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尝了一口小说 顾湘江澈免费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5-16

尝了一口小说 顾湘江澈免费阅读

江澈被她这么直挺挺地问出来, 倒是一时语塞。虽然那些琐碎的例子在他印象里简直不胜枚举,好比期中考那段时间,整天除了吃晚饭就见不着她的人影。更别说篮球赛过后他在学校得跟她保持距离, 见面得绕道走不说, 一天到晚都说不上两句话。

可例子虽然多,真要当着她的面说出来又显得很奇怪, 搞得他像整天都在暗搓搓地记她的账似的。

所以到头来,某人的满肚子怨气也只化作了一声不解气的闷哼, 一面松开她的脸, 也不打算再解释什么, 伸手“嘀嘀嘀”地输入她家门锁的密码, 等听到“滋滋”的开锁声便示意她:“行了,进去吃饭吧。”

门一打开, 里面正翘着二郎腿剥橘子吃的蔡芬芬便抬起了头,开口问他们:“回来啦?今天怎么这么迟啊——”

但刚进门的顾湘也没工夫回答,只顾飞快踢掉自己的鞋, 追上去扯住某人的校服,不依不饶道:“诶诶……你把话说完啊, 不然你想让我怎么样嘛?”

蔡芬芬没料到他们俩进门前就在那儿拉拉扯扯, 嘴里的话一时顿住, 只好问:“你们俩聊什么呢?”

“……”这头江澈微微回头看了顾湘一眼, 总不可能说他想让她多搭理搭理自己, 便只好装作没听见她的话, 转头对蔡芬芬道, “没聊什么阿姨,她下午在教室写了会儿作业,所以现在才回来。”

“哦哦, 这样啊,她这阵子倒是对学习挺上心,我还以为她又跑哪东逛逛西逛逛去了,”蔡芬芬点点头,紧接着示意他们,“行了,赶紧洗洗手盛饭去吧,你叔叔刚做完了饭出门的,这天气一冷,菜凉得也快。”

“好。”江澈应下,领着身后的人去洗手。

他们刚才一来一去的,倒是让顾湘的注意力分散了不少,听他没公报私仇地跟她妈妈打小报告便暗暗松了口气,只是洗手的时候还是没忍住,在背后冲镜子里低着头的某人做了个鬼脸,谁叫他今天阴晴不定的。

只不过等他们俩盛好饭坐下后,顾湘为了立证自己没有对他爱答不理,便殷勤地开始给他夹菜,嘴上不知道是在反讽还是为了给他洗脑,一路碎碎念个不停:

“我先给你盛碗汤吧,你手这么冷,外面天气也冷,得多喝点汤暖暖……

“还有这个排骨啊,多吃点多吃点,快到期末了,是得补补,要不体力跟不上……

“还有这个……这个不知道什么菜啊,吃蔬菜对身体好,补充维生素呢……快快,你赶紧吃,要不碗里放不下了,吃完了我再给你夹……”

估计是她殷勤得有些过分,到了阴阳怪气的地步,一旁蔡芬芬到后来总算看不下去,拿起手边的报纸重重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提醒她:“吃饭就给我好好吃,搁这儿干什么呢?还让不让我们家江澈吃饭了?”

顾湘闻言,格外认真地睁大眼睛,为自己辩白道:“我怎么没好好吃饭了?你说这期末周这么忙,学习压力这么大,我不得好好关心关心我哥么?省得让他觉得我对他爱、答、不、理——”

她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故意拖长了音转头看向他,一面伸出筷子,作势又要给他夹菜。

江澈这会儿也总算没办法再保持沉默,尤其“爱答不理”这话自己刚才说出来还没什么,现在听她这么一说,倒真让人觉得酸气冲天。

于是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后,只能又好气又无奈地开口问她:“刚刚那话,你当我没说行了吧?”

顾湘闻言,这才收回筷子,跟打了胜仗似的翘起下巴,得意地“哼”了声。

江澈看她这副幼稚的样子,垂眼轻摇了摇头,刚才在门外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一肚子气不自觉消了大半,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比她好不到哪儿去,似乎也没资格生气。

--

寒假

作为一个才刚升上初中的小屁孩,顾湘早早抛弃了自己小学时期的小天才电话手表,但又一直没有新的电子产品,以至于她从开学初就一直特别眼馋江澈的手机,每次跟他一块儿写作业的时候看他摸出手机就满眼冒光,还用他的手机听过好几次歌。

尤其在期中考试后听说阮明昭也有了手机,还注册了微信号,在社交界的身份地位陡增,顿时让她眼红得滴血,转头回家跟蔡芬芬软磨硬泡了一通,有跟顾东胜软磨硬泡了一通。

只可惜期中考后的时机不对,那会儿成绩已经发下去了,该高兴的也高兴过了。他爸妈又精明得很,不会主动给她补什么期中考礼物,哦哦啊啊两句就把她给糊弄了过去,一拖便又是两个月。

但好在顾湘对手机的执念够深,等到期末考前,总算掐准了时机,跟他们俩说好了考班里前十四就给她买手机。

至于为什么是十四这个数字,主要还是两方博弈的结果。

事实上顾湘一开始想着考前十五就奖励手机,但考虑到期中她已经是十六,这个目标未免定得太低,蔡芬芬就说得考前十。然而再考虑到新外的学生水平,期中考这次说不定已经是顾湘踩了狗屎运,把目标定到前十未免太好高骛远,顾东胜就说考前十四意思意思。但蔡芬芬听了说不行,问江澈什么想法,江澈当然向着某个初中生,说不退反进已经很难得了,于是最后定下来就考班里前十四,顾湘还特意请了饭桌上的江澈做公证人,免得某些人为老不尊赖账。

这个目标定下来之后,顾湘在学习上就变得格外有动力起来,偶尔学累了就掏出本子,在上面列自己买了手机之后要下载的app清单,畅想着自己寒假买了手机后的上流人生活,还跟阮明昭他们约了寒假去哪里哪里玩,到时候她就能带着手机去了。

大概也是她这种乐观精神起了大作用,期末考试结束的当晚她背着小书包飞奔回家,一推开门就开始跟她爸妈噼里啪啦地吹嘘这次期末考试有多么多么简单,考到的题目她事先都掌握得多么多么好,甚至拍着胸脯放下豪言壮语,说别说是前十四了,前十都是她的囊中之物,还催她爸别等成绩出来了,择日不如撞日,吃完饭就去买手机好了。

江澈那会儿也在饭桌上,拎着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到头来被她这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样子看得忍不住想笑,只能转过头躲开某人的视线,一边疑心她是在故意给她爸妈画饼,想先骗走手机再说。

而画饼的结果大概就是,她期末考试的成绩出来后,明明完美完成了目标,刚刚好跟班里一个同学并列十四,反而让蔡芬芬看得眉头紧锁,说她整天就会说大话,比期中的十六名还要不满意。

顾湘当时虽然还挺满意这成绩的,当着她妈的面也不敢造次,只敢在她发落完后去找她爸主持公道,然后在当天中午收到一沓一万块的现金。她爸说自己也不懂什么手机,干脆让她带着江澈一块儿去买,多出来的钱当过年的压岁钱算。

这一来顾湘简直高兴疯了,跟暴发户似的揣着一沓红艳艳的人民币去敲江澈的房门,见到他后开口的第一句就是:“走,我请你吃饭去,顺便买个手机。”

江澈那天刚考完期末,早上睡到十一点才起,还没吃饭就被人喊着上线开了把排位,钱修文说是算好了天时地利,这个点人少能上分。这会儿来给她开门的时候他还穿着睡衣,游戏页面上还在排队匹配队友。

所以听到她要请自己吃饭的话,他有点反应不过来,茫然地揉揉头发,转头看了眼房间里的电脑,然后点头应下:“好吧,你想吃什么?”

“想吃万象城负一那家店的炸鸡,好久没吃了。”顾湘回答。

江澈这个点确实有点饿了,对此也没什么异议,只抬抬下巴提醒她:“行吧……那你到沙发上坐会儿,我先换个衣服。”

然后听她应了声“好”,便重新关上房门,第一时间到电脑前取消排队。

钱修文第一时间给他扣了个问号。

江澈顿了顿,在聊天框里输了行字:

【得去吃饭了,下午再打吧】

话一说完,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很快回:

【大哥,不是吧,我好不容易算好这个点,什么饭必须现在就吃啊】

【你打完这把再吃不行吗】

江澈看到这话,轻一抿唇,片刻后只轻巧地敲出两个字:

【走了】

毕竟门外有人等着,还是吃饭比较重要。

……

临走前,江澈让顾湘把她那一沓钱放书包里,免得招摇过市被不法分子盯上。顾湘一听也乖乖照做,放好后拍拍他的书包,两人便直奔商场。

两个人虽然还是初出茅庐的小朋友,买手机的过程倒是很迅速,顾湘不懂什么配置啊镜头啊之类的参数,进店后一门心思地想买个跟江澈一样的同款,两分钟就选好自己心仪的手机,只是颜色跟他不一样,买了挺粉嫩的玫瑰金。

只不过同款挑下来之后,顾湘才听那个销售姐姐报出价格,没料到江澈的同款手机竟然这么贵,得9888,听得她心里咯噔了好几下,只能硬着头皮被人领着去结账。

然后等回来的时候,厚厚一沓钞票只找回来一百多块,她今年的压岁钱只有两张钞票加两个硬币,有零有整的,连请江澈吃顿饭都请不起。

这头江澈看她回来的时候嘴撅得能挂油瓶,一副心痛得快哭出来的样子,笑着伸手拍拍她的脑袋,问:“怎么,没钱了?”

“就剩这么多了,”顾湘说着摊出手,露出里面的一百一十二块,一边道,“我爸他太心机了,还跟我说买手机剩下的当压岁钱,谁家压岁钱就这么点啊……”

江澈看到她手里的零钱,笑得噗嗤了声:“你要是不买这个,买那些四五千的手机,不是能剩挺多的?”

“那不行,我就想跟你用一样的,你那个手机看起来比较高级,”顾湘伸手把钱塞回兜里,又道,“不过我钱都花光了,请不起炸鸡了,请你喝奶茶吧?”

江澈闻言,好笑地调侃了句:“所以你大中午地把我叫出门,就只给我喝杯奶茶,还得让我请你吃炸鸡啊?”

顾湘瞥他一眼,看出他没生气,加上他请自己吃饭的次数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一次,于是理直气壮地回:“我今天都花了这么多钱了,你请我吃顿饭怎么了?”

“行,知道了,赶紧去拿手机吧,快饿死了。”江澈听她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抬抬下巴示意不远处的柜台,催促道。

“哦。”顾湘应了声。

那头销售姐姐已经从仓库给她拿了支全新的手机,正在帮忙调试跟贴膜,看顾湘过来后便笑眯眯地抬头告诉她:“已经帮您设置好了,电量有百分之八十,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直接帮您把手机卡插进去。”

江澈听到这句,轻一皱眉,转头问她:“你有手机卡吗?”

顾湘看他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一边在柜台前的高脚椅上坐下,一边从兜里掏出一个用白色塑料袋装着的东西,自信回答:“当然有啊,要不然我之前那个电话手表怎么用啊?”

江澈听到电话手表这种有年代感的东西,被呛得咳嗽了声,只好抬手遮住嘴唇。

那头的姐姐听到这话似乎也有点震惊,认真看了顾湘一眼后,接过她掏出来的sim卡,低头帮她安上。片刻后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出声问了句:“小朋友,你今年几岁了啊?”

顾湘闻言,也意识到自己说电话手表这事好像有点暴露年龄,不好意思地抠抠手指,回答:“十二岁。”

对方闻言,下意识看了眼她身后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又转头跟自己本来在吃午饭但中途收收到消息被帅哥吸引出来的同事交换了个眼神,然后清了清嗓子,装作不经意地问:“那你哥哥呢?这位是你哥哥吧?”

“嗯,”顾湘老老实实地点头,回答,“他比我大三岁。”

店员姐姐听到这话,在心里飞快算了一下十二加三等于十五后,几乎被这个数字给呛到,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才跟同事夸过好帅的男生竟然还没成年,只能被迫放下手里的东西,背过身去咳嗽:“咳,咳咳……不好意思啊……”

顾湘那会儿还以为她只是单纯地呛到了,伸手挠挠脑袋,继续等自己的新手机。

直到店员姐姐帮她把剩下的配件都包好,她提着购物袋跟江澈一块儿出去,身后的几名店员便迅速围到了一块儿,即便压低了声音,她们的聊天在回音效果良好的店铺里还是让人能隐隐约约听见:

“救命啊,才十五岁……这年头的小孩都长这么高了吗……”

“我还以为跟我差不多呢,差点想跟他要微信,还好没说出口……”

“不过帅是真帅啊,侧面看过去鼻梁贼高,就可惜咱们已经太老了……”

顾湘听到一半,才反应过来刚才的问话是怎么回事,一边低头从江澈推开门的手臂下钻过,直起身后偷瞄了某人一眼。

但江澈像是没听见她们的话,依旧沉浸在她刚才跟老鼠似的钻过去的动作中,末了垂下眼帘,盯着她的头顶看了好半天,发现她怎么越看越矮了,完全还是个没长开的小屁孩。

这头顾湘看他一直盯着自己的头顶,疑心难不成是自己昨天没洗头今天看起来很油,于是第一时间伸手捂住,紧张地出声问他:“干嘛啊?”

“没什么,”江澈摇摇头,伸手比划了一下她的身高,只拉到自己胸口多一点的位置,甚至还没到肩膀,便问她,“你怎么半年过去了一点都没长高?这样以后还能长高吗?”

顾湘听到这句,有点被戳到痛处,尤其是他那句“以后还能长高吗”,平淡中略带嘲讽,气得她忍不住跳脚,据理力争道:“我有长高的!我这学期体测长高了两厘米呢!你感觉不出来是因为你长高了好吗?我妈听你妈说你前两天去量了身高,你都一米八三了,你这个巨人!”

江澈看着小跳蚤在边上蹦跶的模样只觉得好笑,随手拍了一下她的头顶,像是故意为了惹毛她似的说了句:“小矮子。”

“你才小……不准叫我小矮子!”顾湘再次被气得跳脚,然而中途想反击他是小矮子的时候又意识到反弹无效,只好伸手锤他。

……

等两人在炸鸡店坐下时已经冰释前嫌,顾湘熟练地点了两种口味的炸鸡和一份薯条,连上店里的wi-fi后,开始给自己的新手机下app。

不过手机里的微信倒是预先安装好了,顾湘之前玩电话手表的时候都还没注册这东西,这会儿便第一时间去注册了微信号,然后在通讯录里找到江澈的手机,第一个好友就加了他。

这头江澈收到她的好友申请,点了通过。

然后就听对面的人突然盯着手机哼哼笑了声,一边打字一边告诉他:“我要给你备注,就叫臭江澈。”

江澈本来已经把手机放下了,听到这话转头睨她一眼,重新拿起手机,一边慢腾腾地点进微信,一边思考给她备注什么比较好。

末了总算决定好,白皙的手指在屏幕上跳动了两下,给她备注了一个“小屁孩”,后面还加了个emoji“鸡腿”。

只不过输完之后一看,她名字后黄澄澄的鸡腿实在太醒目,在他列表里一溜的“爸爸”“妈妈”“蔡阿姨”中显得格外出挑。

江澈随手在屏幕上划拉了一下,意识到这一点时轻抿了一下唇,掩饰下嘴角浮现的笑意,总觉得“小屁孩”这个称呼尤其适合她。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