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阴缘之鬼夫别害我章节目录苏小倩叶轩辕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6-09

阴缘之鬼夫别害我章节目录苏小倩叶轩辕小说阅读

不怕小鬼夜来哭,就怕厉鬼半夜笑。

这是奶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人死后若变成了鬼,心中必定有一口怨气,或者有未完成的心愿。

而如果一个鬼笑出来了,那就跟人变-tai了一样,只为了杀人而杀人,这种鬼连超度都没资格。

所以当我听见这鬼笑的时候,我顿时从头凉到脚,也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一个麻烦。

“别傻站着!跑!”

徐涵这一嗓门把我们几个都喊醒了,下一秒,我们几个不约而同的朝着楼下跑,而那笑声却从未间断,仿佛一直都在我们身后。

一层,一层,又一层,我虽然害怕,但我也清楚的记得我们刚才在三楼,可刚才我们跑了差不多有五六层了,怎么可能还没到一楼?

我猛然顿住了脚步,颤声道:“涵、涵姐,看一眼这是几楼?”

徐涵闻言脸色煞白,小心翼翼的朝着身后看了过去,咬着牙说道:“三、三楼!”

“怎么可能!咱们都跑了五六层了啊,怎么会还在三楼?”刘羽琦六神无主的喊道。

“呵呵……”

笑声突然在我耳边响起,距离我甚至都没有超过三厘米,我猛然回头,却看见了瑟瑟发抖的常晓茹,并没有看到什么脏东西。

“怎么了?”徐涵急忙问道。

我盯着一脸胆怯的常晓茹,摇了摇头说:“别管我!继续跑,别停!”

我们几个继续往楼下跑,据我估计差不多都跑了二十多层了,可回头一看,依旧是三楼!

“跑不动了,我不行了,杀了我吧!”刘羽琦坐在台阶上有气无力的喊道。

我也有点想死了,这鬼也太调皮了,不出来吓唬人,也不出来祸害人,就让我们自己转圈儿玩,这是要累死我们的节奏?

“这是鬼打墙,这么跑,咱们一辈子也出不去。”我喘着粗气说了一句,也没有了继续跑的想法。

徐涵闻言一愣,喊道:“我知道了!童子尿!童子尿可以破除鬼打墙!”

“真的?晓茹,脱裤子!”刘羽琦激动道。

常晓茹愣了一下,苦着脸摆了摆手,“我、我……”

“我什么我,现在救命要紧!”刘羽琦上去就要脱她的裤子,常晓茹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险些摔下了楼。

“你别这样!”我一把抓住了刘羽琦的手,正色道:“你吓到她了!童子尿只能用男人的,女人的没用!”

刘羽琦顿时就泄了气,坐在地上绝望地说:“算了,等死吧。”

我也彻底放弃了,我懊悔的抓着头发,正当我想要坐下的时候,耳边似乎有人吹了我一下,紧接着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娘子,如果你需要,为夫可以出手帮你的……”

我条件反射的跳了一下,头皮发麻的喊道:“谁!是谁!”

徐涵见我神经兮兮的样子,茫然地问:“晓倩,你不会是中邪了吧?”

听到这话,几人立马凑到了一起,和我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知道,刚才的声音,只有我一个人听见了!

“别瞎猜,我没有,只是……”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把刚才听到的话说出来。

“别急了,咱们等到天亮,鬼打墙就自动破除了。”我看了看时间,心中一沉,不甘道:“还有八个小时,咱们能熬过去的。”

我们四个背对背靠在一起,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周围依旧是阴风阵阵,可那诡异的笑声却消失了,这也让我们紧绷着的心放松不少。

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果然,一格信号都没有,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儿,我按灭了屏幕,却无意间看到一张女人的脸!

黑下来的屏幕上,倒映出一张惨白的脸,一双没有瞳孔的双眼极为恐怖,正张着血盆大口,脑袋就倒挂在我们四个人的中间,她长长的舌头似乎都快触碰到了我的脖颈,我甚至都能感受到后脖子那有一丝凉气。

我身上的汗毛瞬间炸起,头皮也是一阵阵的发麻,我连忙把手机挪开,可身体却忍不住的哆嗦了起来,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

徐涵侧脸瞥了我一眼,疑惑地问:“不都没事儿了吗?你哆嗦什么?”

我没敢说话,小心翼翼地把手机挪到了她的面前,黑色的显示屏上,倒映出了那女人惨白恐怖的脸。

原本她是面对着我的后脑勺,可她就跟发现了我的动作似的,猛然转头,对着黑色屏幕阴涔涔的笑了起来。

“啊!!!”徐涵顿时跳了起来,放声尖叫。

我们四个一下子就全都跑散了,另外两人也发现了女鬼身影,当场就被吓晕了过去。

我往下跑了三四层,再回头一看,依旧是三楼,可我却看不见晕倒的刘羽琦和常晓茹,也没有看见走散的徐涵,漆黑的楼梯间,只剩下了我一个人,这莫名的恐惧,如同潮水般覆盖了我的身体……

我一把扯掉了脖子上的滴血玉,拿在手心里默默祈祷。

这一切都因我而起,如果可以,女鬼爸爸你就只找我一个人吧,千万别祸害她们!

吱呀……

左侧边上的寝室门打了开来,我顿时就屏住了呼吸,紧张的心脏差点都跳出来。

姑奶奶就随口一说,你还当真了?!

嗒,嗒,嗒……

这声音是从那寝室里传来的,缓慢,但似乎是朝着我来的。

“谁?谁在那!”我大声喊着,声音中夹杂和一丝恐慌。

没人回答我。

嗒嗒嗒!

脚步声很急促,而且最后一声,就从我的身后传来!

我没敢回身,身体僵硬的就像是一块板砖,两腿却软的一塌糊涂,我知道,那个东西就在我的身后。

突然,我的肩膀上搭了一只大手,冰凉的触感袭遍全身,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我微微侧脸,看到的是一只苍白无比的手,但让我好奇的是,这只手异常的好看,除了白的吓人,修长、露骨、简直堪称完美!

苏晓倩!你在想什么!这是一只鬼,你竟然感觉他的手漂亮,难不成你还想给他做美甲不成?!

“娘子,是为夫啊……”

一股寒气扑打在了我的脖子上,我吓得牙齿都在打颤,犹豫不决的想要回过身子和他玩命,可我的身体就跟被冻僵了似的,一点都动弹不了。

就在这时,楼梯上传来一阵奔跑的脚步声,而我身体上冰凉的触感也随之消失,紧接着我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晓倩?你怎么还站在这儿?”

是徐涵!

我猛然回身,刚好看见徐涵一脸急切地站在我身后,我毫不犹豫的抱住了她,放声大哭:“吓死我了!刚才有脏东西碰我!你们都哪去了啊!”

“我们都在楼下等你呢,看你一直没出来,我就上来找你了,别怕,跟我走吧。”徐涵的声音无悲无喜,听不出来一丝情感。

我感到有些不对劲,看着她面带笑容的脸,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我刚想开口问问,耳边突然炸起一道怒吼。

“跑!她不是人!”

我头皮一麻,几乎下意识的相信了这陌生声音的话,一把就推开了脸色苍白徐涵,头也不回的往下跑。

而这一次我毫无阻碍的跑出了老宿舍楼,身后也没有看到徐涵追来的影子。

我脑子里乱成了一团,真的是什么都不敢想了,连忙跑了回了宿舍,一脚就把宿舍门给踹开了。

房间里,刘羽琦和徐涵,还有常晓茹都坐在床上,面色焦急的在说些什么,看到我进来的时候,都是微微一愣。

“你出来了?太好了!我还想着报警呢!”徐涵激动地抱住了我,我一脸的不知所措。

“涵姐,你刚才不是在老宿舍楼吗?怎么回来的比我还早?”我茫然地问道。

徐涵很是不解,说:“不可能,我们三个早就回来了,还在楼下等了你半天,刚进屋子准备报警,不信你问她们。”

我看了看她们二人的表情,得!不用问也知道是真的了。

那我刚才在三楼碰见的那个是谁?那个叫我跑的人又是谁?

“晓倩,你没事儿吧?是不是吓坏了?”徐涵摸了摸我的额头问。

我摆了摆手,强扯出一抹笑容,“没事儿,以后我再也不作死了,咱们赶紧休息吧。”

几人也是被吓坏了,更是累坏了,谁也不愿意提及今晚发生的事儿,各回各床就准备睡觉。

可我真的是一点困意都没有,满脑子都是那个叫我跑的声音……

不知不觉,我也渐渐进入了梦乡。

我感觉到有一双手从背后环住了我,冰凉的触感是那么的熟悉,我没有反抗,任由他冰冷的身体在我身上索取温暖。

又来?这个梦还没完了?

我强压着暴怒的脾气,愤怒中,我也再一次被他带上了天堂……

“娘子,睡吧,为夫永远都在你身边……”

我睡意朦胧间有人在我的耳畔说了这句话,我也不知道是幻听还是真的,但我却格外的温暖……

啪啪!

一起床我就给了自己两巴掌,不因为别的,昨晚那个梦我简直太不知羞耻了,说好的矜持呢?

都是单身惹的祸!看来我真的应该找个男朋友败败火了……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