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小说唯有思念解痴心陆沉舟姜绾目录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6-09

小说唯有思念解痴心陆沉舟姜绾目录阅读

陆父红着眼向姜绾点了下头。

姜绾走过来。

她久久的站在冰冷的床边,然后握住陆沉舟的手。

他的眉眼是那样的年轻,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他是真的瘦了,眼窝凹陷,唇色变成了黑色。

姜绾唤人去娶东西。

她的手摩挲着他僵硬的手指,然后坐在一边。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姜绾呆呆的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的手怎么也捂不热。

家里的佣人将姜绾要的包拿了过来。

她打开包,拿出眉笔。

她俯身,给陆沉舟细细的描画。

又将他的唇润红。

姜绾歪着头看。

忽的,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个女人的。

姜绾未理。

女人很快就站到了床边,她看着躺在那里毫无声息的陆沉舟,牙关瑟瑟发抖。

“姜绾。”

她叫她的名字。

姜绾睫毛动了动。

“他和我之间清清白白。”

赵知秋五指蜷缩,心中布满难过,“他是为了气走你。”

她每说一句话都要掉眼泪。

“你离开陆公馆的那天,我就赶走了,他宁愿给我好大一笔钱,也不要我陪他。”

赵知秋哽咽的笑,“你知道吗?我自诩和你声音有八分相像,可是我跟他说了这句话的时候,他看我的表情,仿佛我是个傻子一样。”

姜绾握紧了陆沉舟的手。

“可惜了。”

许久,姜绾开口,声音涩然。

赵知秋一怔,不解的望着姜绾。

她听姜绾道:“他还这么年轻。”

姜绾的眼中全是惋惜,赵知秋浑身都发起抖来。

“你不难过吗?”赵知秋问她。

姜绾看向陆沉舟的脸,点头,“难过。”

真真切切爱过的人。

可也是真真切切恨过的人。

赵知秋咬紧牙关,看着陆沉舟,忽然觉得,陆沉舟这一辈子真不值得。

他捧在掌心里的女人,他呵护着的女人,没因为他的离去而感到半点撕心裂肺的疼。

姜绾看着赵知秋,仿佛知道她所想一般,她笑:“你是个外人,你不知道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你恨他?”赵知秋猜测。

姜绾笑,“现在不恨了。”

陆沉舟被下葬。

那么高的一个人,最后只剩下一盒骨灰。

放进陆家的祠堂。

姜绾看望过之后,便回了姜家。

姜怀英坐在客厅,久久不语。

姜绾蓦然就想起,上辈子父亲曾骂她,嫁给陆沉舟是咎由自取。

她缓步上楼。

行至半路。

姜怀英苍老的声音传来,“可惜了。”

他眼中不泛浓浓的惋惜之意。

他抬起头看女儿的背影,“其实早在你们结婚之前,我便见过陆沉舟。”

他又道:“你还记得春江福利院吧。”

当年,他给这个福利院捐了一大笔钱,还去做义工。

他原本是要带姜绾去的,可是平日里最为友善的大女儿却是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姜绾转身,点头。

她不解。

姜怀英摇摇头,叹气,“陆沉舟第一次去那做义工的那天,春江福利院发生了火灾,当时有个年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困在了火场里。”

“那女孩子是我们同行的义工。”

姜怀英还记得,当时陆沉舟来时,到处打量,似是在找人。

“那场火起后,他听说那小姑娘困在火场,不管不顾的冲了进去,我本以为他们认识,可是直到陆沉舟出院,他都没去看那女孩一眼。”

起火的地方,装着五十多箱画画的颜料,那场火灾,他吸了不少浓烟。

之后调养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身体。

而后,姜怀英每次去春江福利院的时候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其实他是个好孩子。”

姜怀英摇头,“可惜了。”

姜绾恍惚的上了楼,坐在床上发呆。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陆沉舟,就是在春江福利院。

谁也不知道他是陆家的孩子,只当他是个天生有眼疾,脾气还不好的孤儿。

她的胸口似是压着千斤的巨石,让她连呼吸都疼的厉害。

外面刮着冷冽的风。

平日里陆沉舟总爱披着一身大氅,可是他下葬那天,就穿了单薄的一件。

他会不会冷啊。

姜绾的心里空空荡荡。

她在姜公馆住了小半月,就离开了江州县。

很多年后,姜绾学有所成,她做的旗袍成为了外国人最喜欢的热销款。

林淮成了她的好朋友,她看着林淮和那个叫李芝茹的小姑娘最终走到了一起。

看着他们结婚,生子。

林淮的孩子会绕着她跑,叫她姨姨。

后来,他们都老了。

林淮是最先走的,他年纪大了,生了一场病就再也没熬过去。

而李芝茹,在他走后的半个月后也去世了。

姜绾一生再未婚嫁。

林淮的女儿对绣房感兴趣,她就一直在培养她。

等她终于可以出师了,姜绾就全部交给她打理。

姜绾的身体一直很健康。

这日,林淮的女儿如往常一样的去叫姜绾吃晚饭。

她带着自己的孩子敲姜绾的门。

可是如何敲也没人开。

她推门进去。

就见姜绾躺在床上,似乎是还在睡觉。

她的女儿松开妈妈的手快步跑过去,握住姜绾的手,欢悦的叫奶奶。

可是姜绾不动。

小姑娘不解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妈妈,奶奶怎么还不醒啊。”

孩子的声音总是天真稚嫩。

她蹲下身子食指竖在唇边,道:“嘘,奶奶睡着啦。”

抱着孩子转过身时,她早已泪流满面。

……

春江福利院。

男孩被推搡着。

“不就是个破坠子嘛,拿来给我看看怎么了?你这个怪物!”一个小胖子对着男孩狠狠地踹了一脚。

相比于小胖子,男孩过于消瘦。

他的眼睛看不见。

脸生的白,嘴唇是好看的红色。

那好看的嘴唇死死的抿着,一双雾蒙蒙的眼阴郁的冲着小胖子的方向。

小胖子被这一眼看的发了怒。

随手捡起石头砸开了男孩的脑袋。

“看什么看,你这个瞎子能看的到什么!”

“给我把他那个破坠子抢过来,我们给他扔进湖里!”小胖子一声令下,他的小跟班蜂拥而上。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