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全本免费小说我家夫君造反了赵小萌贺白澧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5-29

全本免费小说我家夫君造反了赵小萌贺白澧阅读

贺白澧轻声啧了一声,倒是觉得自己矫情起来。

倒也窘然的在炕上躺下,怕赵小萌那似怒似嗔的眼神,总觉得自己是做错了一样。

怕爹爹有什么需要的,阿元就端了一个小板凳,在炕边坐着。

一时间,两人一大一小的相互看着。

贺白澧受了伤,赵小萌先熬了一个鸡汤炖着,然后做了个简单的荠菜汁面条,又去地窖拿了两个土豆,准备做个炒土豆丝。

下午要开祠堂,还有好些东西要准备的。

等吃饭时候,赵小萌也不和贺白澧说话,只和阿元说,给阿元夹菜,然后待吃完了就收拾着碗筷,径直去洗碗洗锅。

贺白澧再迟钝粗糙,也只到赵小萌是真的生气了。

看着小胖子忙碌的背影,无奈的叹气,小丫头脾性还不小。

刚忙完,门口就传来赵三婶的叫声,“贺家娘子!”

赵小萌擦了手,速度去开门,见是赵三婶有点疑惑,也笑着问好,“是赵三婶呀,有什么事?”

见赵小萌出来,赵三婶几步就走进来,邀功似得道,“贺家娘子,里正开祠堂了,我过来看你准备好没,快些过去,别让长辈叔伯们好等。”

这么快?

看来里正的确是被气着了,早早的开完,了结了这件事。

赵小萌眼珠一转,对赵三婶拜了拜,“三婶,我年纪轻,以前又不知事,三婶是村里的长辈,知道的多,小萌想问开祠堂从赵家族谱脱离出去,我需要干什么?还请三婶说一说,免得小萌弄错了,漏了怯。”

古代的礼仪她不懂,原主也没这么闹过,开祠堂要做什么,她还真不知道。

赵三婶被赵小萌的眉顺眼的讨好了,心中愉悦,便把要注意的说了。

赵小萌又谢了谢。

然后回了屋,重新换了一套素净的衣服,将上次里正开的证明也带上了。

古代女人不得祭祀,更别说还主动要求从族谱里分出去,谁见了,都要说一句大逆不道。

若不是李氏光天化日之下要杀人,被贺白澧救了小萌,胳膊也不知道会不会废了,这事儿,是怎么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同意的。

原本赵小萌想着自己一个人去就好,贺白澧胳膊受伤,不宜走动,阿元还是个孩子,她进祠堂,阿元年纪还小,进不去。

不料贺白澧只看了她一眼,眸眼沉沉,“我陪你。”

反正胳膊都伤了,好歹让那些人看一看李氏的穷凶极恶。

赵小萌思虑了片刻,抬眸,“伤口还没结痂,那你动作轻点,慢慢走,免得伤口撕裂了。”

“好。”

赵小萌心中一动,明白几分贺白澧跟着自己去,是不放心,怕李氏再欺负自己。

要不是孩子在,赵小萌脱口而出就想问,贺白澧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喜欢我啊!

但是瞬间,就将这个旖旎的念头压下。

贺白澧是眼瞎了,喜欢一个又丑又胖的胖子?看上自己什么?透过皮囊下的心灵美吗?

只要我不问,贺白澧不回答,就是喜欢我的!

赵小萌内心嚣张无比,现实怂得一比。

赵三婶是来通知她的,通知到了,就赶紧走了,去祠堂外看热闹。

刚出门,贺白澧伸手去关栅栏,赵小萌圆溜溜的眼睛一瞪立马叫住他,随后自己动手去关了栅栏,老大不高兴的数落,“你手臂受伤了,不能动的!我来!”

一向刚毅健硕的贺白澧,现如今居然因为伤了胳膊,被自己的娘子当成肩不扛手不能提的病弱书生来照看,顿时脸色微窘。

刚走几步,居然就碰上了匆匆而来的二郎。

二郎小跑过来,先是抱起了非要自己走路的阿元,然后冲着他们开口,“大哥,哥哥让我来看看,婶子们说大嫂要从赵家脱离了?”

大嫂对李婆子那是孝顺得很,可谓要什么给什么,贪得无厌说得就是李氏了。

这才多久,怎么大嫂居然要从赵家离了户籍?

和李氏断绝关系?

忽然视线一转,看到贺白澧胳膊处包扎好的伤口,顿时大惊,急急的问,“大哥,你手臂上的伤怎么来的?”

难不成是进山打猎,伤着了?

赵小萌此刻真是难以启齿,羞赧的不知道说什么。

这伤是她娘砍的……

“李氏要伤你嫂嫂,我护着你嫂嫂的时候,不慎被砍到了,无大碍。”贺白澧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两句。

贺书抱着阿元怔愣片刻,脑子转得飞快,“因为李氏那老虔婆伤了大哥,所以大嫂要和李氏断了关系?”

一边走,赵小萌一边点头。

李氏是吸血的蚂蟥,不摆脱,迟早是个祸患。

贺书得到肯定的答复,顿时高兴起来,抱着阿元也有劲儿了。

“大嫂,我说句不中听的话,李氏真是个坏家伙,还有那个赵小梅,都不是什么好人,可烦人了。”贺书想到什么,表情厌恶得很,“仗着和我们是亲家,好几次哥哥打到了猎物,赵小梅拦着硬要哥哥送一些野味,不然就不走,还说是姻亲,连送几个野味都不肯,真是小气。”

那是哥哥起早贪黑,辛辛苦苦打来的,赵小梅凭着几句姻亲,二话不说就拿了,实在欺人太甚。

赵小萌扭头,正对上贺白澧的眼,心里一个咯噔,赶紧委屈的摆手,“我不知道的!”

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有这些事。

可见赵小梅和李氏做这些事,是背着原主做的。

不仅到原主这儿要东西,还去大郎那儿抢东西,就是仗着大郎老实,不敢和贺白澧说!

简直不要脸!

贺白澧抿唇,眼眸深邃入骨,按下赵小萌晃动的手,沉声,“我信你。”

然后垂眸,对身边的贺书嘱咐,“若还有下次,就让大郎打发了去,此后小萌和李氏再无关系,也不必给了,若是再闹,就来寻我。”

他名声不好,邙山村里的人,多多少少忌惮他几分。

来他这儿要东西,也得掂量掂量敢不敢来。

贺书扬起清隽的脸庞,高兴的应下!

走了一刻钟,就到了邙山村的祠堂。

虽然邙山穷,但是祠堂修葺得还算富丽,两根半米粗的红木柱子赫然耸立,撑着牌匾。

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人,都是来瞧热闹的。

赵三婶眼尖,一下就瞧着高大英武的汉子,还有胖乎乎的赵小萌。

赵小萌虽然胖,但在高大健硕的贺白澧面前,居然显得异常小巧,以往倒是没发觉。

赵三婶挤过去,拉着赵小萌的手,居然入手软绵,忍不住看了看这首,依旧是个胖蹄子嘛,就是白了点,软乎了点。

赵三婶回神,得意的说,“贺家娘子,你快进去罢,里正正等着呢,李氏在旁边跪着,被里正骂了个狗血淋头呢。”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