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小说薄大叔的独家小萌妻完结版宁卿然薄远墨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6-09

小说薄大叔的独家小萌妻完结版宁卿然薄远墨小说阅读

几乎是离她只有一公分的距离,他才听见她念的是什么。

“爸,别走,爸——”

剔透的泪水顺着她眼尾缓缓滑下,让人难以置信内心须是多大的悲痛,才能让人到这种程度。

单是让人看着她难过的样子,就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悲伤。

可平时薄远墨丝毫没从这个男孩子身上看到这种低落的情绪。

这得是压得多深?

他听了好几遍才听出来她喊的是她父亲。

宁家的事他清楚,当年宁沉的葬礼他也参加过,事情多少有所耳闻。

当年那场车祸,对方车主也是当场死亡,只是那次意外连撞十几辆车,牵扯很多人受伤,所以轰动了全城,好几天热度都降不下去。

有人说这场案子实在太惨,说宁沉死得很不值。

因为对方开货车的车主是醉酒驾车,并且逆行,车速飚到一百五十迈以上,才发生那种惊人的车祸,第一个撞到的就是宁沉的车。

说白了,突遭横祸,谁都避免不及,所以才很不值。

可这种事谁也没有办法,最多感叹老天爷太不公平。

当时薄远墨没多关注,现在突然看见宁辰安这样一面,内心也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复杂无比。

他想起身,但宁卿然抬手虚抓了下,沿着他脖子滑下,手指勾到他的衣领。

在她手指触到他脖子时,肌肤的触碰到他心头异样了下。

薄远墨俯身,对方身上淡淡的奶香味传到鼻息,心神更是微怔。

看着身下人精致的睡颜,薄远墨犹豫要不要现在起身。

可是,他从不会为这种事犹豫的。

但他身上的味道意外的好闻,让薄远墨竟有种贪恋的错觉。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目光落到犹如樱桃般红润的小嘴上。

喉结上下攒动了下。

为什么会这样,宁辰安,你是个普通的男孩子,还是什么托生来的妖孽,不然为什么自己总是会屡次对一个男孩子起这种莫名的兴趣?

时间凝结了不知多久。

薄远墨觉得自己慢慢清醒,正要撑着身体起来。

可宁卿然突地无意识将他往下拉,“爸,别走——”

她的手指本来还勾着他的衣领,薄远墨的双臂撑了太久,被她这么一拉,突地脱力往下压去,薄远墨很快地反应过来,立马撑住身体。

可那一刻以后,他才发觉自己已经是半压在了对方身上,而他的唇,离身下人的唇只有一丝的距离。

他本来松了口气。

谁知宁卿然感觉不舒服皱着眉动了下,然后,两人的唇相贴到了一起,好像天生契合,没有半点不对。

虽说马上宁卿然便偏过头离开了,可气氛还是在那时冻结,瞬间降入零点。

薄远墨只感受了一秒柔嫩的触感,纵然只是简单相贴,他心里依旧是惊讶的。

这是真实的触感吗,好软——

他复杂地看着身下人,可宁卿然已经偏过头沉沉地睡着,丝毫不知道刚才的事。

薄远墨却有种想继续加深刚才那个吻的冲动。

他看着身下人绯红的唇,眸色渐深。

可沉默数秒后,他强迫自己打消这种冲动,起身,走到桌边倒了杯水喝了几口。

每次他内心焦躁的时候,都会用喝水来平息。

他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夜景,目光又落到床上沉睡的人身上,墨潭般的眸子里是从所未有的复杂。

——

宁卿然醒来的时候发现就在自己床上。

她很懵,可头昏沉沉的疼,身子也乏力得很,躺在床上缓了好半天都没回过神。

她不是在蒸桑拿吗,怎么蒸到自己房里来了?

当时她本来想离开,但是一瞬间大脑就黑了,后面呢,后面发生了什么?

“嘶——”她揉着昏沉的脑袋慢慢坐起身,这才发觉坐在自己床对面的男人。

薄远墨也不知道保持姿势在她床边坐了多久,总之是背对着自己,也不知道在干嘛,但静止不动的样子还是把宁卿然给吓着。

那样子,颇有种酒后乱性清醒后沉默地怀疑人生的感觉。

可要让宁卿然相信薄远墨怀疑人生,完全不可能。他只会怀疑别人,什么时候会怀疑自己?

“你在这坐着干嘛啊?”她试探着开口问。

薄远墨好像才发觉她醒了,侧眸看了眼:“想事情。”

“哦。”宁卿然想,那你自己想着吧,她反正是浑身不舒服,得去洗澡了。

她慢慢下床,在触地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浑身有多酸软,好像站直都很难。

她看着已经站起身的男人,以为他是要过来扶自己一把,谁知男人只是拿过床头放着的打火机,然后无视她径自往外走。

宁卿然:这么冷酷无情?竟然直接无视自己这一个病号!

虽说她现在是个“大男人”,可怎么说也很虚弱好吧!

“哎,等等——”她忍不住再次开口,薄远墨停住脚步,面无波色地看向她。

“我不是在蒸桑拿吗,为什么会突然回来了,而且赶紧时间过去了好久,中间发生了什么吗?”

“你在那晕倒了,薄以轩抱你回来的。”

“没有别的了?”她微微挑眉,忐忑地问。

不管是谁刚醒来看见自己床边坐着个大男人,都会多想吧。

更何况薄远墨还这么怪,让宁卿然不得不紧张。

万一趁她昏迷,这男人做了点什么怎么办?

薄远墨眸子动了动:“你还希望有什么?”

“没什么,帮我谢谢薄以轩。”

“以后身子虚的时候,少去进行这种项目。”

说完薄远墨便离开了,留宁卿然一人坐在床边莫名其妙。

她暗暗嘀咕:“泡温泉和蒸桑拿不是一样么,那会还是你自己要我去泡的呢。”

晚十点,沈子卿刚洗完澡躺床上撩妹,结果被薄远墨强行从房里叫出来。

他裹着条浴巾站在走廊上,看着靠着墙抽烟,一声也不吭的薄远墨:“我说你干嘛呢,自己思考人生还要带着我一起?”

他从刚刚就开始变得怪异,自己一早避得远远的,谁知道还是没能逃过他。

薄远墨倚在墙边,指尖烟雾缭绕,亦如他一双深眸,如同没有一丝色彩深瀚的夜空,叫人看不清。

其实他不是个爱抽烟的人,基本上,是拒绝这种东西的。

可今天晚上破了次例。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