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医妃制霸天下大结局小说临千初燕少淳全章节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5-04

医妃制霸天下大结局小说临千初燕少淳全章节阅读

“在帝都的平民窟……”

临千初闻言,一时也无法保持淡定猛的起身,匆匆对太后行了一礼,“请太后娘娘恕千初失礼……”

“诶,等等我……”

越澈眼看临千初疾步出了屋,顿时就追了出去。

夏逸风眨巴着小眼睛,慢半拍的嗷一声,“等等我。”

说着,他连和太后姐姐打声招呼都顾不上,晃着肥胖的身子就追了出去。

“诶,你……”太后张张嘴,想叫住他,奈何他已经跑出去了。

心里气的不行,自己这个傻兄弟啊,他跟着掺和个什么劲啊,在外头吃喝玩乐不是很好吗?

转眼看到还没有走的燕少淳,太后将所有的情绪都压了下去,转而开始扯着袖口处的绣花看了起来。

明显没有介入到姚太妃的事情里头去的打算。

姚太妃心里很清楚燕少淳没有走是在等什么。

此时的面色要冷的太多,也白的真实了几分,袖子里的手以及深深地扎进了手心里,她一字一顿的吩咐道:“哀家身边绝不姑息此等恶徒,来人,将茂儒拉下去杖!毙!”

不等人到身边,茂儒一个头重重的磕在地上,“茂儒有愧……”

他只那么一句,就被宫人拖死狗一般的将他拖了下去。

而姚太妃的眼里一点波澜都没有起,“燕王可还满意?”

“太妃此言差矣,本王满不满意不要紧,问问外面的孩子们才是重要的。”

姚太妃和蔼的一笑,很是赞同的点头,“燕王所言极是,那就将他们留在哀家身边吧 ,也好给哀家解解闷。”

太后神色变幻不定的听着姚太妃和燕王你来我往,并不插言。

门口的孙公公闻言却弓着身子上前道:“禀太后娘娘,太妃娘娘,外面的那些孩子已经被燕王妃带走了。”

房里就是一静,燕少淳起身道:“我的王妃心性善良,一向又善解人意,从不愿给人添麻烦,看来她看到太妃玉体不适,所以才将孩子们带走的,既然如此,少淳也就不扰太妃歇息了,少淳告退。”

一下整个慈安大殿里只剩下太后和姚太妃二人。

姚太妃突然出声,对太后的心腹孙公公冷声命令道:“出去。"

那一声中气十足,和刚刚的病恹恹判若两人。

孙公公先是看了太后一眼,见她点头,这才弓着身子退了出去,指挥着人关上了殿门。

整个大殿里,光线好像一下暗淡了几分,只有从糊了厚厚的高丽纸的窗户上透进一束晨光。

光束中莹舞着细微的尘埃。

“姚太妃你是不是太嚣张了?在哀家的地盘上吆五喝六,一口一个哀家,你当哀家是什么?让别人又如何想?”太后将所有的不满一瞬间爆发出来。

姚太妃没有半分惶恐畏惧,同样目光森森的瞪着太后,“太后这是打算和燕王站在一处了吗?”

太后眉头一皱,“你浑说什么?哀家是太后,何须和谁站在一处?”

“浑说什么?太后何必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呢?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你弟弟与燕王和燕王妃走得近之事。”

“国舅何时与燕王夫妇走的近了?与燕王妃多有龃龉差不多,你休要血口喷人。”

姚太妃只当太后是故意否认,拿起桌上的茶盏就甩在了太后脚边。

太后倒是没有失态,只是神色阴沉,“哀家劝你不要逼人太甚。”

“那又怎么样?太后你能耐我如何呢?我警告你 ,看好你的宝贝弟弟,若是他对哀家再妄动什么小心思,否则,哀家的人不小心伤及了他,太后可就悔之晚矣了……”

姚太妃威胁性的说完,起身就往外走去。

留下的太后被气的面色清白,双眼如同猝了毒般的盯着姚太妃往外走去的背影,浑身发抖。

心头的悔意如同万千虫蚁啃噬一般,令她想要发狂。

若不是自己一着不慎,哪里会被这个贱人威胁?

如今就如跗骨之蛆般灭不得,也甩不掉……

姚太妃离开了慈安宫的大门 ,才将自己的脆弱一下流露出来,在上暖轿的时候腿一软,差点没跪在地上。

好在平公公手疾眼快的扶住她,“主子……”

姚太妃稳了稳心神坐进了暖轿中。

待回了寝殿,宫人尽职的送上茶水。

还不等宫人将茶水放下,姚太妃挥手就拍飞了出去 。

茶水尽数的洒了宫人一怀,宫人惊呼一声,姚太妃面色凶狠,“拉出去杖毙!”

宫人吓得当即失声,“太妃饶命……”

平公公心头一凛,挥手让人拖下去 。

“主子,您息怒啊,仔细玉体。”

“息怒?哈哈……”姚太妃怒极而笑了起来。

待笑声止住时,咬牙道:“去,给哀家好好查查临千初,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平公公心头一震,“主子,您怀疑她是真正的临千初,怎么可能?”

“可不可能的,从太后寿宴到如今你眼睛瞎了吗?难道还要自欺欺人吗?”

平公公当即惶恐的说了一句,“主子教训的是。”

随后又道:“我们的人一直守在清风观,那单真人也从未离开过清风观半步,况且,人在我们手里,他不敢轻举妄动……”

“哼,可临千初现在没有半分蠢样,你又怎么解释!”

平公公震惊,“那临千初简直不知死活,奴……”

姚太妃抬手,“事已至此,你亲自去,给单真人一个警告,让他知道知道哀家的眼里可从不揉沙子的……哼哼,哀家不过失了一个臂膀而已……”

“是,”平公公应了声,只是没有动,欲言又止。

怡太妃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哀家没有心思猜,有话快说。”

“奴是担心经此一事,京都这些权贵夫人小姐们定然会听到风言风语,而茂儒一倒,更加坐实了事情的真实性……这样一来,我们就少了玉泉观这个大头的进项……”

“这一点哀家倒是不在乎,哀家在乎的是哀家的这个儿子,一向目下无尘,若是听到风声……”

姚太妃此时却已经将所有的怒火都压了下去,微微闭上了眼沉吟了片刻,才淡淡出声道:“布置一番,就说哀家本就生了病,今儿被燕王妃气吐血了。”

饶是平公公了解太妃,此时也猜不透姚太妃这般的意图了。

可姚太妃很快就为他解了惑,只听她慢声慢语的道:“天下间哪里没有尘土污垢?只有身上沾染了污垢,才会同流合污不是吗?”

平公公心里砰砰乱跳,太妃果然够狠。

***

临千初带着那些孩子出了宫,就让成风将孩子们送去了将军府。

她觉得将孩子们安置在将军府最合适……

而她则去了茂儒公公说的地方贫民窟!

的确是贫民窟,周围的房屋低矮破旧,十分简陋,差不多都是一副摇摇欲坠随时倒塌的样子。

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真正的地点。

还未进院子,就听到房里传来孩子尖利的哭嚎声,还有妇人刻薄的咒骂声。

临千初心头一紧,脚下如风般冲了进去。

可能是血缘关系,临千初一进门一眼就认出了妹妹临安怡。

十三岁的少女没有半分活力,目光呆滞的贴着泛黑的木板墙站着一动不动的。

而少女的面前站着一名身材粗壮的妇人。

妇人背对着门口,手里拿着一把笤帚劈头盖脸的招呼着少女,嘴里还不干不净的破口大骂着,“小贱人,小小年纪就不安生,老的,小的都勾引,我儿子这么小你都勾引?谁给你的胆子,今儿老娘抽烂你……”

少女就和根木桩子似的也不躲,就任那妇人抽打,她好像不知道痛似的。

临千初冲进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当即眸底一寒。

就在这时,从里面跑出一个脏兮兮小男孩来。

也就五六岁的模样,嘴角有一块还破了皮。

小男孩却很皮实,好像没有什么感觉似的,可看到妇人的动作后,眼神一狠,如小老虎般的蹬蹬蹬跑出来冲向那妇人,“不要打我姐姐,是我揍的大鹏。”

妇人猝不及防之下,就被那孩子的冲力给撞了一个趔趄。

小男孩双眼圆鼓鼓的瞪着妇人,张着短短的小手臂挡在姐姐的身前,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大声道:“你要打就打我,大鹏欺负我姐姐,所以我才打的他。”

那妇人怒火中烧,“小野种,老娘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主动过来了,以为老娘还惯着你啊……”

说着话,妇人已经扬起笤帚对着小男孩就要抽下去。

然而笤帚还未落下,一只手如铁钳般攥住了她的是手腕。

妇人的咒骂声,顿时改成了哀嚎声,顺着临千初的力度就跪了下来。

妇人的整张脸因痛苦都扭曲的越发可憎起来,她嚎叫着大喊:“你是谁?闯进我家干什么?出去!”

小男孩这才看到临千初,先是好奇,随后看到这个陌生姐姐只一只手就令这恶妇人跪下了,瞬间双眼释放出晶亮璀璨的光芒。

若是他有这么厉害,再也没有人欺负姐姐和他了。

而临千初眸光凌厉的盯着妇人,一字一顿的道:“只是两个孩子而已,仁慈一些又何妨?而你却如此的刻薄!”

“我家的孩子,想怎么打便怎么打,你管什么闲事……”

“因为这两个孩子不是你家的,所以你才下得去狠手吧。”临千初话音落下,粗暴的将妇人就给甩了出去。

妇人被撞在锅台边缘上,又是一声痛呼,转瞬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哎哟,救命啊,打劫啊,有人……”

临千初废话都懒得和她说,几乎在妇人还没看清她的模样之时,便被敲晕了。

世界安静了,而同时从里间跑出来一名半大男孩子,鼻子下还挂着两条黄鼻涕。

看着像是十岁出头的样子,眼睛还有泪水,可能听到了外间的动静才出来的。

只是在对上临千初犀利的目光,吓得嗖的一下就缩回到了屋里。

“你是大将军吗?你好厉害……”眼前小男孩一脸的崇拜神情。

临千初蹲下身对小男孩招了下手道:“过来。”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