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小说若无深情可追忆完结版安然慕谨之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5-31

小说若无深情可追忆完结版安然慕谨之小说阅读

这一刻,宁夏试图找回自己的理智,强忍着心中的恐惧,与这男人说道理。

但显然,对方根本不听。

温热的指腹拂过她的唇,她的眼睛,她的脸颊,最后他轻笑,再度吻上她的唇——

“我的然然。”

这次,宁夏开始疯狂挣扎,因为她从男人眼中,看到了危险的色彩。

“滚开!别碰我!”

昨晚梦里的那一幕,浮现在她脑海里。

突如其来的恐惧,席卷了她的所有感官。

“不——!”

她叫出声,眼泪不是控制滴滴落下。

慕谨之看着女人的抗拒,丝毫不为所动。

只当她是在生气,生他当年的气。

他抱着她,将她扔在床上,身子倾覆而来——

“然然,我错了,原谅我。”

错了,原谅。

可是所做出来的行为举止,却是在侵犯伤害她!

宁夏崩溃哭叫着:“救命啊!”

谁能来救救她……

女人嘶哑的声音穿透十足,住在隔壁的琴姐,正准备出门时,听到了隔壁传来的声音,心下一紧。

糟糕,宁夏!

与此同时,晚一步赶到酒店的慕亦琳与助理也来到了房间外。

“哥!”

“宁夏!”

慕亦琳与琴姐的声音同时响起,而床上的两人,一个惊吓过度,一个失控到极点。

“放开我!”

宁夏见有人来了,张口咬了男人手臂一口,用尽了狠力。

慕谨之察觉到手臂上的疼痛,那般清晰。

这才恍惚,不是梦。

她是真的还活着,此刻就在他眼前。

见男人松开了对她的桎梏,宁夏跌跌撞撞爬下床,跑到琴姐身后躲着,泣不成声。

慕亦琳看着女人这委屈的模样,无奈扶额。

她就知道,一刻不看住哥哥,就得出事。

刚将宁夏的事情告诉慕谨之,他就来了,她都追不上。

再晚一步,只怕宁夏要恨死哥哥了。

慕谨之垂在身侧的手捏紧成拳,找回了自己的情绪后,他重重闭上眼,而后喘气。

转身,看着躲在别人身后的女人。

“抱歉,我一时失控了。”

这句道歉的话,并不诚恳。

至少在宁夏听来,就是狡辩!

“哥,我都告诉你了,她可能不是嫂子,只是长得像,你怎么……”

慕亦琳无奈的同时,又十分歉意的看向被吓到的宁夏。

“宁夏,对不起,我哥他……太过思念我的嫂子,所以才……”

宁夏知道慕亦琳要说什么,但是她不接受这样的道歉!

她背过身,不做声。

而挡在她身前的琴姐见状,知道男人的身份,就是慕谨之后,琴姐身子一僵。

这……这太突然了,她需要缓缓。

“琴姐,我要告他!”

偏偏身后这位,又是不愿意受委屈的。

宁夏才不管这个男人是什么身份,是不是有病。

她只知道,自己刚才受到了侵犯,她要告这个无耻之徒!

告他这话一出,慕亦琳与琴姐的脸色同时变了。

慕亦琳:糟糕了!

琴姐:天呐,她可不敢告慕氏集团总裁啊!

良久,琴姐找回自己的声音,颤颤巍巍说道:“那个……宁夏,只怕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

宁夏当即咬紧唇,看着琴姐,怒道:“他冲进我的房间,侵犯我,这算什么误会?!”

她很生气,知道琴姐是不想得罪人。

但是,她就能白白被人欺负吗?

……

十分钟后,两个房间,各自安静到极点。

宁夏这边,慕亦琳还在跟她道歉,并且向她说明,慕谨之不是故意的。

无奈宁夏什么都不想听,冷着一张脸,看着窗外,不做声。

她现在就希望,琴姐能帮她,其他人……她根本不在乎。

而另一个房间——

琴姐看着坐在面前的男人,只觉心中压力值飙到最高点。

“慕……慕总,宁夏她刚才只是太生气了,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但其实她不是那个意思!”

琴姐生怕这位大人物生气,只好一个劲替宁夏赔不是。

不想对方摇了摇头,幽幽出声:“她没错,是我的错。”

琴姐:……

嗯,这位慕总看着也不像是外界所说的那样,精神无常嘛。

至少这一刻,他还挺通事理的,知道自己有错就好。

“她叫宁夏?”

“嗯嗯,是的。”

慕谨之深黑色的瞳孔划过一抹深邃,末了,他又问:“她有其他名字吗?”

“其他名字?”

这个问题,可把琴姐给难住了。

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而对方也向她解释道:“我的妻子,在几年前坠入江海失踪了。警方找到了她的骸骨,我们一位她死了,直到……”

直到此刻,再次见到这个叫做宁夏的女人。

慕亦琳说,也许不是安然,只是长得相像。

可慕谨之却能认得出来,她就是安然。

“请你告诉我,关于宁夏的一切。”

这个‘请’字,让琴姐心间一颤。

天呐,她可担不起大总裁的这话。

只不过,关于宁夏的过去,倒真的有点故事。

“我……其实宁夏这个名字,是我给她取的,我当时在海边救了她,但她醒来后,失忆了。”

海边,救了她,失忆!

这样的字眼,让慕谨之黑眸一颤。

刹那,瞬间明了所有一切。

果然是她。

安然,就是如今的宁夏。

但是,她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琴姐见男人神色异样,一半激动一半隐忍克制。

她叹了口气,又说道:“我记得那天,我被公司开除,一个人开车去海边兜风。后来,在海边一块石礁边,见到了奄奄一息的宁夏。”

“后来,我送她去了医院,几天的抢救之后,保住了她的命,只是……她醒来后,不记得自己是谁,也没有任何身份证明。”

当时琴姐就觉得,也许又是一个跟自己差不多的可怜人吧。

“我试过想帮她找亲人,可是宁夏似乎不太愿面对过去,她说既然忘了,也许是不好的回忆。”

不好的回忆。

这几个字,着实扎了慕谨之的心。

的确,那何止是不好。

简直是痛苦,是绝望,是崩溃。

还好,她忘了。

否则,只怕她真的早已不在这人世间了。

“后来,我就问她愿不愿意跟着我,一起去别的地方发展。她同意了,之后我就给她取了宁夏这个名字,希望她这一生安静美好。”

宁夏,宁静夏天,百岁无忧。

慕谨之缓缓闭上眼,唇畔的笑意,三分凉薄,七分苦涩。

如此幸运,她遇到了这个人。

如此幸运,他再次遇到了她。

琴姐不知道自己这话是不是说错了,生怕得罪大人物,十分歉意说道:“对不起慕总,我不知道那是你的妻子,如果我早知道,我……”

却是不等她将话说完,就见男人站起身,而后——

向她深深鞠了个躬。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