眼就爱上了你,不论你会爱谁,和谁在一起,只要你在心里给我留小小的一个位置就满足......”

说的很动情,钟立心里那块坚冰终于融化了,将秦怡箐搂在怀里.....

“对了,差点忘了,我今天找你是有正事的...”秦怡箐好像想起了什么,眨这调皮的眼睛说道。

钟立的心思早就忘了今天是来谈正事的,心里还在想着两人云雨时床单上的那一抹落红,一个女人,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了你,此生,并不能保证给她未来,但一定尽其所能,爱护她,保护她......

“呃...你说什么?哦对了,你是说来找我有正事的....”钟立的心思终于回来了。

秦怡箐把词汇整理了一下,说道:“我们区政府有个到临江省考察团,是由冷副区长为考察小组组长,我也是考察组成员,刚刚从临江省回来...”

这件事情钟立是知道的,因为前面临江省组织了一批投资团来阳湖区,是由区长刘高负责接待的,同时,在投资团的要求下,阳湖也组织了一批考察团前往临江省学习,是冷言副区长带的队。

但是,这事跟钟立有什么关系呢?

秦怡箐盯着钟立疑惑的脸,一下子笑了,说道:“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晚上住在酒店里,后来晚上我肚子饿,想出门找吃的,然后不小心就看到冷副区长的房间里进了一个人,你猜是谁?”

一语惊醒梦中人,钟立脑子里灵光乍现,怎么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一个人,一个关键的人物,一个怎么也想不到的人物,那就是冷言。正是因为冷言跟任勇的关系太好了,所以很容易就被忽略了。

“范....”钟立说道,心里还在打鼓,但愿不要是这个结果。

秦怡箐眼睛一亮,说道:“有时候我都怀疑你不是人,怎么什么事情都能猜到,告诉我,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吗?”

看来,真的是猜对了,从一开始,包括后来白小白的提醒,让他一直想任勇下台了谁才是最大的受益者,在他心里,一个是白小白本人,还有一个就是陈达华,其实说句实话,对两人来说,意义都不是很大,但对一个人的意义却是很大,那就是冷言。

如果没有任勇的横空出世,常务副区长的职位恐怕还是轮不到冷言,毕竟前面还是有白小白和陈达华两个人,但是现在,白小白和陈达华已经落地了,基本不可能再动,那么现在常务副区长下了,最有可能接任常务副区长职位的,就是冷言,而冷言的位置,必将由范琦接任。

只有到了常务副区长的位置,才可能在秦升才调走后,刘高接任区委书记,那么区长的位置肯定会落在常务副区长手里,冷言不仅仅是要一个常务副区长的位置,很有可能,是瞄准秦升才调走之后区长的位置。同样,范琦也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难怪,范琦一个还不是常委的副区长,不可能布局有这么完善,因为她上不了常委会,好多事情没办法配合,最关键的是,冷言能靠近任勇,他才是伤任勇最锋利的剑。

想通了,真的想通了,为什么自焚事件发生的时候,任勇不在岗位上,跟冷言去钓鱼,一直以为冷言跟任勇关系太好,忽略了很多的东西,现在想起来,原来都是预谋好的。

此刻的钟立,感觉到久违的激情与活力都回来了,前面的阴霾一扫而空,又是秦怡箐,在关键的时候,递给了他一把钥匙,让他打开了黑暗中的门,找到了阳光。

“谢谢你,小箐!”钟立在秦怡箐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立马就爬了起来穿衣服。

秦怡箐在区政府上班,她虽然不了解官场的门门道道,但是他知道此事与钟立有关,也就稍微留意了一些,希望能帮到他,没想到,还真的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看着钟立活力十足的背影,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好消息跟会传染一样,刚走出酒店的大门,翟向东的一个电话,彻底把钟立今天的心情推向了高潮。

老蒋的儿子找到了。

老蒋的儿子,或许是自焚事件破局的关键。

按照钟立之前的布局,李侠主攻调查孟林瑞事件,翟向东则从老蒋儿子入手,还是翟向东这边先有了收获。

钟立顾不得多想,打了个车,就去了翟向东给他的地方。

之前翟向东本来是想带蒋小虎回区公安分局的,后来一想,如果说一系列事件本身就是认为的,那么蒋小虎也是关键之一,带回去,百害而无一利。

说来也巧,蒋小虎的发现归功于一个小小的户籍警,在飞马镇的北边有一片密林,因为一直没有开发到的缘故,渐渐也就沦为了一些拾荒者的聚集地,被搭起了许许多多的违建,小板房到处都是,飞马镇镇政府也一直想着手整顿,但是苦于并没有地方安排就没动。飞马所的一个户籍警,去棚户区走访户口,发现了一个新来的,没想到一看到有穿警服的进了棚户区,那家伙就跑,最后还是被逮到了,送进派出所一审就交代了,原来是局长翟向东下令追捕的蒋小虎,就立马上报了,然后翟向东派人给接走了。

既然是棚户区逮到的,翟向东也是反其道而行,直接又送回了棚户区,派了3个民警看守。

这个棚户区在飞马镇是大名鼎鼎,钟立还真是第一次来。

脏乱差三个字也不足以表达钟立的心情,没想到,社会发展到今天,在阳湖区的中心镇,飞马镇的地界内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在一棵棵树之间,用各种材料勉强搭建的各种完全算不上房子的房子,到处堆满了垃圾,苍蝇到处乱飞,走几步,就有不知名的恶臭飘来,竟然还有很多人,就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实在是匪夷所思。

现在的官员,比如雷恒,在家里藏了几千万,这几千万,如果用在这些百姓身上,即便起不了太大的作用,至少给他们建一间遮风挡雨的屋子应该是没问题的吧?有些官员,真的是价值观扭曲了,违背了当初的入党誓言,在权力和欲望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真的何其所哀。

一个便衣,带着钟立找到了关押蒋小虎的屋子里。

按照资料,蒋小虎在阳湖区工作生活还是相当不错的,已经是小康行列了,可眼前的他,跟乞丐真的没什么区别。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