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全本免费小说尝了一口顾湘江澈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5-16

全本免费小说尝了一口顾湘江澈阅读

顾湘看某人没了动静, 有点刻意地扭过头,伸手拿了管防晒挤到手臂上开始涂,装做自己很忙的样子。

可能是因为刚刚跟他干完那种成年人的事, 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正常地面对他说话了。

但更羞耻的是这会儿一陷入沉默, 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在她脑海里来回重复上映,顾湘莫名其妙想得脸红, 直到不知道过去多久,才突然意识到一点。

江澈刚才跟她说他是准备告白的、只不过不是昨天。

顾湘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打算什么时候, 但至少, 绝对不是刚才。

毕竟有谁脑袋瘸了打算在洗手台面前告白啊???

想到这儿, 她顿时也顾不上害羞了, 抬眼扫了他两圈,清了清嗓子, 开口盘问道:“你还记得你刚刚说的话吗?你要是不打算昨天告白,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啊?”

“今天晚上,”江澈很快回答, “本来觉得都等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几天, 想把场面准备得隆重一点。”

话说到这儿稍顿了顿, 嘴角跟着翘起, 估计又想到她刚才“三条腿的□□”“他先勾引我的”之类的言论了, 意有所指地睨她一眼:“只不过算漏了一点, 没想到你这么着急。”

“我……”顾湘一时语塞, 被他强行回忆起自己刚才口出狂言的事, 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的心都有了。

直到片刻后才厚着脸皮,抬起下巴瞪他一眼, 嘴上嘀嘀咕咕狡辩了一串:“我才没有着急……明明是慕久着急,是她早上打电话来问我的,又不是我去问她……再说你要是不偷听,我也能忍到今天晚上啊……”

江澈忍着笑听到最后,正经八百地一点头,附和道:“嗯,你说的得对。”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啊?”顾湘看他一眼,又转头环视了圈酒店的洗手台,提醒道,“这地方可一点都不隆重啊。”

“那我晚上再告一次,”江澈从善如流地回,“到时候你跟人汇报美化加工一下,别说我们俩是在洗手台镜子前成的。”

顾湘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有点好笑,想不通他们俩怎么连这么严肃的事都能搞得这么乌龙。

到头来只能哼哼地回一句“这还差不多”,把手上挤了一半的防晒涂好,问他:“你涂不涂?”

江澈没拒绝,在衬衫袖口露出的胳膊上挤了一小条,随手搓开。

“哎呀,这样太少了,你到时候肯定晒得东一块西一块的,就不好看了……”顾湘光是看他这敷衍的手法,就知道他这一身细皮嫩肉从外面晒完回来就没多少好的了,没忍住嫌弃地轻啧一声。

毕竟现在是她男朋友了,晒丑了她怎么拿得出手。

这么想着,顾湘拧开盖子,在他手臂上划拉了长长两条,然后示意他抬起头露出脖子,踮起脚尖凑近后,在他锁骨跟颈窝上画了两道。

江澈在过程中只是垂眸看着她,任她摆弄。顾湘脸上这会儿还带着几瓣红晕,碎发混着她轻柔的呼吸,猫爪似的挠在皮肤上。直到防晒霜尖细的圆口在乳液的顺滑下勾勒过锁骨,随后沿着他的脖颈向上滑动,江澈被刺激得呼吸一乱,喉结跟着向下滑动了一二,有些口干舌燥。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的视线便不自觉又往她湿润的唇上瞟,只是转念想到顾湘刚才的反应,怕惹她不高兴,只好默默挺起后背,压过那些在身上到处乱窜的热流,尽量忍着。

但顾湘显然没看出他的肢体语言,这会儿防晒涂得正认真,很快毫不客气地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带得他不得已弯下腰来来,勉强到可以跟她平视的高度。

然后就看她拎着防晒在他脸上涂涂画画着什么,从脸颊一路涂到鼻尖,到头来仔细端详了他一眼,嘴角跟着抿起得意的笑,松开手抬抬下巴示意他:“好了,快抹快抹。”

江澈直起身,半信半疑地转头看了眼镜子,就发现这个幼稚鬼竟然在他左脸画了个简笔小猪,右脸画了三根猫胡须,还把他的鼻尖涂白了,看起来傻得要命。

但她这会儿估计是觉得自己创作出了什么杰作,歪着脑袋看着他,笑容满面的。江澈看到后也不敢扫她的兴,只能老老实实地抬手把那个白色猪头涂开,一边冲她皮笑肉不笑地扯扯嘴角。

这头顾湘看他就范就放心了,把防晒霜跟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塞回去后,想了想问他:“你说我要化妆吗?”

“随你高兴,”江澈低头搓着自己白花花的胳膊,顿了顿补充,“不过你化妆要多久,现在还不饿吗?”

顾湘听他这么一说,感受了一下自己空虚的胃,果断在化妆跟吃饭之间选择后者。想了想又转身钻进房间,从行李箱里掏出草帽和墨镜,一件一件给自己穿戴上,一照镜子后觉得自己聪明得不行:“我这两个一戴,就算化了妆也看不出来啊,那就当我化了吧。”

江澈在一旁默默点头。

然后就看她又转身回去了,片刻后捧着一瓶香水回来,是他送的十八岁生日,连包装盒都工工整整地保存着,好容易打开后便学着电视里那些高贵名媛的样子在自己手腕上喷了两,然后递到他面前:“你快闻闻,是不是很香?而且这个香水叫航海日,就应该来海边玩的时候喷,不错不错……”

江澈没想到这香水明明是他事先做功课买的,这会儿倒被她反客为主地介绍起来了,当下只能轻一抿唇,点头赞同:“嗯,是很好闻。”

顾湘闻言,给了他一个“你很识货”的眼神,然后火速收拾起东西,挎上自己的小包,打开房门道:“走吧走吧,我快饿死了。”

“记得带房卡。”江澈提醒了句。

“哎呀,你那儿不是还有一张么……”顾湘嘴上虽然这么说,身体倒是挺老实的,默默把头探进去,伸手从卡槽里把房卡抽出来,然后关上房门,“好了好了,拿了拿了,你快看看附近有什么吃的。”

江澈看她一边催一边跟头小牛似的一个劲拱着自己往前走,当下有些无奈地停住脚步,转头牵住她的手,把她带到跟自己并肩的位置,这才一本正经地教育了句:“哪有要饭吃是这个态度的?不应该以‘亲爱的’开头以‘谢谢’结尾吗?”

顾湘闻言,这会儿已经重新回到跟他自然相处的模式,没忍住露出一个匪夷所思的表情,伸出空闲的手打了他一下,教育道:“你美剧看多了吧你,还亲爱的,睡醒了吗你?”

江澈对此只能轻一歪头,低声回了句:“打扰。”

--

江澈头两天的酒店订在三亚湾,离南山旅游区很近,中午吃过饭后两人就顶着太阳打车过去,在景区里换乘观光车绕了一圈。

至于为什么这个景区非去不可,还不是因为蔡芬芬在得知他们俩准备去三亚后,就千叮咛万嘱咐让顾湘必须去南海观音底下抱抱佛脚,保佑她考试顺利。之后还生怕顾湘这个懒蛋每天在酒店睡到晚上,怕热不肯出门,安排了江澈这个贴身卧底务必拍照取证,免得某人耍赖。

今天三亚的天气晴朗得让人发指,到处都是白灿灿的阳光,两个在观光车上被路面的反光映得头晕眼花,直到昨天晚上充满电的小风扇彻底断电,才总算抵达巨大地观音雕塑脚下。

估计是高考季,有不少考生也都特意来这儿抱佛脚,观音雕塑的底座里黑压压全是等着乘电梯的人,他们等得又闷又热,只好认命地放弃电梯从里面出去,满头大汗地一阶一阶往上爬。

顾湘爬到一半就累得气喘吁吁,中午吃的椰子鸡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到最后几乎是让江澈连拖带拉地运上去的,一看到平地就跟被抽走了骨头似的,满脸通红地趴在观音的脚趾上歇气,头发被汗浸透了,软塌塌地贴在脸上,像刚蒸了桑拿出来。

然而江澈好像没觉得有多累,还能有闲情逸致在一旁拿着手机把她的狼狈模样记录在案,第一时间发给了她妈妈。

顾湘当时也不瞎,看到他在拍自己了,但因为实在太累,连大声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伸手捂住自己的脸,有气无力地警告她:“江澈,赶紧把照片删掉撤回,要不然等我休息好了,你看我不把你丢海里。”

但江澈根本不怕她的威胁,不怕死地放大照片仔细端详了两眼,然后一边忍着笑一边递给她,睁着眼睛说瞎话道:“特别可爱。”

顾湘听到这句,半信半疑地翘起脑袋,凑近看了眼,然后在下一秒瞥见照片那个晒得红黑红黑的返祖玩意儿,下边甚至还有她妈妈秒回的一句“湘湘出去玩怎么这么丑”,简直给他气得回光返照,站起身来费力地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想给他来个锁喉。

只可惜锁喉不成,她的手臂因为身高差使不出力,只能跟个蚂蚱似的在他背后跳来跳去,最后被他反手勾住腰,像扛沙袋似的把她打横扛了起来。

顾湘没料到自己这体重竟然能被他这么轻松地搬离地面,下一秒感觉到他不知道要把自己往哪儿扛,紧张得在他手臂间扑腾了一下,随后又紧紧抱住他的胳膊,问:“你不会想把我丢海里吧?!”

江澈闻言,低头看她一眼,好笑地反问:“你怎么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顾湘这才放下心来,白他一眼,小声嘟囔了句:“哼,要不是你力气大,我也能把你扛起来。”

江澈闻言,第一时间松开手放她下来,然后张开手臂示意:“你现在试试?”

“你想得美,”顾湘伸手掐了他一把,从他手里把手机掏出来后,点亮屏幕问,“密码多少?”

“你生日。”江澈答得很快。

顾湘听到这句,嘴角跟着一抽,噼里啪啦输入后发现还真给她打开了,只能一边飞快地删除相册里的照片,一边无情吐槽:“救命,你真的好土。”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