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尝了一口小说 顾湘江澈免费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5-16

尝了一口小说 顾湘江澈免费阅读

两人当天在万象城几乎玩了整整一天,花完手头的游戏币又去看了《驯龙高手2》,之后在一家茶餐厅吃了晚饭,直到晚上六点多才抱着一堆玩偶公仔回去,最后在各自的家门口挥手道别。

顾湘当时手里抱着太多东西,连开门都困难,好容易扛着自己的宝贝小羊进屋,连拖鞋也来不及换,一路啪嗒啪嗒跑到客厅,把它们都丢到沙发上,惊动了原本正躺在那儿看电视的蔡女士。

“抱的什么东西回来啊?今天不是跟江澈出去玩了吗?”蔡芬芬被小羊砸到腿,不得已坐起来探查情况,到头来忍不住啧啧啧地数落她,“多大的人了还买娃娃啊?这羊多少钱一个?”

“这是江澈哥哥送我的,礼物!”顾湘再次抱起那只大公仔,冲她显摆地扭扭小羊的屁股,“我今天晚上就跟它一起睡了!”

蔡芬芬听到这话,没忍住“嗤”了声,伸出毯子下的一只脚戳戳她的羊:“歇歇吧你,从外面买回来的不知道多少人摸过呢,脏死了。赶紧给我丢阳台上去,洗完晒干了再拿走。”

“哦……”顾湘听她这么一说也觉得有道理,老老实实把羊压到她胸口上,然后又抱来其他夹来的娃娃,一一摆到她身上,最后拍拍她的肩膀嘱咐,“那你一块儿都帮我洗了吧,谢谢妈。”

“去去去……给我抱走丢洗衣机里去……”蔡女士打掉她的手。

“洗衣机?那我的娃娃不会被洗坏吗?”顾湘停下忙碌的动作,问。

“那你自己洗去,我才不洗,”蔡女士扬扬手,无情地打发她,“行了快走吧,别挡着我看电视。”

“……哦,”顾湘幽怨地看她一眼,再看看自己心爱的小羊,最后认命地低头抱走它,“自己洗就自己洗……”

--

快乐的周末很快过去,顾湘才抱着烘干好的香喷喷小羊睡了一个晚上,紧接着就迎来了新一周的学习。

工作日朝五晚九得让人乏味,他们俩上下学分开走之后,平时在学校基本碰不着面,只有晚饭时分才会相聚一桌好好吃顿饭。

只不过这天晚上有点不一样,顾湘在九点钟准时抱着自己的杯子打开房门,从门缝里确认蔡女士已经回到主卧关上门,她爸还在外面工作没回来,这才放心大胆地光着脚出来,把杯子放到餐桌上后,悄无声息地打开家里的大门。

考虑到开密码锁会有声音,她换好鞋出来后没有关门,而是非常严谨地留了条缝,方便自己待会儿回去。

然后在楼道的角落蹲下,伸手抱紧自己。

只不过千算万算,她算漏了楼道里的灯光会自动熄灭,这会儿还没蹲多久,眼前突然陷入一片黑暗,吓得顾湘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然而等眼睛逐渐适应眼前的黑暗后,反而比刚才伸手不见五指还要恐怖,走廊逐渐浮现出深浅不一的灰色轮廓,一直向远处蔓延,最后通向黑魆魆的尽头。大楼里安装的各种管道的飕飕声在此时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夹杂着风声和滴答淅沥的水流声,甚至还有电表低微的滋滋声。

顾湘简直像穿越到了某个恐怖片现场,按照正常的剧情,大概很快就会有变态杀手带着斧头或者锯子,一层一层地坐电梯上来找她。

这个念头刚一浮现,耳边紧接着就响起电梯间钢索拉动的“咯啦硌啦”,顾湘甚至觉得自己听见了不知道从哪个楼层传来的一声“叮”响,“叮”得她头皮都跟着紧了紧,没忍住被自己的想象吓到,怕死地伸手抱住了脑袋。

直到不知道过了多久,电梯中途还经过了她这一层,但好在没停下来,顾湘才敢悄咪咪抬起头,发现电子屏上跳动的数字停在了二十六。

这两个鲜红的数字是她这会儿唯一能看到的光亮,顾湘盯着它看了两秒,稍稍冷静了一点,抬手搓了搓浮起鸡皮疙瘩的手臂。

然后抬起头,对着头顶的灯“噗嘶噗嘶”念了两句蛇语,尝试把它给叫亮。

但无济于事。

当下只得叹了口气,继续抱紧自己。

电梯在过程中又上下了两趟,分别从负二到十六,从一楼到七楼。顾湘到后来都快等得失去时间概念,觉得大半个钟头都快过去了,才总算看到电梯再次启动,缓缓停在一楼。

电子屏上的红色数字随后缓缓跳动,一直升高到十七,最后“叮”的一声。

电梯门缓缓打开,从里面漏出明亮的光线,走廊里的灯也应声亮起。

顾湘见状,也像是盏被点亮了的灯,瞬间振奋起来。只是刚准备站起身,才发现自己的腿都蹲麻了。

于是等江澈推着自行车出来时,就看到某人在墙角缩成一个小小的球,一只手撑着墙,正试图从地上站起来,动作缓慢而艰难。

他走近两步,这位小朋友嘴里小声的“嘶哈嘶哈”哀叹也跟着落进他的耳朵,显然是等得累坏了。

江澈的嘴角不免跟着翘了翘,弯腰伸手拉了她一把,然后把自行车停在楼道里,开口问她:“等了多久了?”

“嘘!”顾湘乍听他开口说话,尤其楼道里还有回声,顿时吓得一个激灵,飞快踮脚捂住他的嘴,用气声一字一句地提醒他,“你轻点声——千万别被我妈听见了……”

江澈被迫噤声,看了她两眼后也只好点点头。

顾湘这才松开手,一边扭过头确认家门口的方向,一边小声问他:“东西带来了吗?”

完全是一副不法分子地下接头的模样。

江澈被她这副做贼似的行径看得哭笑不得,只得安静地点点头,脱下书包提到身前,拉开拉链。

他那平常空空如也的高中生书包里顿时飘出来一股铁板鱿鱼的香气,是葱、洋葱和孜然在烈焰中狂热交融最终升华的味道。

顾湘没忍住咽了口口水,盯着他的书包小声感叹了句:“好香啊……”

江澈看她一副魂都被鱿鱼勾走了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把里面的打包盒拎出来,递到她手上,一边轻声提醒了句:“吃完就早点睡,记得刷牙。”

“嗯嗯,我知道……”顾湘冲他龇牙笑笑,只不过正准备拎着夜宵往门缝里溜,又想起来问他一句,“你想不想吃啊?”

“我不吃。”江澈想也不想就摇头,一边伸手拉上书包拉链。

“哦,好,谢谢啊……”顾湘再次对他笑了一下,只是在收回目光的过程中,无意间瞥见他书包的拉链。

拉链上挂着一个看起来格外熟悉的毛绒鸭子钥匙扣,明显是她送他的那只。但就在顾湘奇怪自己刚才怎么没注意到时,他纤白的手指紧接着就把拉链反向塞进了书包,小鸭子随之消失不见。

顾湘微微一愣才明白过来他的这通操作,然后等他重新背上书包,又看到另一侧口袋里插着一只保温杯,也是她送的。

她眨了眨眼睛,看他转身去开自家的门锁,这才慢吞吞地把脑袋缩进门缝,伸手合上大门。

原本因为拿到夜宵而变得愉快的心情也因此变得更加愉快,想起来星期六早上她对他说的话,连她自己都有点忘了,没想到他还记得,而且照做了。

顾湘猜测江澈的书桌上现在估计已经摆上了那台电影日历,说不定还放着她送的马克杯。

至于他刚才偷偷把小鸭子藏起来的动作……估计是觉得高中生用这么幼稚的东西有点不好意思吧。

顾湘想到这一点就忍不住弯起眼睛,非但不觉得失落,甚至觉得他很可爱。

——没想到江澈竟然会这么可爱。

--

开学大半个月后,新外高中部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军训。

于是江澈每天天蒙蒙亮就得穿着军训服去学校出早操,下午回来洗一次澡,再回去上晚自习。

而作为一个初中生,顾湘的作息倒没有什么变化,只会偶尔在上课时听见操场上远远传来“一!二!三!四!”的号子,听起来颇为撕心裂肺。

不过除此之外,高中部军训地午饭时间提前了,原本初中部比他们早四十分钟吃饭,两个级段的学生相互之间碰不着面,现在反而比他们迟十分钟,还经常碰到他们军训被罚站的情况,最后往往同一时间涌到食堂,在里面挤得不行。

这一来顾湘就经常在吃饭的时候碰见江澈,这对于她这么个只见低头吃不见抬头看的干饭人来说有些不可思议,所以的确每次都不是她先看到江澈的,是跟她一起吃饭的饭友阮明昭。

介于顾湘的那位同桌李易阳喜欢独来独往,他们俩开学了这么久也没有处得很熟,反倒是报道那天收了她一瓶养乐多的后排跟她比较合得来。尤其她们俩都爱看漫画,订了全年的《知音漫客》,家里还有一整套已经出版的《龙族》,很快就混成了形影不离的饭友,放学也同走一条路回家。

所以那天顾湘好不容易才在食堂占到两个座,刚挥了挥手示意阮明昭过来,就看她端着餐盘一个劲地对自己挤眉弄眼,示意她往身后的方向看。

顾湘一转头,这才发现江澈就在自己身后不远的位置,身边跟着几个同学,正准备到食堂窗口打饭。

他平时下午一回去就会洗澡换衣服,以至于顾湘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穿军训服的模样:那身在别人穿来丑不拉几的迷彩绿套在他身上意外的合适,腰上扎着腰带,勾勒出他的宽肩和窄瘦漂亮的腰身,再往下就是拔地而起的长腿,整个人看起来挺拔又硬朗,在一众晒得乌漆麻黑的男生中脱颖而出。

饶是顾湘都跟他这么熟了,看到他这副样子也难免愣了一下神,尤其他平时穿的衣服裤子很宽松,她甚至都快忘了他有两条好看得让人流口水的腿。

而这头阮明昭已经飞快带着餐盘一屁股在她对面坐下,伸长脑袋问她:“怎么样,刚才那个男生是不是很帅?”

“嗯?”顾湘转过头,听清她的话后实诚地点点头,“确实挺帅的。”

阮明昭听她认可了自己的审美,便心满意足地咂咂嘴,道:“我就知道你也这么觉得……我都打听过了,那个帅哥叫江澈,高一一班的。你想一班啊,成绩肯定也很好。”

顾湘闻言,想了想问:“他们分班是按成绩分的啊?”

“废话,一班二班都是冲刺班,我听说好像是初中每次大考的分数跟中考分数按什么什么比例算出来,最后排前八十的人才能去这两个班,你说成绩好不好?”阮明昭抽出纸巾擦了擦筷子,一边回答。

“哦……这样啊。”顾湘点点头,想到她妈妈之前说江澈能排年纪前二十,即使在冲刺班,成绩估计也在上游。

“而且我还听说这个帅哥篮球打得也很好,之前初中部篮球赛,很多人都去围观了,我姐也去了,说是真的很帅。”阮明昭继续给她介绍。

“我记得你姐跟他是同一届吧,她是几班的啊?”顾湘从面碗前翘起脑袋,注意力不自觉偏掉。

“我姐六班的,跟他隔一个楼层呢。之前还跟我说她们班会有女生特意到楼上去打水,这样路过的时候能从他们教室后门看到他,”阮明昭摇头啧啧了两声,又补充,“而且啊,我听说他好像还没有女朋友,连前女友都没有过,没想到吧?”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