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下一个天亮大结局小说唐韵之叶宙云葭全文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5-31

下一个天亮大结局小说唐韵之叶宙云葭全文阅读

机场大厅人来人往,挥泪送别者有之,久别重逢者有之。唐韵之想起了杨晟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人生不过迎来送往。的确如此,就像她和他,相爱时恨不得生生世世永不分离,真到了分开的那一天,也就是分开了。

她从包里翻出手机,拨通了孙轻扬的电话。孙轻扬迷迷糊糊接起电话,语气不善:”谁啊,我正忙着呢。喂?怎么不说话……”

“轻扬,是我。”她的声音很轻。

“咣——”

电话里传来东西摔碎的声音,然后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半晌,孙轻扬急促道:“韵之?韵之你等会儿先,我在跟孙子凡抢厕所呢,你先别挂……”

孙子凡是孙轻扬的亲弟弟,亦是她的死对头。

约一分钟后,孙轻扬的声音再度从电话那头传来:“韵之你还在听电话吗,现在可以说了。”

唐韵之说:“轻扬,我在机场。”

又是咣的一声,孙轻扬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分:“你回国了?你在原地别动,等我四十分钟,我和朱帅马上冲过去去接你。在原地不要动!”

“轻扬?”唐韵之蹙眉。

手机里传来一阵忙音。

孙轻扬的父母说得对,这对姐弟哪天不吵架,除非世界末日。唐韵之还记得,向她吐槽弟弟是孙轻扬每天必做的事情之一,就跟吃饭洗脸睡觉一样平常。她曾经还嫌孙轻扬太唠叨,可耳边没了这种唠叨,她反而觉得不习惯。

这半年来,她在大洋彼岸游走了大一圈。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很吸引她,她也考虑过留学,可最终还是选择回到这里。虽然失去了刻骨铭心的爱情,但是她还有孙轻扬,还有朱帅,还有值得她惦记的亲人。

沉默良久,唐韵之发现发现有人在看她。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拿着手机在旅客出口一直站着发呆。她拖过行李箱,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

其实昨天上午唐韵之就打过孙轻扬的电视,只是莫名其妙地被按掉了,她猜那肯定是孙轻扬在睡梦中做的,这种事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

孙轻扬有个很不好的习惯,若是第二天上午有事,晚上睡觉前她会设闹铃,但是到了闹铃响起的时候,她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按掉,为此还耽误过不少事。唐韵之刚出国那天,她就因此错过了送机。

唐韵之也打过朱帅的电话,得到的却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她不相信自己的运气这么差,本想打孙轻扬家的座机,翻开通讯录她才发现自己一个号码都没存。这个硕大的苹果 6plus是她叔叔唐泽辉刚给她买的,她一直很嫌弃,太大了拿着不顺手。

分手那天,唐韵之把她原来的手机,还有其他所有能勾起她对杨晟回忆的东西,毫不留情地全扔进了垃圾桶。在国外这一个月她一直是用唐泽辉的手机联系别人——她需要联系的人太少了,除了远在维也纳的父母,也就只有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孙轻扬。

唐泽辉曾不止一次说过要给她买个新手机,她都拒绝了。她不希望像风筝一样总是被别人牵着,她想躲起来,让大家都找不到她。

一年前唐韵之过生日,杨晟送她的是一个苹果土豪金。她笑他俗气,一点都不浪漫,因为她最想要的礼物是一大束鲜花。杨晟却头头是道地说,送手机实在,不论她到哪里,只要拨一串数字就能听到她的声音,知道她在什么地方,过得好不好……

三百六十五天。唐韵之算过,从确认关系到确定分手,她和杨晟总共在一起三百六十五天,不多不少,整整一年。

她试图从脑海中赶跑这些。她开始东张西望,希望能找到可以吸引她视线的东西。

机场的壁挂电视里正播放一则新闻,国内知名房地产公司华昌被美国控股的凌川集团收购。这已经是三天前的事了,不算新鲜,唐韵之在国外就听说了,但媒体对此事的报道依然层出不穷。做出收购华昌这一决定的是凌川集团董事长叶荣光的独子叶宙,作为这则新闻的中心人物,他却至今未露面。

看到叶宙这个名字,唐韵之的心一紧。除了杨晟,叶宙大概是他最避之不及的人了吧。

“表哥,我在这里。”

熟悉的声音忽然闯入,打断了唐韵之的思绪。她转头一看,愕然:“萧凝?”

机场很吵,唐韵之这声“萧凝”相当于自言自语,除了她之外没人听得见。

萧凝正拖着一个几乎比她还大的行李箱从出口走出,边走边兴高采烈地向前方挥着手。

唐韵之好奇,她顺着萧凝的目光看过去。猛然,她的心咯噔一下,瞬间沉到谷底。

居然是杨晟!她现在才知道,萧凝的表哥居然是杨晟。

世界真的好小,她一心想和杨晟撇清关系,可她身边的人却一个个都和杨晟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就连相识十几年的萧凝也如此。她的心一团乱麻。

唐韵之出生在一个艺术世家,爷爷唐奎是知名国画家,叔叔唐泽辉是拿过国际大奖的海洋摄影师,妈妈宋扬之是钢琴家,爸爸唐泽凯是指挥家。而萧凝正是宋扬之的入室弟子,她三岁那年就和唐韵之一起跟着宋扬之学钢琴了。

唐韵之虽然天赋高,但她并不怎么喜欢钢琴这门高雅艺术。宋扬之看出了她的排斥心理,因此放弃了要把她培养成自己接班人的想法,转而把所有心思都花在了萧凝身上。

唐韵之八岁那年,父母带着萧凝一起去了维也纳,把她托付给姑姑照顾。

这十几年来,唐韵之每次见父母的时候萧凝总是跟在他们身边。她觉得萧凝比她更像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所以她不喜欢萧凝,甚至可以说讨厌。可偏偏萧凝很黏她,每次见面都拉着她一口一个姐姐,好像她们真的是亲姐妹似的。

自上次维也纳一别,唐韵之已经两年没有见过萧凝了,她万万没想到再次见面会是这种情况。萧凝摇身一变,变成了杨晟的表妹。

杨晟看到了萧凝,忙不迭上前帮她拿行李。两个人头凑得很近,有说有笑,不知道的或许会以为他们是久别重逢的小情侣。

唐韵之刻意转过身子不去看他们,也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直到他们走远,她才松了一口气。

“韵之——”

孙轻扬一开口召唤,唐韵之刚放下的心又悬得高高的。她无奈地抬头,不出她所料,萧凝和杨晟都回头了。

孙轻扬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她和朱帅一前一后朝唐韵之跑去。她抓住唐韵之的肩膀,略有些激动:“你瘦了好多!”

唐韵之不说话,头往下埋了一点。

“怎么了?出国一趟你怎么变矜持了?”孙轻扬依旧没发现异常。

朱帅察觉到了唐韵之的不对劲,他拍了拍孙轻扬的胳膊,朝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往后看。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杨晟和萧凝正看着他们。

孙轻扬大变,她睨着杨晟,嘲讽道:“几个月没见,你怎么换新欢了?这位妹妹长得蛮水灵,比赵祈颜看着顺眼多了,眼光不错啊。”

赵祈颜是唐韵之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杨晟正是为了她才和唐韵之分手。

“轻扬别理他们,我们走吧。”唐韵之赶紧拉住孙轻扬的手臂。她是出了名的刀子嘴,此时若不阻止她,她可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的。

谁知孙轻扬还没再度开口,萧凝却兴奋了:“姐姐?真的是你呀姐姐!”

孙轻扬先是一愣,随后皮笑肉不笑地开口:“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你可别乱认姐姐啊。你别误会,我们不认识你男朋友,真的不认识。”

说完,她拉了唐韵之就走,同时不忘回头吩咐朱帅:“拎行李!”

朱帅二话不说,拉起行李跟了上去。孙轻扬正在气头上,他除了乖乖听指挥没有其他选择。

萧凝飞奔过来挡在他们前面,她激动地拉住唐韵之的手:“姐姐你瘦了,不过你变漂亮了。听说你刚去过欧洲,怎么不去维也纳看我啊。”

“我很忙的,而且我跟你也没那么熟。”唐韵之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她对萧凝说话从来都是这样,一点都不客气,更多的时候还是夹枪带棒的。

萧凝也不生气,显然是习惯了她的说话方式:“你要去哪里,要不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你烦不烦,都说我很忙。”

“没关系,我不忙啊。我可以去找你玩。”

“你不用练琴?好好练琴去吧,别找我玩了。”

“那你留一个电话号码给我,我有空就去看你。”

唐韵之对萧凝这块牛皮糖彻底无语了,她叹一口气,伸手:“手机给我。”

萧凝眉开眼笑,乖乖把手机递了过去。

唐韵之按了一连串数字,把手机还给萧凝:“我可以走了吗?”

萧凝笑着点点头:“姐姐再见。”

一直在旁边看着她们的孙轻扬目瞪口呆,她指指唐韵之,又指指萧凝:“你……你们……姐姐?”

“走吧。”唐韵之并不想解释。

朱帅回头对萧凝露出一个大笑脸,说了句“美女再见”,结果被孙轻扬拍了一下脑袋。

萧凝忍俊不禁,她问杨晟:“你也认识他们?”

直到唐韵之三人的背影消失在机场大厅门口,杨晟才回过神来。他点头:“算认识吧。我们该回去了。”

“去你家?”萧凝吐了吐舌头,“介绍嫂子给我认识吗?”

“下次吧,她今天有事来不了。不过希雅在家,我不在的时候她可以陪你玩。”

“桑希雅?”萧凝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变,浑身带刺,“算了吧,我可讨厌她。你陪你女朋友的时候我去找我姐姐玩,我和她好久没见了。”

“你一直跟我说的姐姐就是韵之?”

说起唐韵之,萧凝脸色缓和了不少,她点头:“韵之姐姐是我老师的女儿,你别看她凶巴巴的,她其实对我可好了。”

杨晟勉强一笑:“回家再说吧。”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