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再见了大叔张若妤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5-20

再见了大叔张若妤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心跳似乎停滞了一瞬间。

我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笑着看他,“为什么?”

抢在傅均泽开口之前,我先握住了他的手,掌心落在他手背上,触感一片冰冷。

“傅均泽,我可不觉着你是那种提上裤子就不认的渣男。”

傅均泽面色凝重,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

他缓缓抬头,借着头顶的灯光,我看清了他的眼睛,眼底满是红血丝,看起来颇为憔悴。

我瞬间有些心疼了。

我凑近了些,凑过去靠在他肩上,不敢再抬头看他。

“傅均泽”

“别到此为止,我喜欢了你那么多年,一句到此为止,感情就真能就此止住么?”

他没有说话,房间内一片寂静。

我深吸一口气,挽着他手臂的指尖微微收紧了些,语气也放软了许多,“只要你是单身,我就一直做你的情人好不好?我可以不让任何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可以瞒着我妈,我可以……”

“沐沐。”

他忽然开口叫我,也打断了我的话。

手臂抽开,他扳正我的身子,低下头来看我,“我们已经错了,不能一错再错,我大你15岁,抛开那些感情不讲,我是你妈妈的朋友,我们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我不依不饶,又握住了他的手,语气却忍不住有些哽咽,“你和我妈只是朋友,我们男未婚,女未嫁,为什么不可能?”

他叹了一口气,抬手,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发。

“沐沐,你年纪小,可以不懂事,但我不能不懂。”

“可是我们已经睡了啊!”

我瞪大了眼看他,尽管不想用眼泪来逼迫他,可是,鼻尖酸涩的厉害,泪水还是一滴滴地滚落下来。

傅均泽向来怕我哭。

这么多年来,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我一掉眼泪,他马上就回妥协。

为此,我妈还曾取笑他,说他以后一定是个女儿奴。

他俯下身来替我擦眼泪,眉心紧紧蹙着,眼底满是心疼与懊悔,猩红的眼显得格外憔悴。

我猜,他是真的后悔了。

擦干了泪,傅均泽低叹一声,“是我对不起你。”

我摇摇头,“当初都是我自愿的。”

他却忽然蹲下身来,伸手摸了摸我的脸,语气低沉,“拿了你的第一次,又畏畏缩缩的不敢负责,沐沐,你说我怎么这么怂呢。”

我沉默了一下,这话我不知道该怎么接。

可我知道,傅均泽并不怂,他是我见过最勇敢的男人。

他再次叹气。

忽然,抬手扣在我脑后,手上略一用力,我被他拽入怀中。

温热的唇随之落下。

蜻蜓点水的一吻过后,傅均泽双手轻轻捧着我的脸,“我会负责。”

我怔住,再回神,惊喜万分地看着他,“你是说……”

他将我箍进怀里,我靠在他胸口,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明天早上,我带你去见你妈妈。”

那天晚上,我再一次留宿在了傅均泽家里。

我穿着他的睡衣,和他共宿一张床,然而,这次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穿衣而眠,相拥而卧。

关了灯的房间内,我侧着身子,紧紧搂着傅均泽的腰。

一切得到的太过突然,我需要一再确定,确定我是真的拥有了他。

可是……

我似乎变的患得患失了起来。

尽管他此刻就好端端地躺在我身边,我却还是觉着心里空落落地,无处着落。

我担心他说要在一起的话只是一时冲动,我担心他明天会因为我妈妈的暴怒而临阵退缩,我担心……

我担心的太多,可是林林总总地算起来,终究也只是在担心一件事——

担心他不要我。

深夜。

半梦半醒间,我下意识地伸手向身旁摸索了一下,却发现身旁空落落的。

我瞬间惊醒。

坐起身来看了一圈,在看见窗前站着的那道人影时,心才悠悠放下。

听见动静,傅均泽回身看我,“怎么醒了?”

他语气是一贯的温和,可是,我惊讶地发现,他指尖还夹了一根燃了一半的烟。

在我印象中,他显少抽烟。

除了上次在厕所门口他抢走的半根烟外,我似乎已经有一两年没有见他抽过烟了。

傅均泽将烟摁灭,走到床边来,扯起一旁椅背上的外套披在我肩头,动作十分自然。

我忽然拽住他的手——

“傅均泽,我做噩梦了。”

傅均泽似乎笑了笑,他拍了拍我肩头,轻声安慰,“没事,梦都是相反的。”

我抬头看他,他逆光站着,昏暗中,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傅均泽,我梦见你不要我了。”

傅均泽怔了一下,然后再度拍了拍我后背,声音很轻,“也是相反的,那可能是你不要我了。”

单纯听着这些对话,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以为我们真的是一对情侣。

一对,普通而又相爱的,平凡的情侣。

可是,闻着他衣衫上的烟草味,我的话还是没能忍住,脱口而出:

“傅均泽,如果我不是她的女儿,你会不会爱上我?”

傅均泽的指尖有着片刻的僵硬。

夜色里,他似乎抿了抿唇。

沉默了半晌,傅均泽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声音很轻,“会吧。”

会字后面,还接另一个“吧”,我曾看过的一本心理学的书籍上说过,通常情况下,一句话后面如果加了一个语气词“吧”,那多半就是违心的。

“吃了午饭再走吧”,就是不想留你吃饭。

“那我来结账吧”,就是不想结账。

“会吧”,可能就是不会,亦或者,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假如背后的答案。

“傅均泽…”

我软着嗓子唤他,指尖微抬,勾住了他睡衣的领口。

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并且还是一个老男人,傅均泽当然瞬间领会了我这句呼唤的意思。

月色下,他绷紧了下颌,又一次探手想要揉我头顶的发,却被我偏头躲开。

我蹙眉,显少在他面前表露我的不满,“傅均泽,你这个动作像极了长辈对晚辈的宠溺。”

傅均泽怔了一下,似乎想说话,却被我抢先一步。

我握住他的手,将其拽到了我腰间。

他原本泛着凉的手,落在我腰侧的那一瞬间,无端地燃起几分燥热。

我凑上前去,在他耳边吹了一下热气,“这个动作,才应该是一个男人对待女人的方式。”

傅均泽的呼吸声明显加重了几分,沉吟半晌,他才终于将我箍在怀里。

黑暗中,轻叹声响起在头顶,“沈知沐,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他低低叹着,言语里满是无可奈何。

我揽着他脖颈倒在床上,在他覆身过来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们两个人,都已经没办法抽身了。

我不好,爱上了母亲的朋友,爱上了一个大我15岁的男人无法自拔,且放纵自己去陪他。

可傅均泽也没好到哪里去,明知道不可以,他终究还是每次都破了防。

我知道,傅均泽是迷恋我的身体的,可是,他不爱我。

没关系,我愿意等到他爱我的那一天,人生路漫,我不信,他的心就真能坚如磐石,永远不动摇。

傅均泽,来日方长,我们慢慢来。

第二天清晨,我醒来时,身侧已空。

我平静地起床,洗漱,穿衣。

因为我知道,傅均泽这人向来言而有信,既然答应了要对我负责,他就一定不会丢下我不管。

起码,在去见我妈之前不会。

果然,一出卧室,我便看见了餐桌前的那人。

傅均泽今天穿了一件简约的白T恤,逆光站着,听见声响,他转身看了过来,手里还拿着锅铲。

“你醒了?来吃饭吧。”

他温声说着,又替我倒了一杯热牛奶。

我没应声,走上前去环住了他的腰,头贴在他背脊上,忽然有种莫名地心安。

“傅均泽,你想好了么?”

一夜过去,他心情似乎好了许多,一边替我做三明治,一边温声问道,“想好什么?”

我搂着他腰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些,“一会…陪我去见我妈。”

他的动作停顿了两秒,随后又恢复如常。

“嗯”,应了一声,他将做好的三明治递给我,“放心,我答应了会对你负责的。”

说着,傅均泽下意识地抬手想要揉揉我的头发,手抬到半空中,又想起了什么,堪堪顿住。

他轻笑,“吃吧。”

我接过三明治咬了一口,然后,便不停地在心里幻想着一会的场景。

幸好,老妈身边现在有了陈叔叔,不然,我还真的有些担心她接受不了。

吃过早饭,傅均泽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停顿了几秒,然后拿起了放在桌面上的手机。

我忽然紧张了起来,心跳都漏了一拍。

在我的注视下,傅均泽拨通了我妈的电话——

“喂”

电话接通,傅均泽深吸一口气,淡淡开口。

“一会见一面吧,我和你,还有沐沐。”

电话另一端,我妈似乎很痛快的应下了,只说了两句话,傅均泽便挂了电话。

“走吧”

他出神了片刻,然后低头看我。

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一刻,忽然有些犹豫的人,反而是我。

我不怕我妈责骂,我害怕的是……

如果傅均泽此刻因为责任而不得不和我在一起,那日后,他后悔了怎么办?

日后回想起,他会不会怪我怨我?

我犹豫的片刻里,手背忽然一暖。

是傅均泽握住了我的手。

他手掌很大,能够将我的手全部包住,“走吧,去你家。”

我错愕地点点头,跟着他起身离开。

一路上,我们依旧是沉默的,谁都没有开口。

家门口。

看着面前熟悉至极的门,我忽然有些犹豫,与傅均泽十指紧扣的手也不由得松开了几分。

其实,能够感受的出,原本还坚定的傅均泽,在到了门口的那一刻,也有着几分松动。

他的掌心沁了一层薄汗,指尖也比平日里要僵硬些。

在门口站了半晌,却谁都没有先敲门。

我犹豫了很久,甚至打了退堂鼓,我拽了拽他的手,抬头看他,正想和他说“算了”时,房门忽然打开了——

我妈站在门口,而我和傅均泽毫无防备,手牵手地出现在了她面前……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