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最新小说宋医生情深似海免费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5-22

最新小说宋医生情深似海免费阅读

接下来的一个周,宋严往我这里跑得很勤。

我也不懂,本来忙得人都见不到的男人,怎么突然就这么闲了。

后来我才明白,他们医生的工作也有淡季旺季的,胃肠科夏季几乎是最忙的时候,过了夏天,就能稍微松口气。

不是说不忙,只是手术不用排得那么满了。

中间穿插着少许空闲的时间,宋严就过来和我一起吃饭。

“宋医生,我这算不算患者里的VIP待遇了?”

术后三天,我已经可以吃稍微粘稠一点的流食,不用再望“水”兴叹。

要知道第一天禁水禁食的那段时间,真的要了我的命。

尽管知道打着葡萄糖和盐水,自己身体不会有问题。

但最难捱的还是心理上那关,有一种缺水叫我觉得我缺水。

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我只能一遍遍用棉签沾着水擦嘴唇。

那几天的日子不堪回首,也只有经历过才能明白,手术不是最痛苦的,术后的恢复期才是最难过的——去卫生间,洗漱刷牙,甚至按护士铃都是老大难的问题。

如果不是宋严给我找的护工,我一个人还真应付不来。

“你觉得呢?”宋严把问题踢给了我。

“我觉得我上辈子肯定拯救了人类,让我遇上一个这么认真负责的好医生!”

宋严神色没变,只淡淡开口道:“吃东西时少说话,对胃不好。”

我闭了嘴。

尽管眼前的男人没表现出来,但我也知道,我的话让他不舒坦了。

他对我的关照,岂是一个“认真负责”就概括得了的?

但我不敢往深了想,甚至下意识的对某些可能性抗拒。

我刚从一段失败的婚姻里走出来,对感情这种事情,虽不至于避如蛇蝎,却也没再抱什么美好的希望。

这顿饭我们吃的不欢而散。

我看着宋严沉默着走出去的背影,垂下了眸子。

术后第七天,我可以出院了。

本来腹腔镜手术就比传统手术要好恢复一些,因为病床资源紧张,有很多病人三天就被医生要求出院了。

我住这七天,听说是宋严特意叮嘱的。

不住满七天,不能出院。

对宋严,我心里是说不上的感激。

但同时,我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平白享受这样的待遇。

出院那天,宋严连着三台手术。

我自己收拾了简单的几件衣服,从一个相对靠谱的某平台上一次性借了十万元出来,一口气都给宋严转了过去。

从前我总觉得还有后路,没动过从平台上借钱的念头。

但眼下,这条后路我还是选择自己堵死了。

总靠着别人的帮忙,像什么话?

更重要的是我们满打满算也才认识不到两个月。

钱转完,我给宋严发了条消息:“宋医生,我出院了,这段时间谢谢你,钱转给你,不够也只有这些了,等后续我稿费下来了再慢慢还你。”

他知道我在写书。

除了手术当天,我实在抬不起胳膊,其他的日子,我没有一天停止过更新。

我还记得术后第二天,我拿着笔记本噼里啪啦时,宋严进来看到我的样子。

他眼里是说不出的惊诧,还有一抹我看不懂的复杂。

他说的第一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

不是从医生口吻要求我不要写了,也不是像一个旁观者象征性的和我闲聊行业的情况。

他先是走过来帮我调整了一下电脑的位置,确认不会压到伤口,接着开口说:“写完发我看看。”

二十七年,第一次有人主动要看我的书。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

第一反应我是羞赧的,但除此之外,我心里又是无法言喻的欣喜。

最后,我把链接分享给了他,告诉他书是连载的,一时半会儿写不完。

本以为这件事不会再有后续,却没想到没过一天,我就收到了他的消息。

看到手机屏幕上“写得不错”四个字时,我第一次明白,原来被人认可这件事,会让人如此有满足感。

我看着手机,走神了一会儿。

消息发出后始终没有回复,估计人还在手术台上。

我制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将手机暗灭,独自出了医院。

……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老祖宗的文化是有一定道理的。

比方说我不知道是谁发明出“冤家路窄”这个成语,但在医院门口看到张赫时,我还是忍不住感叹,这成语太精妙了。

不然怎么我避之不及的人,总是轻易就能遇上呢?

我看到张赫的同时,他也看见了我。

我本来不想理他,打算直接离开。

然而错身的瞬间,他却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

我伤口使劲动还会疼,不想和他争执,只皱眉冷声斥道:“松开。”

张赫神色微变:“许向暖,你真和那医生在一起了?”

“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和谁在一起和你有关系么?”

我只想快些摆脱他,但这男人却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他看着我,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许向暖,你是不是都算好的啊,早就和那小白脸勾搭在一起了,就等着找个理由和我离婚呢?”

“张赫,你有毛病吧?你搞清楚,出轨的,搞大别人肚子的,到底是你还是我?!”

张赫显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男人在外面有个女人怎么了?我每个月是缺你吃还是缺你喝了?你倒好,拿着我给你的钱在外面泡男人,许向暖,你可真是不要个脸了!”

这话说得我彻底怒了,举手我就想给他一嘴巴。

然而这一下牵动了伤口。

疼痛之下,我的胳膊泄了力,手腕被男人一把攥住了。

“还想来这招?”张赫的神色带了说不清的癫狂:“怎么着,再打啊!许向暖,看你虚弱得这个鬼样子,离开我都饭吃不饱了吧?你找的男人也不怎么样啊,喂都喂不饱你,还跟着他干嘛啊?你要不重新考虑跟着我?虽然我肯定不会再娶你了,但每个月三五千块的零花钱肯定少不了你的。”

我被张赫气红了眼,偏偏碍着身体的原因,使不上劲。

我从来没有一刻如此恨自己。

恨自己曾经瞎了眼,恨自己现在的身体没办法狠狠给他一拳!

正气着,身侧突然闪过了一个身影。

紧接着,张赫当真被一拳打倒在地!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