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重生当场被亲章节目录叶筱兮戈衍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6-08

重生当场被亲章节目录叶筱兮戈衍小说阅读

前世单身那么多年,叶筱兮逢年过节没少被拐弯抹角地打听为什么不结婚。

因为她长得漂亮,老师的工作又体面,学校里不年不节的也有不少人要给她介绍对象,平时也有一些相熟的男性追求她。

她不结婚在当时算是一个“异类”,有些人还暗暗在心里觉得她不结婚要么是心理有问题,要么是身体有病,反正不可能是正常人。

正常人哪里有喜欢当老姑婆的?

那时候她和叶家没有闹僵,关系还算亲近,觉得她单身丢人,刘丽珍更是一月三四次地催婚。

简而言之,对催婚这事,叶筱兮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她是决定了要跟戈衍过一辈子的,面对老钟的问题,她当然不会刻意回避什么。刚好说起了,她干脆也借着这个机会,说一说自己的想法。

叶筱兮抿唇一笑:“钟老,我今天和衍哥谈的不是这件事。不过,对于什么时候结婚我也不是没考虑过……我今年才十八,法定结婚年龄是二十,如果衍哥也同意的话,我想等年龄到了之后就考虑结婚的事情。”

虽然不是马上结婚,但得到肯定的回答,戈衍已经非常惊喜了。

他一双黑眸闪烁着明亮的光芒,连连点头:“我同意!我绝对不反对!”谁都看得出来他此刻的激动,是一口气跑上一万米也不带喘口气的那种。

然而,老钟却卷起手中的书,恨铁不成钢地“啪啪啪”一下一下打上他的腿,一边气势汹汹地训人:“叫你读书你不读,叫你学习你不学,文盲起来我都替你揪心!”

戈衍被打蒙了,跳着躲开:“这关我读书不读书什么事?”

叶筱兮也不解。

“当然有事了!”老钟一脸自得地瞟了叶筱兮一眼,直起身道,“我国1950年施行的《婚姻法》规定的是男二十岁,女十八岁就能结婚,你们两个文盲好好了解一下,明天就去领证,后天摆酒!”

这个孙媳妇儿,那可是跑不掉了!

“真的?”戈衍惊喜地快要蹦起来,他一脸期待地看着叶筱兮,那双黑眸中的欣喜快要凝成实质,情意如蜜糖一般沁出来。

明天就可以去结婚的消息,让他心跳加速!

叶筱兮:“……”

这……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难道,之后的《婚姻法》还经历过重订,才会变成男二十二周岁,女二十周岁?总而言之……对上戈衍那灼灼的黑眸,她觉得自己先恋爱两年再结婚的打算,很有可能要破灭了。

她斟酌着开口:“我……”

“不着急。”戈衍却想起了之前的对话,突然开口道,“我们才在一起不久,我……我觉得你年纪还小,我知道你可能也还有一些别的顾虑,我会等到你心甘情愿同意嫁给我的那天,我能等!”

他黑眸明亮,脸上扬开灿烂又有点傻的笑容,不顾一旁的老钟气得吹胡子瞪眼,就这么满含笑意地看着她,满是赤诚。

叶筱兮轻轻点头,莞尔一笑:“嗯。”

她伸出手,拉住大男人的手,十指相扣。

他这么这么的好,她想,就给他一个惊喜吧。

心里多了一个小目标,叶筱兮对小店更上心了。

她的大男人那么厉害,她也不能差了才行,娘家靠不上,她得自己给自己存嫁妆,把自己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做了两天调查,叶筱兮根据顾客的反馈,把店里的蒸菜增加了几个品种,且每日轮换一些菜色。不仅让人点餐的时候多了一些选择,还可以让常来的顾客吃到更多的新鲜菜色。

卤味的话,原本只有蛋类、肉类和豆制品,她又酌情增加了一些售价更便宜的凉拌海带丝,土豆块,卤藕,香辣毛豆等素菜,既可以当菜也可以当零嘴儿,更便宜实惠,也很受欢迎。

不断的调整,小店的生意稳中有升。

只是,叶筱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她总觉得最近有人在跟着她,可是每次她回头一看,身后又并没有什么异样。

这种情况也不是每天,而是两三天出现那么一次,像是错觉。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更小心了一些,每天都提早回家,尽量走人多的地方,鲜少走夜路。

这天,叶筱兮下午五点多准备好晚上的蒸菜,解开围裙出了厨房,跟王胖子妈打了招呼之后准备回家,却在出店门的时候被喊住了。

“你是……叶筱兮?”

这个陌生的声音,让叶筱兮有些诧异,她惊讶看去,一个穿着中山装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也正一脸惊讶地看着她,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

见叶筱兮也是一脸懵,中年男人温和笑了:“才从学校出去半年,你就不认识我这个老师了?”

叶筱兮在脑海中飞快搜到一道身影,这人……是她高三的班主任,姓赵,当初她高三下学期辍学的时候,他还来她家里家访过几次,希望她能回到学校继续读书,只是她辜负了他的期望。

“赵老师……”

“难得碰到,坐下来聊聊?”赵老师笑着道,“到了饭点,我请你吃饭,边吃边说。”

“不,不用了。”叶筱兮莫名有些紧张,像是被老师抓到黑板下回答问题的小学生,“也不是……我的意思是,这店子是我开的,我请您就行。”

“你开的?”赵老师更惊讶,想了想,失笑地隔空点了点她,“也行,你在学校的时候让我费了不少心,这一顿饭我还是吃得的。”

叶筱兮抿唇一笑。

她当初的倔强让赵老师急白了多少头发,她也是有数的。

不过,她让赵老师点菜,他点的却都是素的,明显是不想给她增加负担。她只好自作主张点了四个菜,两荤两素搭配好,又切了一碟子的卤味拼盘。

两人聊了一顿饭的时间,赵老师无非还是劝叶筱兮回到学校,而这一次,叶筱兮并没有一口拒绝,只说会认真考虑。

临走前,看着这红火的店面,赵老师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这个学生回到学校的概率不大了。

送走赵老师,叶筱兮微微有些出神。

突然的,擦桌子的周嫂喊她:“筱兮,你看,刚才那人把账单给结了。”她记得,叶筱兮说了那一桌免单的,因此提醒。

叶筱兮一看,周嫂手里拿着几张纸钞,比今天这顿饭钱只多不少。想必是不想推来推去,赵老师干脆省了找钱这一道程序。

“收着吧。”叶筱兮笑着道,“以后等我老师再来,送他一张打折卡。”这样,赵老师就能安心了。

因为和赵老师聊天,叶筱兮回家时间耽搁了一个多小时。

走路的时候,她也忍不住想起读书的事情。

她人不算笨,也特别愿意用功,小学到初中的成绩一直很好,回回考试都是校内前三名,是老师最喜欢的那一类学生。

她成绩好,叶向党脸上有光,每次她拿回成绩单,他给她的奖励也不吝啬,还会在亲戚朋友面前表扬她出息。相对而言,叶明珠的成绩就没有那么拿得出手了。

叶明珠其实很聪明,但她贪玩,性子沉不下来,看了几分钟的书就会想去弄东弄西,所以她的成绩在班上都是中下游,在学校里更加排不上号。

也因此,每次成绩一出来,就是叶明珠的灾难日。不仅要被勒令着向她学习,还要被叶向党狠批一顿,那时候就连最疼爱她的刘丽珍都不护着她。

叶明珠觉得委屈,就求着她这个做姐姐的帮助她。

所谓的帮助,不是让她这个做姐姐的给她补课,帮忙提高成绩,而是让她这个做姐姐以后不要考那么好。

这样一来的话,两个人半斤八两的,爸妈就不会打骂她,亲戚朋友也不会拿她们姐妹两做对比,说那些让她尴尬难过的话了。

前世,她虽然很喜欢读书,也很珍视每一次的成绩和荣誉,但这些相比一手带大的妹妹的眼泪,好像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于是上了高中之后,她虽然一直努力学习,但考试的时候却会故意做错题,让自己表现得不要那么优秀。

叶向党以为她是上了高中之后跟不上了,比不上学校里的男同学,对她成绩下滑只觉得可惜,但也并没有那么关心,叹口气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到了高三的时候,叶向党更是提出让她辍学,到汽车站跟车。

她还记得叶向党劝她的话。

他说:你读书出来也是要上班,现在去上班不是一样的吗?你读了高中毕业又怎么样,你又考不上专科和大学,还是白费。很多高中毕业的人,还不一定能找到汽车站这么好的工作!

那时候,普通工人一月工资二三十块,汽车站是国营单位,就连跟车的临时工每月都有二十五块,而叶向党作为高级技工,每月工资则有一两百块之多。

她当时才十几岁,还并不知道读书的重要性,反而觉得马上工作就能马上赚钱,成为对家里有用的人,可以为家里做贡献很不错……于是就那么答应了。

后来,这成为了她的遗憾。

今生……她要在这上面,也走出一条不同的路吗?

叶筱兮有些犹豫。

很快,她就没时间想这些了。

走着走着,她一个激灵,强烈的直觉让她骤然从纷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变得警觉。

叶筱兮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那种如芒在背、有人在暗中跟踪她的感觉又出现了,并且……这一次特别的强烈!

咬着唇,叶筱兮观察了一下地形,紧紧抓着挎包的系带,快步朝人多的地方走。

她当机立断地决定朝人求助,如果有人愿意把她送到家,她愿意出一些酬劳。

只可惜,她的反应再快,还是快不过心怀歹意的恶人。

一道黑影从斜刺里朝她猛冲,用手捂住她的口鼻就将她朝一旁的巷子里拖,另外两人一前一后从别的方向包围过来,防止她挣扎逃走。

天色有些黑了,这一幕没多少人看到。

叶筱兮“唔唔唔”地挣扎着,失望地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引起别人的主意。

因为她的拳打脚踢不配合,抓着她的男人直接一耳光抽上她的脸,打得她头晕目眩,一张脸脸火辣辣的疼,几乎是立刻浮现出鲜红的巴掌印,肿了起来。

这样不行!

眼看着要被拖入巷子,心急如焚的叶筱兮想到了什么,眼中掠过一道冷芒,摸索着从挎包中拿出一把锋利的剪刀,抓在手上就朝着身后刺去,颤抖着手狠狠捅向男人的腰腹。

剪刀尖插入血肉中的感觉,让叶筱兮手腕软了一瞬,可她很快就坚定起来,死死抓紧了剪刀,不让自己心软胆怯。

“嗷!”

一道杀猪般的声音响起。

没想到叶筱兮手里有剪刀,还能这么狠,动手的男人发出一声惨叫,下意识松开了钳制着叶筱兮的手,弓着腰捂住自己剧痛的、开始不停渗血的腰间。

他目疵欲裂地低喊:“臭娘们儿,你这是找死!”

找死?

叶筱兮手里抓着剪刀,趁机靠墙站直身体。

她眼神凌冽,目光一寸寸打量着三人,把他们的相貌特征记在心里。手里抓着的这把铁剪刀黝黑中泛着一抹血色,是刚才她捅入那男人腰腹间的时候,沾上的血迹。

她一字一句,冷冷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找上我,但你们现在停止来得及,不然……我手上的剪刀可不认人!如果你们是求财,我给你们一人五十,你们马上滚。如果你们还想做点别的什么……除非你们直接把我打死,否则我宁愿死在这里,也绝不会让你们好过!”

这剪刀她早就准备在挎包里了,就是防备这样的时刻……没想到,真派上了大用!

“一个小娘们,狠能狠到哪里去?”

“等哥哥们收拾你一顿,你就知道什么才叫不好过了。”

“几十块算什么,你的仇人可是给了我们一人一百!”

“钱我们要,人嘛,我们也要,嘿嘿嘿……”

“……”

三个男人对视一眼,心里的贪婪让他们再次出手。

叶筱兮知道,要是真让他们带走,下场绝对是凄惨中的凄惨!

死死咬牙,她知道自己不能怂。

她决定瞅准一个下死手,她知道,只有她真的发狠了,才可能让这些渣滓知道害怕。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焦急的呼声突然响起:“你快跑!”

一个身材清瘦的年轻男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抓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碎石就莽莽撞撞冲进来,一边对着叶筱兮焦急大喊,一边笨拙地挥着手里的石头,试图赶走那三个歹徒。

他很瘦,也不算高,看着风一吹就倒的样子,根本不是那三个歹徒的对手,可他却还是勇敢地挡在叶筱兮的面前。

叶筱兮一怔,等她看到年轻男子的相貌,心里的震动更强烈。

但当下不是多想的时候,她咬着牙,抓起剪刀跟年轻男子一起对付三个歹徒。

其中一个歹徒被叶筱兮刺伤,又多了年轻男子帮手,三个歹徒一时间也奈何不了他们两个。

这时候天色还不算太晚,不多时有人听到这里的动静,远远地大喊了一声:“哪里怎么回事?快来人,这里有人打架!”

三个歹徒一看围过来几个人,知道今天算是办不成事,占不到便宜了,对视一眼之后就朝巷子里跑去,很快不见了踪影。

等热心的路人赶过来,歹徒都跑了,叶筱兮和年轻男子都气喘吁吁地靠墙坐在地上,身上带着不同程度的伤。

一一感谢了过来的热心人,叶筱兮眼神复杂地看向身边的年轻男子。

“你是谁?”

“我……我就是路过,看到你被欺负,所以,所以才过来的。”年轻男子不欲多说什么,站起来就准备走,看样子是准备做无名英雄。

叶筱兮无奈喊住他:“你是卫家的吧?”

年轻男子脚步一顿,回过身,惊讶地瞪大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你,你知道我是谁?”

“卫军?”

“……我,我是!”年轻男子突然局促起来,结结巴巴地解释,“你怎么认识我的啊?我,我不是故意跟踪你的,我就是……家里,家里知道你跟家里闹矛盾了,就让我过来办事的时候顺便看看你,我就……”

卫军一番话说得有些乱,但叶筱兮听懂了。

“嗯,我知道了。”叶筱兮调匀了呼吸,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浅笑着看向他,“你身上受了伤,跟我回家处理处理伤口。”

卫军摇头:“我没关系。”

“就算你不处理伤口,也要把我送回家不是?”叶筱兮开口,“顺便,你也跟我说说卫家的事情吧,我想了解了解。”

卫军想了想,这才腼腆地点头。

叶筱兮失笑摇头。

卫家,就是大姨家。这辈子她还没有主动跟卫家联系,没想到卫家早就关注到了她,卫军还及时出手救了她。

“筱兮,你怎么弄成这样子?”

“哪个天杀的对你动手,看你脸给肿得呀!”

“那些混蛋就是欠收拾,让戈衍小子去把人收拾一顿,狠狠地打!”

“狗-日-的!祝他们生儿子没屁-眼……不,还是生个儿子长一脸屁-眼吧!”

“……”

叶筱兮一走到戈家小院附近,就被一群嫂子、婶子给团团围住了,关切的目光不住打量着她、安慰着她,顺便用各种国骂俚语问候动手的渣滓。

她一一解释,道谢。

等叶筱兮回了家,戈家兄妹和老钟又迎了过来。

看到叶筱兮的模样,戈悦直接“哇”一声哭出来,另外两人则是好一顿问。

叶筱兮脸上的巴掌印太过明显,肿得很厉害,身边还跟着年轻的卫军,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只出了小事的样子。

等她把今晚的事情一说,戈衍直接出奇愤怒了,他站起来就要去找人算账:“操-他祖宗十八代!不把那三个龟孙子卵-蛋捏碎,老子不姓戈!”

“你去哪里找人?”叶筱兮反问,冷静说道,“我饿了,我们先吃饭。等吃完饭,我把那三人的样子画下来,你拿着画像去找人,比当个无头苍蝇总要好一点。”

以德报怨,从来不是她的风格。

被人欺负到头上,这口气她是忍不下去的。要是忍下去了,以后引来更多的欺负,到时候又要怎么办?

只有一次让别人记住教训,才是正确的选择!

所以当时她才会死死记住那三个歹徒的相貌特征,为的就是报复!只要她能活着,那三个人就别想讨得了好!

戈衍死死攥着拳头,沉声答应:“好!”

叶筱兮站起身:“那我先去做饭。”

“不行,我去。”

戈衍不同意,戈悦更是直接抱住她的大腿不让她走,大眼睛里含着两泡泪,哭着说今晚就想吃哥哥做的猪食……

叶筱兮:“……”

僵持间,邻居梅花婶带着女儿过来了。

“你们别争了!筱兮好好休息,戈衍去煮鸡蛋给筱兮消消肿,不就是一顿饭,我给你们做了。”

两人是听到了这边院子的动静,直接过来搭把手,让戈家没得争。

叶筱兮心暖又无奈,答应了。

好在出事的时候热心人来得快,那三个歹徒来不及对他们下死手,她和卫军受的伤都不是很严重。叶筱兮先给卫军处理好了伤口,然后才用戈衍煮好的鸡蛋给自己滚脸。

等处理好,饭菜也做好了。

叶筱兮吃过饭,从房间里找到纸笔,回忆了一下三个歹徒的特性,画了好几次,终于把三个人的画像给画了出来。

前世,也许是被戈悦给影响的,她对画画也生出了不小的兴趣。她学过简单的素描,速写功力也还不错,费了几张纸之后,三个人的画像栩栩如生,特征更是很明显。

叶筱兮埋头画画的时候,戈悦就安静地看着她,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就像是发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等叶筱兮画好了,并没有把画纸交给戈衍:“衍哥,小军要在这里住一晚养伤,麻烦你去小军家里带个信,免得卫家担心。等你回来之后,我把画像给你,明天我们再一起去找人。”

戈衍性子有些冲动,特别是涉及到她,更是炮仗一般一点就炸。叶筱兮怕他冲动,想给他找点事情做,等他冷静下来之后,两人再一起处理这件事。

“……行。”戈衍口中应下,眼中却掠过一丝野狼般的狠厉。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