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尝了一口小说顾湘江澈目录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5-16

尝了一口小说顾湘江澈目录阅读

江澈被她这独特的爱好看得眼皮直跳,走近之后就看到她的脸色已经涨得通红,估计是刚才抡锤子憋的,偏偏表情看起来还很兴奋,正抬头盯着面前正在不断滚动的计数器。

计数面板上粲焕的色块落进她的眼睛,随着色彩的变动,像夜幕里不断盛开的绚烂电子烟花,顾湘一瞬间看起来像是幅厚涂的精致少女插画,多而饱满的色彩模糊了线条,反而让她从整个环境中凸显出来,变得尤为生动立体。

直到面板上的数字停止跳动,开始由底部一点点攀升,最后只点亮了两条坐标。

机子下跟着吐出两张粉色的奖券。

顾湘见状,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泄了气,好在刚一转过头就发现了他,重新振奋起来,问他:“你玩得怎么样?破纪录了吗?”

“没有,”江澈摇摇头,“776那次状态太好了,估计最近都破不了。”

“啊?那个776就是你投出来的啊?我的天……”顾湘没忍住张大了嘴。

“嗯,”江澈平时习惯了面无表情,这会儿看她一脸震惊的样子虽然有那么点自得,但很快就恢复成宠辱不惊的模样,转移话题道,“走吗?你娃娃抓得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顾湘听他提起这件事,嘴角瞬间挂了下来,从兜里掏出自己可怜巴巴的七张奖券递给他看,“币用了一半多了,但是娃娃一个都没抓到,薯片也没抓到,就赢了这么几张……”

江澈看见她那些稀碎的奖券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只不过紧接着就收到她震惊且受伤的眼神,只好一边努力忍着笑,一边把自己手里一长条一长条的粉色奖券放到她手上,拍拍小朋友的肩膀道:“没事,我的这些都给你,待会儿想换什么换什么。”

“哦……”顾湘鼓了鼓脸,勉强被哄好了。

只不过就在江澈准备领着她去别的地方时,她又突发奇想地拉住他的手臂,示意身后那台抡锤子机:“诶,要不你来试试这个吧,我刚刚这么用力竟然只有两分,我想看看你能得几分。”

“……?”江澈低头看她一眼,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总觉得这种游戏机玩起来很奇怪,跟他平时的形象完全不符。

但到头来迎着她的视线,他又不好扫她的兴,只能勉为其难地点点头,弯腰往里面塞了个游戏币。

然后在拎起锤子前包袱很重地环视了眼四周,发现人并不多,才松了口气,把锤子拿到手上。然后低头看了眼身前的铁饼,微微俯身,用腰部衔接小腿发出的力量带动手臂,锤子从身后拧上来一个漂亮的半环形轨迹,最后重重甩下。

顾湘在过程中甚至感受到锤子刮上来的破风声,旋起的气流扑到她脸上,凉飕飕的,紧接着耳边就炸起一个闷雷般的声响,隐约透着金属不堪重负的脆响,几乎能惊动这片区域里所有的人。

江澈收回动作后轻吁了口气,然而很快就感受到周围投过来的视线,第一时间把锤子放回原位,跟面前的机器保持起三步开外的距离,企图和自己刚才傻得令人发指的举动划清界限。

游戏机上的电子面板开始闪烁,伴随着“滴哩哩滴哩哩”的声响,最后从底部开始一截一截攀升。

于是顾湘眼看着面板上的色块逐个被点亮,颜色由绿转黄最后转为紫红色,停留在十一这个数字上。

然而这还只到整个面板的三分之一高度,最高分是三十,顾湘一瞬间难免有些失望,叹了口气道:“十一啊……我还以为你能打到最高分呢。”

一旁江澈在身后偷偷甩了甩被锤子震得发麻的小臂,闻言只觉得眼皮直跳,无言片刻后回:“不好意思啊,让你失望了……”

然后弯腰拿走机器“滋溜滋溜”吐出来的那条长长的奖券,又递给她。

顾湘听他一下子说得这么严重,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过于好高骛远,说不定会挫伤他的自尊心,接过奖券后赶紧打圆场道:“没事没事,我刚刚看到很多人的分数都只有三四分呢,你已经是我看到的人里最高的了,很厉害了……”

几乎是她的话音刚落,不等江澈回答,就看到一个长得格外壮实的大叔也过来给抡锤机投了币。

两人见状,几乎是同时停下谈话,默契地转过头去,盯着对方的动作。

大叔一副老内行的模样,低头“呸呸”在手上吐了两口唾沫,然后提起锤子,含着胸膛低沉地“咍”了声,这才重重抡了出去。

顾湘被他的动静震得缩了缩脖子,机器上的数值再次开始滚动,电子音听起来越来越急促,把她的胃口也吊得很足。

面板上的光条开始一个个被点亮,由鲜亮的翠绿转为明黄,然后就在顾湘期待它转为橙红色时,音乐已经戛然而止。

一、二、三、四,四分。

她脸上的表情跟着僵住,不可置信地眨巴眨巴眼睛后,再次确认对方只打出了四分。

然后慢吞吞地转头看向某人,想到他刚刚竟然打出了十一,满脸写着震撼。

但这头江澈已经没心思管对方的分数,满脸复杂地垂眼看着自己的掌心,片刻后抬起头来,格外严肃地告诉她:“我去洗个手,建议你也去洗一洗。”

顾湘愣了一下,也意识到刚才那个大叔“呸呸”两声的动作,不排除在他们俩抡锤子之前也有人这么干过,便慌忙不迭地点点头。

……

洗手间在电玩城外,两人着急去洗手的时候没怎么看周边的店面,直到洗完手出来,江澈才注意到左手边的一家精品店,里边打着温馨的暖黄色灯光,看起来卖的都是些小礼品。

于是停下脚步,转头对她道:“我上次还欠你一个礼物,你要不要进这家店看看,有什么想要的就告诉我。”

“礼物?”顾湘眨了眨眼,听他这么一说也反应过来,是她送礼物那天晚上他答应她的,说要把礼物补上,于是想了想问,“什么都行吗?”

“嗯。”江澈应了声

顾湘听他应下,眼睛跟着“嗖”地放光,飞快道:“那我想要刚刚我在娃娃机里面看到的那只小羊,我花了五个币也没抓着。”

“好。”江澈没什么犹豫,很快答应。

只不过等看到她口中那只“小”羊的真面目时,他才发现是自己小看她的胃口了。

那是只几乎有她半个人那么大的绵羊,毛茸茸的,单独吊在娃娃机里,需要用剪刀剪断绳子才能拿到。

这头顾湘看到这只大白羊,似乎也觉得自己刚才的措辞有些草率,只得满脸憧憬地抬头看向他,试探道:“我想要它行吗?”

“……”江澈深吸了口气,硬着头皮点点头,“行。”

半个小时后——

两人就这么占着那台娃娃机操控着小剪刀割了半天,直到用完手头所有的币,那只小羊依旧岿然不动,隔着透明的玻璃戴着蓝色睡帽闭着眼睛酣睡,完全不在意玻璃外的人正苦心积虑地想要得到它。

游戏币用完后,江澈又去机子那边兑新的,只不过中途经过奖券的礼品兑换区,瞥见展柜顶端一排也是差不多的毛绒公仔,便回去问顾湘:“你要不要去兑奖券的地方看看,那儿也有这些娃娃,我家里还有两百多张奖券。”

顾湘闻言,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很快迟疑地摇摇头:“那儿没有跟这只一模一样的小羊,而且我就想要娃娃机里的这只,要不然我们刚才用了这么多个币,不都白花了吗?”

江澈闻言,意识到她是和这台娃娃机以及里面的小羊杠上了,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有些无奈地抿了抿唇,他有点想教教她有关沉没成本这一概念,以及当下最合理的选择应该是什么样的。但转念想到她毕竟还是个小朋友,在这些小事上钻钻牛角尖也无妨,只要她觉得高兴了就好。

于是笑着叹了口气,把新兑来的四十个币都放到面前的机子上,示意她:“好,那我们今天非把这只羊抓出来不可。”

“嗯!”顾湘听他答应便弯起眼睛,用力地点点头。

然后弯腰塞了两个币,推推他的手臂示意:“这次该你了,刚刚那把是我玩的。”

江澈应了声好,微微俯身。红色的摇杆在他修长白皙手指间显得很迷你,娃娃机里灿白的灯光和机器上流动的粉色荧光一起,透过玻璃的折射后落到他脸上,把他轮廓清雅的侧脸映得明净温润,像天拂晓时的晨光透过云层,一派云光潋滟。

只不过跟男色相比,这会儿显然还是他操控的那枚小刀片更吸引顾湘的注意力,她整张脸都已经黏在玻璃上瘫成一个大饼,一面眯起眼睛瞄准刀片跟绳子之间的距离,小声指挥他:“再往右边一点……不不不,太右了,回去一点……”

“现在这样呢?”江澈也难得认真,松开摇杆抬起头来,跟她全方位确认刀片的位置。

“应该……”顾湘最后瞄了一眼,睁开眼睛,“可以了吧?”

“好,”江澈示意她娃娃机的确认按钮,“那你来按。”

顾湘闻言便从侧面回来,和他对视了一眼后,深吸一口气,抬手拍下按钮。

娃娃机的刀片开始慢吞吞合拢,两人几乎同时屏住了呼吸,靠近玻璃观察里面的动态,顾湘甚至紧张到抓紧了他的手臂。

直到刀片贴上绑着小羊的绳子,眨眼间就听到“咔嚓”一声,那只毛茸茸的大公仔随之掉落。

顾湘一瞬间愣住,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直到下一秒才尖叫一声跳了起来,张开手臂扑腾着抱了抱身边的江澈,兴奋地开口:“江澈江澈!我们拿到了、拿到小羊了!啊啊啊啊我的小羊!”

江澈抬手扶住她,差点被她抱得重心不稳,一面也不自觉地被她的欢欣鼓舞所感染,笑着抬抬下巴示意她:“快拿出来看看什么样。”

“嗯嗯嗯……”顾湘很快松开手,转头打开已经自动解锁弹出的玻璃门,弯腰把软绵绵白花花的小羊抱起来。

然后第一时间举着小羊送到江澈面前,示意他:“你快摸摸!它的毛超级软超级滑!现在是我的小羊了!”

只不过她一时没控制好距离,小羊卷卷的绒毛在江澈低头时撞上他的鼻尖,蹭得他微微发痒,像春天的山坡上刚刚开出了一束花。

他稍仰了仰头,躲开这些毛茸茸的躁动,一边给面子地抬手摸摸小羊的头,夸道:“嗯……是很软,你的小羊挺可爱的。”

顾湘闻言,没忍住“嘿嘿”傻笑了声,缩回胳膊把小羊紧紧抱在怀里后,隔着那丛白色软毛翘起脑袋,认真对他道:“谢谢你江澈,我现在真的特别特别喜欢这只小羊。”

尤其这是他们俩花了四五十个币才抓出来的,跟一般礼物相比有成就感得多,就更让人喜欢了。

江澈跟着翘起唇角,又顺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回:“走吧,还剩这么多币,看到哪个喜欢的我们再抓。”

“好!”顾湘把怀里的小羊换了个姿势,抬脚跟上他。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